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墮落贊歌 > 第十二章 海上戰艦

第十二章 海上戰艦

 熱門推薦:
    “他征戰的日子已滿了,他的罪孽到來了。”

    《貝經尼希米記》

    天幕之上的云層中有白色的大魚緩緩游動,而朝陽照耀的大海上則有一艘實木打造的船只以大約八羅里每更的速度在深藍色的海面上航行。

    青銅包角的船身長七十羅步,寬二十三羅步,一間間與船身相連的艙室上染著大大小小的一團團血跡,不過卻顯得極淡,若不是湊近血跡便可以聞到的血腥氣味,它們幾乎可以被忽略。

    然而事實卻是船上所有忙碌的人看到它們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偏過頭去,并在自己或黑或藍的眼睛中,露出不加掩飾的仇恨和悲傷。

    船身兩側被犁起的雪白海浪翻卷著退去,船首一面畫著黑色狼頭的旗幟迎著咸濕的海風飄揚,旗幟上分明染著血,這血的顏色卻不似船艙上那般黯淡,而是透著一股兇狠暴戾的乖張。

    那是狼王。

    甲板上身著青銅盔甲,手持銅劍站立的七名戰士均勻分布在木船四周,面盔下一雙雙銳利的眼睛看著波瀾壯闊的海面,就像在看一個終將被征服的敵人。

    一個三十多歲,身穿刻著公山羊頭顱盔甲的中年男子跪坐在屬于自己的艙室內,面對著面前擺放著自己的頭盔和闊劍的桌面,眉頭緊鎖,藍色的眼睛中是憂慮和疲憊。

    闊劍上鑿出的血槽中的血液已經凝固,黑紅色的殘渣在門外透過來的陽光下散發著獨屬于血液的味道,那是征服,那是殺戮。

    “這艘中型的艦船是帝國第三艦隊的驕傲,也是屬于我卡西莫斯的驕傲。”

    中年人心中默默想著,他聽著船底動力室隱約傳來的那些奴隸們的慘叫,厭惡的神情不由自主地浮現在他剛毅的面容上。

    “這些下賤的腓尼基人!那些議員長老們的決策沒錯,迦太基王國的這些神靈信徒,通通該死!”

    “征服!唯有征服,才能將人類英雄的光輝,灑遍這個世界!”

    中年人好像想到了什么,狂熱,痛苦,虔誠,重重強烈的感情出現在他的臉上,混雜出扭曲的猙獰。

    “船長!望員梅特羅有新發現!”

    “咚咚”的敲門聲忽然響在卡西莫斯的耳邊,他的臉色立刻平靜下來,變得冷酷而威嚴。

    “我馬上出去。”卡西莫斯提起桌子上的頭盔和闊劍,手撐著地上的木板站起來,盔甲的部件互相碰撞,沉悶的響聲充斥著艙房。

    中年人走了出來,他推開木制的艙門,左手提著頭盔,右手持著闊劍,高大的身軀在陽光下投射出一大片陰影,身前剛才報信的戰士與他相比就好像一個小孩子。

    “船長,”戰士眼睛中閃爍著名為崇拜的光芒,他挺直胸膛,有條不紊地匯報,“梅特羅在望塔上發現海面出現了一塊疑似船只的不明物體。”

    “位置東偏北,距離約兩羅里,請船長下令,是否接觸?”

    “不明物體?疑似船只?”卡西莫斯追問。

    “梅特羅說,”站直的戰士黑色的眼睛中閃過一絲遲疑,“那物體似乎是圓形,但它上面卻有十幾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目前他還不能觀測到更細致的情況。”

    卡西莫斯抬起頭,目光看向船只中央一根高達十五羅步的望桿頂端平臺上的一名背著弓箭的年輕戰士,眸子中露出一抹溫柔。

    “告訴我,提米亞,”卡西莫斯重新把目光投向眼前這名戰士,“帝國的戰士,害怕什么?”

    “沒有戰斗!”

    “喜歡什么?”

    “戰斗!”

    “很好!”中年人舉起闊劍,拍了拍戰士的肩膀,“那你告訴我,帝國派我們來到屬于迦太基王國的海域,是要干什么?”

    “征服!”

    “對,征服!”卡西莫斯剛毅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昨夜的那艘艦船毀在了屬于羅馬的旗幟下,那些懦弱的下賤種現在還在動力室戴著鐐銬踩槳,你認為遇到一群奇怪的人影我們就會退縮嗎?”

    “不會!”戰士提米亞激動地喊出了自己的心聲,他為自己是一名羅馬人而驕傲。

    “我們應該沖上去,撬開他們的嘴,摧毀他們的信仰,然后將他們作為奴隸,去贖罪!為他們對神靈的信仰而贖罪!”

    戰士狂熱地喊著,站立在船周的重甲戰士冰冷的眸子中似乎也出現了一抹神采,望向提米亞的余光也多了一絲贊賞,好像看到了最初的自己。

    “傳命令下去,”卡西莫斯囑咐戰士,“全速向那些不明人影航行,并隨時向我報告最新情況。”

    “是!船長!”

    提米亞立刻轉身行動,將卡西莫斯的命令一層一層傳遞下去,“左滿舵,航速最大,灰帆升左降右,固定索加上!”

    這艘木船在指令中緩緩轉向,然后速度一節節加快,向之前望手所指的方向,平穩航行。行進的船身打碎了平靜海面上的粼粼波光,青銅的包角猶如野獸,顯露出出貪婪殘暴的猙獰。

    ……

    “那顆黑點越來越清晰了呢,似乎是一艘船?”海妖看著海平線上那一顆越來越大的黑點,忽然起了興致,但是轉念間那艘漁船發霉的影子在記憶中忽然出現,令那興致瞬間便喪失殆盡。

    “我現在看到船,就感到不舒服。”海妖露耶懊惱地揪著自己的一縷綠色的頭發,微微嘆氣。

    “讓帕帕羅過去,”阿萊曼依舊坐著,“他們不是迦太基王國的人。”

    “不是迦太基王國?怎么會,”露耶一愣,“難道是”

    “羅馬。”阿萊曼輕輕念出這個國家的名字。

    “那群瘋子的國度?他們怎么會來到這里?那群不信神的家伙!”露耶很是驚奇,“沿途的那些神靈都是干什么的?這里可是屬于迦太基的領域!”

    “我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東西。”阿萊曼笑道。

    “值得停下來看看吶。”
非常幸运怎么玩
股票k线图分析入门 国际象棋品牌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现场500完整n 免费四人麻将 天天红包是不是真的 广东任选11选5走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500 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兑奖中心在什么街 江苏十一选五 股票论坛之荐股之王 网赚有什么项目 十大老品牌网赌信誉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幸运pk10玩法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