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女總裁的專職保鏢 > 第839章 打賭

第839章 打賭

 熱門推薦:
    不過這話倒是提醒了王大東,對啊,別人說練槍有槍魂,這刀應該也有刀魂吧?

    王大東趕緊閉上眼睛,仔細感受這柄近乎透明的飛刀,立刻就感覺到了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果然是這樣,這些天一直注重在看了,原來是要與刀溝通,無我無刀,就是舍棄自我,把自己當成飛刀嗎?沒錯,就是這樣,然后就能人刀合一,例無虛了!”王大東相當的興奮。

    “神經病!”見王大東閉著眼睛手舞足蹈的樣子,飄雪撇嘴道。

    “飄雪,如果我能射。出小李飛刀,你敢不敢讓我摸一下。”王大東。突然睜開眼睛壞壞的在飄雪那火辣的身體上掃視起來。

    “無恥!”

    “我哪里無恥了,我又不是白摸,你輸了才讓我摸。”王大東一副你又不吃虧的表情道。

    “那要是你輸了怎么辦?”飄雪咬牙道。

    王大東嘿嘿一笑,“要不,飄雪妹子,我要是輸了,就讓你摸一下怎么樣。”

    飄雪頓時無語,這尼瑪合著不管她輸還是她贏,都是她被占便宜。

    頓時就不想理王大東了,轉身就要離開。

    “那啥,飄雪妹子,你別急著走啊,我跟你開玩笑的,你說吧,你贏了,我什么條件都答應你。”王大東趕緊攔住飄雪。

    飄雪本來是不想和王大東玩這么無聊的游戲的,但一想到,以后王大東就是她上級。龍組的命令又是不能違背的,萬一王大東給她穿小鞋怎么辦?到時候只能啞巴吃黃連。

    想到這里,飄雪轉過身來,問道“真的什么條件都答應我?”

    “我王大東說過的話,還從來還沒有不作數的。”王大東霸氣道。

    飄雪點了點頭道“那好,我的條件就是,如果我贏了,以后你不能安排我去執行我不想執行的任務!”

    王大東還以為飄雪要提什么條件呢,這個條件對他說根本就不算條件,反正龍組的事情他也懶得管,剎那芳華有那么多隊員,完全可以讓其他人去執行嘛。

    “沒問題,我同意了。”王大東笑著道。

    “還有……如果我輸了,你不能摸。我胸。”飄雪雖然不相信王大東會贏,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王大東真的學會了小李飛刀,她也要給自己留一條退路。

    王大東臉上閃過一抹失望,將目光從前方移到了飄雪后方。

    “那,那里也不行!”看到王大東目光所落的地方,飄雪臉蛋兒一紅,趕緊說道。

    王大東聞言頓時就成了苦瓜臉,“我說飄雪妹子,你這不讓摸,那不讓摸,那我還和你賭個毛線啊。”

    女人身上可以摸的地方就那么幾個地方,飄雪把能摸的都給禁用了,王大東還能有什么興趣。

    “你,你可以摸。我的手……”飄雪雖然是龍組戰士,但她也是個女人。

    王大東“……”

    “飄雪妹子,你還真以為這是和諧社會,只能拉手啊,不行,要是這樣,我就不和你賭了。”王大東滿臉不爽的道。

    他最不喜歡那些當了婊砸還要立牌坊的人了。

    要是將啪啪啪這樣最基本的自然規律給廢了,那人類就該滅絕了。所以對于那種無腦的和諧是深惡痛絕的,那種事,應該是正確的引導,而不是一味的禁止。

    見王大東不賭,飄雪反而有些著急了,要是王大東不和她賭,她就沒辦法贏得那個條件。

    “好,王大東,我跟你賭,我就不信你能射的出來!”飄雪把心一橫道。

    王大東看了看飄雪那完美的身段,點了點頭,“放心吧飄雪,我肯定能射。出來的!”(和諧君,咱說的是射小李飛刀,請不要誤會,咱們是很純潔的……)

    “混蛋,你看哪里?”飄雪恨不得咬王大東一口,太色了,那目光就像沒見過女人似得。

    飄雪氣鼓鼓的踩著軍靴離開了。

    目送飄雪的離開,王大東又開始摸刀,這一次他是完全的閉上了眼睛,關閉自己的所有感覺,然后把自己想象成了小李飛刀。

    “我就是小李飛刀,小李飛刀就是我。”這樣一來,王大東似乎真有點摸。到門道的感覺。

    第十天,王大東還在墻角摸刀,整個人油頭垢面,頭蓬松,還黏著一顆不知道哪里來的口香糖,胡茬也長得老長,看起來就跟乞丐差不多。

    “王大東,別摸刀了,老大說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任務要薔薇組去執行。”飄雪將喂幾聲王大東都沒有反應,干脆就叫了一聲王大東的名字。

    王大東。突然睜開了眼睛,嚴肅的說“別叫我王大東,叫我小李飛刀!”

    “有病!”飄雪沒好氣的瞪了王大東一眼。

    王大東嘻嘻一笑“飄雪,我們的賭約還算不算數?”

    “什么賭約?”

    “就是如果我射。出小李飛刀,你就讓我摸一下!”

    “那你得先。射出來才行!”五天時間,王大東就摸了五天的刀,一次飛刀也沒射,飄雪才不相信王大東能夠射。出小李飛刀呢。

    王大東嘿嘿一笑“飄雪我。”

    “你射吧。”

    突然,王大東整個人的氣勢變了,仿佛他就是一把刀。那犀利的刀氣,那可怕的氣勢,讓飄雪竟然有片刻的失神。

    咻!

    小李飛刀破空而出,眨眼間回到了王大東手中。

    度太快,以至于飄雪還以為王大東還沒射。出小李飛刀呢。

    于是乎十分奇怪的對話出現了。

    “你射了?”

    “我射了!”

    “你射了我怎么沒感覺?”

    “咳咳,這個,馬上你就有感覺了。”

    王大東的話剛說完,飄雪就感覺上身突然有些放松,仿佛原本一直被什么東西束縛著現在卻解放了。

    很快,飄雪就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她的罩子掉了!

    隨手一摸,現自己罩罩中間,前方的兩根肩帶,后方的兩根肩帶,全都被割斷了,而衣服上,卻只有兩個極小的創痕。

    “你,你這個流氓!”看著王大東笑吟吟的看著自己,飄雪立刻明白,是王大東用小李飛刀將她的罩子切壞了。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发行股票的分录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 二分彩一期精准计划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 真正高手 徐州麻将 通化大嘴棋牌刨幺下 排列5百位杀号 单机大众麻将下载 精准三尾中特 东北麻将 河南22选5胆拖中奖计算器 斯诺克手机比分直播网 30选5第69期开奖结果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欢乐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