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武裝之王 > 第八章:異獸指骨

第八章:異獸指骨

 熱門推薦:
    一踏入大廈內部,張平愣住了。

    他本以為黑市外圍已經夠繁華的了,沒想到這大廈的內部更是人聲鼎沸,五花八門的物件不管是見過的還是沒見過的全部鎖在琉璃制作的柜臺里。

    趙叔指著那些柜臺豪爽道:“小兄弟你盡管看,看上哪個和我說,就當是你搭救小姐的謝禮了。”

    張平搖頭拒絕,“我為你家小姐解圍只是因為見那些人欺負她看不下,不是為了你們的回報。”

    說完便大步走向那些柜臺一一掃視著里面那些物品。

    先前的金幽石給了他很大的驚喜,在不知不覺中就把他的金屬狂徒給提升了一個階級,讓他可以與先前的花鳥五人眾交手,若不是先前系統的提醒讓他在那個大漢手上買下了金幽石,他可能連那個潘帥都不是對手。

    希望這次系統還可以給自己一個驚喜。

    張平掃視著那些柜臺里擺放整齊的物品,全神貫注的等待系統的提醒。不過很可惜,這一圈轉下來系統也沒有提示,說明這些東西對自己并沒有用處。

    頓時張平興趣全無,漫無目的陪著王輕衣和趙叔走著。

    王輕衣好奇的看著張平,美眸里一閃一閃的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張平發現王輕衣在偷看自己,心里有點美滋滋的。

    女人,請你不要對我產生好奇,不然你會迷上我的。

    這時一道充滿驚喜的聲音打斷了張平的幻想,本來他都已經開始為以后的孩子取名了卻被突然打斷,他氣憤的看向那人。

    “這不是王輕衣學妹嗎,怎么這么巧呀!羅斯鎮這么大你我都能相遇,你說這是不是緣分。”

    張平剛一轉頭看向那人,突然心里一驚,這不是方元嗎!

    他在來黑市之前還見到方元與那個神秘組織的人謀劃著要在羅斯鎮放出異獸,沒想到轉眼又在黑市大廈遇見了。

    孽緣啊!

    張平此刻幸好帶著自己制作的面具,剛才震驚的表情并未被人發現。

    方元快步走到了王輕衣的身前,面帶笑容的看著她,此刻溫柔的方元一點也看不出先前在小巷子里的那種癲狂。

    “方學長好。”王輕衣面帶笑容,只是眼神里閃過一些復雜。

    方元在學校里就一直糾纏他,似乎是對她有某種好感。王輕衣也有所察覺,可她對方元并不感興趣,礙于他們家族間交往十分密切使得她不好太過決絕,只能處處躲著方元。

    真是冤家路窄,王輕衣心中暗道,可笑容依舊燦爛。

    “哈哈,學妹你也好。既然這么巧剛好在黑市里遇見了不如一起逛逛吧,我可聽說今晚有不少好東西呢。”

    正說著,方元發現王輕衣身邊除了常年保護她的趙叔還多了一個帶著面具的神秘人,于是開口問道:“這位是?”

    看著張平臉上那奇丑無比的面具方元有些摸不著頭腦,現在人們的審美都已經墮落成這樣了嗎?還是說我沒跟上潮流?

    王輕衣見方元問起張平,臉上笑容更燦爛幾分,“我之前被幾個浪人圍困,多虧這位小哥的仗義相助才得以脫困,是我邀請他和我一起在黑市中同行。”

    看著王輕衣眼里不經意間流露的喜悅,方元心里暗道不妙,他對少女的心理十分了解,知道這是王輕衣對張平產生了些許好感,心底頓時對張平充滿了敵意。

    方元不動聲色道:“啊,那還真得多謝謝這位小哥,為了答謝你替學妹解圍你今晚所有的開銷我都包了。”

    張平在面具里翻起了白眼,我差你這點錢?泡妞不是這樣泡的。

    要是系統沒開啟貸款模式的話他可能還會心動,可現在他還是覺得班花更重要,可不能讓班花落入這種陰險的小人手里。

    嗯,應該投入我的懷抱。

    張平對方元淡淡的回道:“不用了,先前趙叔說過同樣的話,但我沒有接受。”

    “嗯?這位兄弟倒是高風亮節。好吧,那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被張平拒絕了方元也不惱,甚至心里還在偷著樂。暗想這人真傻,給他送錢都不要,我既向王輕衣表達了情意還省了一大筆錢,舒坦!

    方元故意的與王輕衣越走越近,一邊并肩走著,一邊還熱情的給王輕衣介紹著琉璃柜臺里的東西。

    他拉過王輕衣用手指著柜臺中一個小小的骷髏指骨,“輕衣學妹你看,猜猜這是什么。”

    見王輕衣搖頭,方元臉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這是一個猿類異獸的指骨,看這手指的長度我估計它的全身得高達三米,應該就是前不久出現在曼沙華鎮的那只異獸。”

    方元一說起這個話題頓時精神抖擻,倆只丹鳳眼里閃過一絲狂熱,“這只猿類異獸的實力聽說還挺厲害,在曼沙華鎮造成了不小的轟動。打敗了這只異獸后曼沙華學院的學生會都重組了,到現在都還沒恢復元氣。”

    說著眼睛越來越亮,指著蒼白的指骨對琉璃柜臺后的售貨美女說道,“好東西,這個我要了!”

    那位穿著修身正裝的售貨美女也沒想到這指骨那么快就賣出去了,這是她前不久才擺進去的。

    售貨美女面帶職業的笑容,越看方元越覺得儀表堂堂。這個指骨價錢可不低,能眼睛都不眨的買下它可想方元的家里多么富有。

    方元將錢遞給了售貨美女,丹鳳眼還對她偷偷放電弄得那位美女嬌羞不已。

    視如珍寶的捧著蒼白色的指骨,方元能感受到這指骨里狂暴的力量,他激動的看著王輕衣和張叔,“有了這異獸的指骨,我的能力軍銜又可以提升一個階級了!”

    趙叔卻皺著眉頭,對方元提醒道:“這異獸的能量雖然能很快的提升武裝能力,可它里面狂暴的能量卻十分不穩定,弄不好就會反噬自身,成為下一個沒有意識的怪物。”

    方元不以為然,對于他來說趙叔只是王輕衣的一個護衛頭領罷了,在往常根本沒有資格與自己說話。況且有了這指骨,等自己實力再次提升了上去,獲得組織里那些空缺的銘牌就多了幾分機會。

    方元沒有把自己的不以為然表露出來,而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對趙叔拱手謝道:“多謝這位前輩的指點,沒想到這么小的一個東西竟有那么大的危害,我回去以后一定將它棄置!”

    趙叔點頭,他已經修煉了數十載,在政府軍的隊伍里也待了不少年頭,這異獸能量可以提升實力他們算是第一批發現的人。

    那時他們的隊伍對一只有著少尉實力的異獸進行圍剿,擊殺之后偶然間發現這異獸的能量竟能快速的吸納到身體里,對自己的實力有顯著的提升。

    一發現這個情況,隊伍里許多武裝能力多年沒有提升的戰友立刻欣喜如狂,個個搶著吸收了那只有著少尉實力的異獸能量,卻不料沒過幾日因為這股能量的不穩定,這些戰友一個接著一個的成為沒有意識的怪物。

    昔日的戰友轉眼卻要刀刃相見,這讓趙叔心如刀絞,他由于那時即將退役就把吸收異獸能量的機會給了戰友,卻不料是害了戰友讓自己躲過了一劫。

    王輕衣知道這些故事,往日閑聊時趙叔就對她說過這些事,所以她才會對那異獸的指骨不屑一顧。

    “趙叔我們去前面看看吧。”

    王輕衣拉著張叔繼續往前走去,善良的她想要帶趙叔離開這個地方。

    趙叔輕輕撫過王輕衣頭上的秀發,他早就知道自家的小姐心地十分善良,只是從小到大的環境讓她不善與人交際,不過也正是這樣才保留了她單純的內心。

    說句大逆不道的話,這些年的相處他早已把王輕衣視如己出,也正是這樣王輕衣的家里才會放心的讓他做王輕衣的護衛隊長。

    他放低聲音,慈愛的對王輕衣道:“沒事的小姐,這么多年了這些事早就過去了,我老趙可不是個會念舊的人。”

    這時張平與方元也走了過來,方元剛才買的異獸指骨也不知道被他放在哪里,難掩的喜悅掛在臉上繼續掃視著這些柜臺。

    趙叔見張平倆手空空,知道這是張平對這一層的東西沒什么興趣,當即對張平提醒道:“這一層只是些常見的東西,等一會二層的拍賣會開始了咱們再去瞅瞅有沒有什么合適的東西。”

    張平笑著點頭,雖然他只是羅斯學院三年級的學生,可對這個黑市大廈里的拍賣會也有所耳聞。

    以前這里可是出過幾件絕世罕見的東西,當時的最高價更是數十億亨特幣,一經拍出便轟動一時。

    方元聞言心中一動,想起組織里那位【惡鬼】執事之前囑咐自己一定要拿下今晚拍賣會里的一個羊皮殘卷。

    那位【惡鬼】執事說這羊皮殘卷十分重要,這里面有關于新世界的各種信息與線索。坊間早有傳聞,這羊皮殘卷一旦湊齊那就是新世界的鑰匙,誰得到了完整的羊皮卷誰就是新世界之王!

    今晚的拍賣會各方勢力肯定都會齊聚在這,為了成為組織里的干部我一定要把它拿下!

    方元凝重的表情被張平不經意間發現,張平好奇的偷看著方元。為什么方元會對這次拍賣會那么重視,難道說今晚的拍賣會里有那個神秘組織需要的東西?

    張平對即將開始的拍賣會更期待了。
非常幸运怎么玩
北京麻将馆 国标麻将 安卓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走势图 中国黄金股票代码 四川快乐十二的走势 成都麻将怎么算钱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三分pk是怎么稳赢不亏 捕鱼大作战破解版下载 26选5好彩3开奖结果 汇顶科技股票股吧 南京麻将安卓 新疆十一选五 遇乐棋牌大厅201 平特一尾公式 3d定位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