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開拓金屬星 > 29 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29 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熱門推薦:
    2019年11月1號。

    時間是早上8點。

    當沈言回到房間的時候,他明確看到在原來布滿了血漬的床上,女人的身體已經消失了。

    而且,床單上的血跡也一并消失。

    就像從來沒發生過這件事情一樣。

    沈言很想相信剛才他所看到的一切是幻覺,可是靈魂深處的戰栗感告訴他這都是真的。

    曾經有一個女人死在了這里。

    然后天上出現的神奇綠色光線將她帶走了。

    這個情況已經完全超出了沈言的認知。

    在他的印象中,昨天在這里發生的那場兇殺案是存在的。

    沈言自己在床上坐了很久,大腦仿佛陷入了一灘泥潭。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想起來,在這種情況下自己還是有事情可做的。

    不管發生了多么離奇的事情,沈言都得去確認那個女人的存在。

    女人的樣子,沈言現在還記得。

    顴骨上有一顆黑痣。

    年紀大概有20多歲,五官立體精致,有點兒混血的味道。

    他拿起手機,想打電話報警。

    可是號碼按下了1,卻怎么也按不下去了。

    報警之后怎么說?

    說房間里面曾經死過一個女人?

    但是尸體被詭異的現象帶走了?

    現場還被清理得異常干凈?

    警察會相信嗎?

    沈言猶豫起來,最終放下了電話。

    不,警察不會相信的。

    沒人能相信他的話。

    除非他能明確告訴警察那個失蹤的女人是誰,以人口失蹤為由進行報案。

    然后由警察來進行追蹤。

    但是,這個女人是誰呢?

    除了她的樣子之外,沈言絲毫想不起來有關于她的一切事情。

    現在連女人留在地上的衣服都不見了。

    等等,衣服……

    沈言默默回憶著。

    女人的衣服他只瞥過一眼,印象不是很深刻。

    黑色的短裙,短袖襯衫……

    沒有記住品牌,也不像是工作裝。

    但是至少價格不算便宜。

    也就是說,女生可能是21到27歲之間……

    可惡……

    信息量太少了。

    這是最可怕的情況,本來可以依靠記憶來追尋線索的,關鍵是他現在連記憶都丟了。

    昨天發生的事情,怎么遇到的這個女人都不記得。

    家里沒有攝像頭,所以沒法知道發生了什么。

    沈言翻看了一下昨天的手機通訊記錄:

    里面有3個陌生的來電。

    其中很有可能有一個是那個女人的。

    沈言抱著這樣的想法,把這幾個電話都撥了一次。

    每一個電話都沒有人接。

    ……

    沈言準備到下午的時候再打一次,一直到有人接為止。

    他現在想起另外一個可能發現蛛絲馬跡的東西

    保安室里的監控記錄。

    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出現,也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消失。

    那么如果女人進入了自己的房間,總得在過道或者電梯門口被拍下來。

    保安室里面坐著一個大叔。

    年紀大概有50歲左右,穿著保安服,胡子剃得很干凈,雙頰瘦削,皮膚黝黑。

    人看起來還挺精神的。

    監控室的錄像一般人是無法查詢的。

    沈言跟他解釋說自己昨天遺失了一塊很貴重的手表,價值大概有10萬左右,他懷疑是在過道里面被人偷了。

    做完這些,沈言還給保安大叔塞了點煙錢。

    保安這才同意可以幫他看一下。

    查詢了昨天到今天早上6點時間段大門和樓道里的監控記錄,實際上并沒有發生任何異常。

    最令沈言感到吃驚和疑惑不解的是

    昨天晚上10點左右,他是一個人回來的。

    并且在他拉開房間門進去之后,一直到今天早上4點多,接近5點的樣子他才從房間里面出來。

    出來的時候神色有些慌張。

    但是自始至終,確實只有他一個人。

    ……

    回到房間之后,沈言將窗戶和房間內的每一個角落都檢查了一遍。

    他確認了窗戶沒有打開和被破壞的痕跡。

    屋子里也沒有找到其他可進入的入口和暗道。

    也就是說,排除了女人從攝像頭拍不到的地方進入的可能。

    這就如同一間密室。

    除了正門之外,沒有其他進入的途徑。

    正門只被打開過三次。

    一次是他回家的時候,一次是他離開的時候。

    還有一次是天上那奇怪的綠光出現的時候。

    可是這第三次沒有被監控拍到。

    事情變得微妙起來。

    沈言對這個事實感到非常害怕。

    寒冷從腳底一直蔓延上來,整個人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如果是這樣的話,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尸體是在昨天他回來之前就存在的。

    但是,這個可能很快就被沈言推翻了。

    除非他自己是殺人犯,也就是所謂的【人格分裂】,否則他回到房間內發現尸體的話,肯定不可能這么淡定,居然一直在里面呆到第二天早上醒來才出門。

    第二,女人尸體、地上的衣服、床上的血漬,還有天上的綠光

    這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他已經有嚴重的妄想癥,導致出現了這些幻覺。

    畢竟機器是不會撒謊的。

    只有人的記憶和感覺會出錯。

    現在,沈言就覺得自己的大腦肯定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他從保安室里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恍惚狀態之中。

    后脊發涼。

    只覺得全身血液都冰冷了。

    寒意彌漫全身,讓他如墜冰窟一般。

    ……

    但是,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他都只有一種選擇

    去看心理醫生。

    他在網上搜索到了一個名叫【鄭玉婉】的心理咨詢師的電話,于是給對方打了過去。

    經過簡單的溝通之后,對方約他在3天之后去診所,鄭醫生會為他做全面的檢查。

    在這三天里面,沈言先找了自己熟悉的朋友們湊了點錢。

    一個叫做李文藝的人,是他之前工作公司的同事,兩個人之前的關系還挺好的。

    聽說沈言生活困難,李文藝二話不說給他打了5萬塊錢。

    ……

    3天后,沈言如約來到鄭玉婉的診所進行咨詢。

    這是一家中美合資的診所,名字叫做《信依健康完全心理服務與醫學咨詢事務所》

    鄭玉婉的英文名叫做艾比,一般人們都叫她艾比。

    這家診所在金悅大廈的11樓,整棟樓的裝潢都很漂亮。

    沈言按下電梯,準備去往約定好的樓層,在樓下,他給事務所的前臺打了電話。

    “沈先生您現在可以上來,我們為您預約的時間為早上10點到11半。”

    看看時間,現在是9點40

    上去之后還得等20分鐘。

    沈言耐心地等著電梯,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叮咚一聲。

    隨著清脆的聲音響起,電梯門打開。

    但是,當沈言正準備走進電梯里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在電梯里面,站著一個穿著白西裝的漂亮女人。

    而這張臉,沈言一輩子都忘不掉。

    這個人,正是之前死在他床上的那個。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吉祥棋牌馆苹果手机版下载 微信红包麻将群 腾讯棋牌欢乐斗地主 湖北30选5开奖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号码 重庆荣昌三人血战麻将 七乐彩30选7走势图表 11选5浙江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视频 北京麻将带混怎么玩 双色近1000期走势图 长沙麻将怎么玩的方法 顶呱刮彩票 新疆11选5任选五遗漏 大众麻将官网 上下分的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