頂點小說 > 全世界都在等她長大 > 第兩百零六章 最后的生祭

第兩百零六章 最后的生祭

 熱門推薦:
    “芒星不是一般的星,是曾經存在過的,高度發展的文明圖騰,而三顆疊加的芒星則代表是能量傳輸”,戚不染一邊說一邊喘著粗氣。“還有圖案中間的線條,來不及解釋了,反正就是代表著它們都在把能量傳輸給中心,也就是愿景園。”

    “和林夕有什么關系?”燕然只想知道這一切是否和林夕有關,林夕會不會有危險。

    “如果林夕就是當年的那個嬰兒的話,那么林夕就是能量的接受者。解釋不清了,反正他們要殺死林夕再復活林夕!”

    燕然感覺頭腦一陣空白,他直接奔出餐廳上了車。

    “我這就去找林夕”,燕然啟動車子,一邊問戚不染,“誰要殺死林夕,為什么是林夕?”

    對于燕然來說,戚不染的什么能量根本不重要,什么復活也就是一句廢話,他聽到的只是有人要殺林夕。

    “我也在去愿景園的路上,要殺林夕的人就是今晚在愿景園的人,來自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還包括司徒夢和柳因風。”

    “不可能,他們怎么會殺林夕,不可能”。燕然覺得戚不染一定是急的腦子壞掉了,司徒夢是林夕的媽媽,柳因風對林夕比親人還親,他們殺林夕?根本不可能,除非地球倒轉了。

    “他們要殺死的是現在的林夕,因為只有把現在的林夕殺掉才能釋放林夕體內的那個人,他們要復活他們的女王”。戚不染使勁的蹬著自行車,一邊給燕然解釋說,“歷史上曾有高度發展的文明存在過,他們后來被劣等民族所圍攻剿殺,不過他們并沒有徹底的消失,他們散落在世界各地并掌握了重生的古老魔法,現在他們時機成熟,要把他們的女王復活,而林夕就是他們的女王。”

    燕然拼命的按喇叭,可是路況真的不太妙。

    情人節晚上的桑海市仿佛一下子出動了世界上所有的男男女女,大街上車子跟蝸牛一般的爬行著,燕然恨不得也像戚不染那樣明知的騎上一輛自行車。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但是我一定要救林夕”。現在的林夕死了,不管復活的是什么樣的人,即便還長著林夕一樣的臉,對燕然來說都不是原來的林夕。

    “你還不明白嗎,二十一年以來發生在桑海市的命案都是在集聚能量,這是一種復活魔咒,而今天他們最后的生祭就是林夕本人,只要林夕死了最后的祭祀儀式就會完成,林夕體內的那個人就會復活過來”。戚不染搖著鈴鐺,等過了一段人群擁擠的地方后說,“那個圖案中缺失的中心就是愿景園,而最后一點就是林夕。我們必須趕在半點半之前到愿景園,這樣才能救林夕。”

    燕然看看時間,來得及。

    “我知道了,我會在八點半之前趕到”。

    掛上電話,燕然給汪小凡打電話,“立刻調人到愿景園。”

    情人節命案年年發生,所以今年的濱海分局也不敢掉以輕心,除了把技術科的部分警力調到林夕預定的餐廳外,出外勤的刑警分散在濱海新區的各大片區值班,最大限度的防止命案的發生。所以在燕然給汪小凡打電話的時候,汪小凡正在外面巡邏。

    “兄弟們,燕隊讓我們趕去愿景園,距離愿景園最近的弟兄們立馬動身,我們隨后就到!”

    汪小凡在警車里對外勤的刑警們下通知,然后立刻掉頭去愿景園。

    孫小敬坐在副駕駛上,對汪小凡說,“愿景園是唐豐區的地盤,我們過去,不知道那幫孫子讓不讓我們進。”

    “今天愿景園里舉辦一個國際級別的科技大會,聽說整個中央公園都封了,唐豐分局也是集體出動,把公園的大小出口都給圍住了,我看我們恐怕連中央公園都進不去啊”,張效堯在后面坐著,皺了皺眉頭說。

    濱海新區和唐豐區接壤,平時在案子上免不了有些接觸,比如一個案子在濱海區發生的,可是嫌疑人跑到了唐豐,那就需要兩個區合作辦案,不過呢,唐豐區的刑偵支隊的隊長是個老油條,和燕然這樣迅速麻利的隊長風格完全不搭,這么幾年下來,兩個區之間總是存在一些大大小小的不愉快。

    這次的大會在中央公園的愿景園舉辦,隸屬唐豐區,燕然帶人去愿景園,這不是明擺著的搶唐豐分局的飯碗嘛。

    “我們先去再說,燕隊沒說具體要做什么”,汪小凡無所謂的吹著口哨說,“要是有案子,管他的呢,干了再說。”

    “反正我們都沒穿警服,大不了干完就跑”。孫小敬摸了摸自己的二頭肌,似乎想立刻干一架。

    ……

    中央公園已經被封了起來,每個入口處都有警察在守著,沒有邀請函的人絕對不能進。

    主入口處人聲鼎沸,駐點報道的記者在大會開始前等在入口處,現場直播到來的嘉賓和參與的科學家們。

    “這等規模的大會在世界上還是首次,眾多的頂級專家齊聚一堂,包括十幾名各領域的諾貝爾學獎的獲得者,真的可謂是人類歷史上的科學盛宴”。一位知名的主持人在入口處激動的報道著。

    第一位身穿西裝的外國科學家到來時,警察迅速為他攔出一條通道,把涌上來的記者圍在兩側。

    “這為是人類學遺傳專家,曾經破譯了人類的遺傳密碼……”,記者們爭相報道,很快第二位科學家就走了過來,記者們迅速的開展第二位的介紹……

    科學家們入場結束,警察才放記者們進入會場,記者們在開幕式現場有專門的坐席,在開幕時結束還會有記者提問時間,這是記者們最期待的時刻,他們都準備了專業又有趣的問題,希望在得到世界頂級科學家回答的時候也能在世界各大電臺露臉。

    林夕在小院中的房間里,司徒夢再給她整理衣服。

    鏡子里,林夕一襲白底水墨的連衣裙簡直把林夕襯托的如同天女下凡,司徒夢給林夕弄好頭,左右看了看說,“真是漂亮極了。”

    “是媽媽眼光好選了這件裙子,真是美得讓人沉醉”。林夕摸了摸衣領下的玉,還是忍住了想問司徒夢這玉來歷的話。

    等開幕式結束后再問也不遲。

    柳因風敲門,司徒夢說,“進來吧,林夕好了。”

    “那邊已經準備好了”。柳看著林夕,眼前一片朦朧,仿佛隔著一層白紗,讓他怔怔的好一會。

    。
非常幸运怎么玩
江苏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福建十一选五任选基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平台 怎么靠互联网赚钱 吉林白城微乐麻将免费下载 海南4+1走势图 即时指数网 上海天天彩选4中奖规则 山西麻将扣点点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东北麻将叫什么麻将 jdb五龙捕鱼的赢钱技巧 微乐开挂下载安装 31选7开奖规则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网上赚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