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是一朵寄生花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力解析(3/5,加更中,求訂閱!)

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力解析(3/5,加更中,求訂閱!)

 熱門推薦:
    謝言呆呆地看著自己的身體。

    “我現在是通過解析科學原理,然后再把東西造出來,這其中要經過一個探索發現的過程,制造過程中也需要對制造物件的構架等格外上心,有些是毒素這類,因為化學式十分復雜,制造難度甚至超過一般的物件!但在轉換清單中,這卻是最為基礎的東西!”

    “說明,牛血毒耗費的‘轉換之力’,是最少的,那么按理說我生產它的難度,不應該這么夸張才對!”

    “所以通過科學解析來進行造物,方向是錯誤的!”

    謝言操控身體,長出一片葉子,他捫心自問,這個步驟,需要知道葉子的葉脈構造嗎?需要知道葉綠體、線粒體的組成方式嗎?

    根本不需要!

    而后他又制造一些毒素,同樣的問題再問了自己一遍,他了解這種毒素的化學式嗎?同樣也不了解!

    當然,或許可以說,這些東西本身就是他擁有的東西,所以能一下子造出來,可要知道,謝言當初可是連葉子都沒有,他只有光禿禿的一根莖稈。

    這時,謝言抬起頭,看向掛在天花板上的紅色珠子,若有所思。

    “話說回來,星球意志說他的發展方向是生命和心靈,藍色單彩級的發展方向是力量和屏蔽,那么這兩個發展方向,是不是每個生命體固定的發展天賦?”謝言暗道。

    可能性很大!

    心靈暫且不提,生命恐怕真的就是星球意志的天賦方向,或者說絕大多數行星都有這么一顆天賦樹。如果把行星比作小說中的修仙者,那么星球意志就是天賦不俗,成長環境優越的天才,而那些孕育不出生命的星球,就是資質極差,沒有修仙條件的凡人?

    “天賦方向……或者天賦樹,因為我寄宿在蒼木分身當中,所以我的資質完全可以對標蒼木,是全宇宙數一數二的資質,問題就在于,我的成長環境不同,或者說是思想的成長環境不同!”謝言繼續思索。

    他是出生在地球上的人類,九年教育,一朝魚躍龍門,雖然那龍門不是最高檔次的,但也是龍門。

    而地球是沒有靈氣的,他不知道地球意志關閉了靈氣開關,還是說地球和他現在身處的宇宙屬于兩個不同的時空,不管哪個,當時的他都與靈氣這種玄學產物無緣。

    也正是這種環境,限制了他的思想。

    “所以要先弄清楚,這造物天賦樹的本質究竟是什么?是由什么東西驅動的?這就要解放我的思想,不能用科學思維去思考這些東西!”

    “那么,會不會是想象力?”謝言想到一種可能,他搓了搓兩片特地為了搓手而造出來的大葉子,伸出一條藤蔓,腦子里浮想聯翩,暗道“我要一臺叉博克斯!”

    藤蔓上掉出一個四四方方的綠色實心盒子。

    “我要一臺‘開始玩4’!”

    藤蔓上又掉出一個四四方方的綠色盒子。

    “看來不是想象力。”謝言嘆了口氣,“也許是這些東西太復雜了,那我要一個……悠悠球?”

    藤蔓延遲了一會兒,掉下一顆悠悠球,這一次是真貨,只是……謝言知道悠悠球的構造,知道什么是滾珠軸承,所以這一次造物,仍舊是科學造物。

    看著這顆悠悠球,謝言突然想要放棄,干脆就用科學思維一路走到黑算了。

    而實際上,他也確實硬著植皮這么做了,直到六年后的一天……

    “還是不行!”謝言看著艦長室東一坨,西一坨的綠色泥巴,植皮有些不好看。

    六年前他就知道用科學的方式尋找原理進行造物很有可能是一條難走的路,卻萬萬沒想到,這是一條死路!

    他卡死在青色金屬團上。

    起初他以為是自己沒弄清原理,為此他特地孕育了一顆果實,轉換出了青色金屬團請邪桑研究,可是數年過去,不僅邪桑這邊沒有任何進展,他這邊更是摸不著頭腦。

    換句話說,他碰到了一個無法解析出原理的東西,無法用所學的知識去解釋的東西。

    “只能放棄了……”謝言十分無奈,他突然有些理解星球意志,對方當初怕也是像他這樣,尋路無門,最終只能老老實實選擇發展生命天賦樹和心靈天賦樹這兩個東西。

    “那么我的天賦樹是什么?”謝言又回到六年前的那一場思考當中,如果他有遠古記憶,這一答案恐怕立馬就能迎刃而解,但很可惜,他并沒有,或者至今都未曾蘇醒。

    不過不蘇醒也好,上一次經歷讓謝言明白,這一份記憶很有可能篡改他的人格,最終成為一株真正蒼木分身,所以這東西能不蘇醒就不蘇醒。

    “該死的,既然不能動用科學思維進行創造,那我干脆就動用科學的方式來暴力破解!”謝言氣的枝葉亂顫。

    “邪桑,給我建立一張表,把你我能想到的東西全部羅列出來,篩選排除一下,然后咱們一個個試!”謝言吩咐道。

    “好……好的。”邪桑開始運作。

    之后的數年,謝言和邪桑開始‘猜’天賦。

    像什么通過磁場造物的天賦,還有什么通過無意識造物的天賦,都試了一遍。甚至還開發了提高‘制造力’、‘創造力’、‘想象力’的辦法,因為有一段日子謝言覺得不是自己造不出來,而是創造力、想象力不夠……

    在大規模的篩選下,謝言可以察覺自己真一點點接近真相。

    “祖株,下一個是潛力。”邪桑說著,給出了創造性意見,“您可以先制造一個東西,然后在制造的同時,通過意識什么的賦予它潛力,開發它的屬性,比如噴火、吐水之類的。”

    “嗯。”謝言造了一把劍,按照邪桑的提議,一邊制造,一邊默念‘我激發它鋒利的潛能’!

    咣當~

    一把綠色的、平平無奇的劍掉了出來。

    謝言對此并不在意,類似的制品這些年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就沒一次成功過,這一次,他也不抱有多少希望。

    謝言喊來正在打游戲的邪媬,讓她握著劍,朝銅級金屬管砍去,接著只聽咚的一聲,隨后傳來金屬墜地的聲音。

    劍斷了?

    并沒有,真正斷掉的是那一節銅級金屬管!

    見此,謝言的精神一陣恍惚,他聽不見聲音,但他能獲知邪桑的傳來的一個個興奮的念頭。

    “祖株我們找到了,是潛力天賦!”邪桑異常興奮。

    “潛力?”謝言對這個答案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甚至無法理解。

    為了確認真假,他又嘗試著造了點別的東西,畢竟以前他解析過鋒利青級劍的構造。

    最終結果沒有例外,全部成功,包括了青級金屬團!

    可以確定,他的天賦樹之一,與潛力有關!

    …………

    。
非常幸运怎么玩
3d预测彩吧 乐乐安徽麻将官方网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杭州麻将规则技巧 扑克牌的所有玩法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qq麻将免费作弊器 快乐八开奖号码 微信能四人联机的麻将 福彩3d和值连线走势图 文化长城股票股吧 腾讯qq福建麻将下载 六合秒秒计划 巨人财富 网络棋牌多少钱? 2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