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武帝重生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血屠術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血屠術

 熱門推薦:
    好不容易到了這一步,楊或自然不會那么輕易放棄。

    下一刻,他又是一劍朝著林龍襲來。

    林龍當即是還以一劍,兩人都是把自己最強的實力激發出來,跟之前不同的是,林龍手上有了血脈劍。

    “嘶嘶嘶……”    在這樣的聲響中,林龍的劍氣赫然是劃破楊或的劍氣。

    血脈劍真是太厲害了,竟然這樣輕易就撕破對方的劍氣!看得這樣的一幕,眾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

    當然,他們知道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林龍的實力跟楊或相差不大,否則的話也不會那么輕易就做到這一步。

    不好!楊或臉色不由得一變,不過已經是來不及了,林龍的劍氣已經是劈在他身上。

    即便這一路過來林龍的劍氣已經是消耗得差不多,但依然是把楊或劈得飛了出去。

    砸落地上之后楊或又是站了起來,不過看他的樣子明顯是受了不小的傷。

    “我輸了。”

    楊或臉色難看道。

    此時,現場鴉雀無聲,馮東更是慶幸自己自己選擇了李乾景,否則的話他根本就沒有把握擊敗林龍。

    “不錯不錯。”

    陣靈的聲音突然是響了起來。

    稍微一頓他又繼續道,“既然你們已經分出勝負,那就開始下一輪吧。”

    “陣靈大人,下一輪又是三個人,難道又是有一人輪空嗎,又或者三人直接是混戰廝殺?”

    馮東問道。

    “還是老規矩,旋轉長劍……現在,你們三個人站到中間去。”

    陣靈說道。

    聽陣靈這么說,三人趕緊是走到了場地中間,這個時候原本已經是被陣靈拿到一旁的那把長劍又再度飛了回來,然后穩穩“躺”在三個人的中間。

    “你們看好了!”

    在陣靈這樣的聲音中,那長劍開始瘋狂轉動起來,很快,眾人又只能是看到片片殘影。

    “停!”

    某一個時候,陣靈猛然喊了一聲停。

    這次跟上次不一樣,這次喊停之后那把長劍赫然是穩穩地停了下來。

    讓張超然和馮東臉色難看的是,長劍劍尖竟然直指林龍。

    希望再像上一次那樣,這長劍最后又是動了起來,這個時候,張超然和馮東兩人都是在心中這樣念叨著。

    但任他們怎么念叨,那長劍依然是一動不動。

    很明顯,這次輪空的人是林龍了。

    奶奶的,這兩個小子每人都能輪一次,為什么偏偏不是我!馮東在心中腹誹著。

    “好了,你們兩個開始吧。”

    在他這樣的腹誹中,陣靈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你們開始,我先觀戰。”

    林龍淡然一笑然后走了出去,讓這兩個人恨得把牙齒咬得咯咯響。

    不過,當視線移到張超然臉上之后,馮東臉上不禁是露出了笑容,因為他發現自己忘記了一點,那就是張超然根本就是一個三級巔峰期獸者而已啊。

    這樣的實力怎么能是他的對手?

    看來之前自己太緊張了,以至于頭都暈了,馮東扶了扶額頭。

    不只是馮東這么想,現場眾人也這么想,他們可不認為張超然能像林龍一樣也猛然有四級獸者的實力。

    “張超然,你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直接認輸的好,否則刀劍無情,等下我不小心傷了甚至殺了你可不好。”

    看著張超然,馮東一臉笑容道。

    讓現場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張超然居然是笑道,“馮東長老,不用擔心,你盡量出手就是。”

    “我盡量出手,萬一打死你怎么辦?”

    馮東一愣,不知道張超然怎么一點不擔心。

    “放心好了,馮東長老,你是不會打死我的。”

    張超然又是笑道。

    “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放心了。”

    馮東冷笑道。

    雖然不知道張超然搞什么鬼,但張超然既然這么說,他的拳頭自然不會落輕了。

    稍微一頓他又是道,“來吧!”

    張超然沒有再說話,而是把身上的長劍拿了出來,而他對面的馮東呢,依舊是一動不動。

    “怎么,馮東長老你要讓我一把劍嗎?”

    張超然笑道。

    “對付你只用一個拳頭就夠了。”

    馮東傲然道。

    “那好吧。”

    張超然輕嘆一聲。

    再然后,他猛然是一口現在自己舌尖上,舌尖上的刺痛讓他眉頭一皺,再然后他最終突然是念念有詞起來。

    這張超然搞什么鬼?

    現場眾人都是疑惑不解。

    馮東也同樣如此,不過他沒有立即出手,而是打算看看張超然耍什么把戲。

    下一刻,張超然身旁突然是有符文閃現出來,這些符文越來越多,到最后赫然是把張超然環繞在其中。

    這張超然難不成能利用符文法陣的能量不成?

    看到這一幕,馮東臉色不由得一變。

    當下他哪里還管那么多,直接就是一拳朝著張超然砸去。

    “砰!”

    馮東的拳勁狠狠地砸在那些符文上面,只是,他這一拳根本就沒有什么用,甚至直接是被那些符文上面的能量反彈回來。

    不過還好,這樣的反彈并沒有給他造成什么傷害。

    這樣更是讓他擔心,因為這說明張超然真能利用符文法陣的能量。

    這張超然怎么能做到這一點的?

    當下,眾人都下意識看向李乾景,畢竟張超然是李家的人,張超然有這樣的能力多半是李乾景教的。

    李乾景臉色難看地道,“你們不用看我,我們李家根本就沒有這種方法,定是這張超然去哪里偷學來的……不,他絕對是某個勢力潛入我們李家的!”

    說出這樣的話之后,他臉色更是難看了,本來他只以為張超然是見古問劍眼開,現在他才突然覺得張超然十有是某個勢力的人啊,進入他們李家根本就是為了進入秘境而已。

    見他這么說,所有人的視線再次集中在張超然身上。

    也就是這個時候,張超然身旁那些符文突然是開始涌入張超然身上,只一眨眼,這些符文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張超然站在那里。

    視線移到張超然臉上,眾人發現張超然一張臉色無比蒼白,整個身體更是在不住顫抖。

    這難道是他吸收符文法陣能量的方法失敗了,然后遭受到了反噬?

    一時間,眾人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啊……”    突然張超然一聲大喊,在這之后他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來。

    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竟然用右手接住了少許血,然后在虛空勾畫著什么字。

    更讓眾人沒想到的是,他寫的血字竟然凝結在了虛空之中。

    “血屠”    是這樣兩個大字!    “血屠?

    這是什么?”

    有人下意識地說道。

    “這是血屠秘術,他是血屠宗的人,馮東張來,殺了他!”

    也就是這個時候,桂長老、馮峰、楊或、萬白等四級獸者猛然都是驚呼起來。

    在驚呼的同時他們更是一臉的駭然之色,仿佛見到什么駭人聽聞的事情一般。

    只是,在其它人眼里,那兩個字并沒有什么恐怖的啊。

    “血屠宗?

    這是什么宗門?”

    有的人又是下意識問出這樣的問題來。

    只是,桂長老等人哪里有空回答他們,個個都是如臨大敵一般盯著場地中央的張超然。

    張超然對面的馮東也是一臉凝重,不過他沒有立即是出手,而是問道,“張超然,你們血屠宗的人不是都死光了嗎,你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你只需知道這是血屠術就好。”

    張超然笑道,他的笑是普通,但配上他那張無比蒼白的臉看起來卻是無比詭異。

    “張超然,你囂張什么,不管你這血屠術是什么邪術,你也不過是三級巔峰期獸者罷了,你怎么可能會是馮東長老的對手?

    我勸你還是直接認輸吧!”

    這時候,有馮家的弟子朝著張超然大聲道。

    “三級巔峰期獸者么……你錯了!”

    張超然詭異一笑。

    下一刻,一道強大的氣息猛然是從他的身體里爆發出來,而這個時候張超然的身體明顯是不抖了。

    “這是四級……四級獸者的氣息!”

    感受著這股氣息,周圍除了桂長老幾個人外的人臉色都是大變起來,他們發現現在的張超然明顯是比馮東還要強大。

    看來這種血屠術應該能借助這符文法陣的能量,然后讓自己突然變得強大起來,這應該是一種秘術,林龍在心中暗道。

    以他的經驗再結合剛才所看到的,自然能猜出這一點。

    他是能看出這一點,但卻看不出張超然的實力究竟能強大到什么程度。

    他若是擊敗馮東,那自己等下對上他可是兇多吉少了,林龍又是這般想道。

    “今天就讓我馮東會一會這傳說中的血屠術!”

    馮東冷聲道。

    說話間,他身后已經是出現一道黑影,很顯然他已經是把自己兇獸的本源天賦激發出來。

    這明顯也是中級兇獸天賦。

    激發出兇獸天賦之后,馮東立即是一劍朝著張超然劈去。

    剎那間,一道強大的劍氣直接是劈向張超然,這劍氣看起來聲勢可不小,似乎比林龍對付楊或的那一劍差不了多少。

    只是張超然明顯不把這一劍放在眼里,馮東一劍劈出時,他甚至是微微搖起頭。

    等馮東的劍氣襲來時他才是隨意無比的一劍迎了出去。

    電光火石間兩道劍氣對撞在了一起。

    “砰!”

    只聽得這樣一聲悶響,馮東赫然是被張超然這一劍劈飛了出去。

    砸落地上的馮東很快就是站了起來,不過他看起來明顯是傷得很重。

    “馮東長老,別跟他硬碰硬,利用身法游斗盡量爭取時間!”

    這時候,楊或突然是大喊道。

    “是啊,別硬碰硬,利用身法跟他游斗,盡量耗時間!”

    桂長老幾人也是同時喊道。

    聽得這樣的話,其余人都是一臉發懵起來。

    不知道楊或等人為什么叫馮東長老爭取時間,在他們看來,以馮東長老現在這個狀態怎么樣都會輸啊。

    既然都會輸,那還爭取什么時間。

    當下,這些人都是把目光移到楊或幾人臉上。

    豈料楊或這個時候做出了讓他們更意想不到的舉動,那就是對著林龍道,“林小兄弟,等下就靠你了!”

    靠他?

    為什么要靠他?

    要知道他現在同樣不是李家的人啊!最重要的是,他之前可是殺了楊九啊,根本就是楊家的仇人!見楊或居然這樣對林龍示好,眾人自然是更為疑惑起來。

    “或長老,這是怎么回事?”

    林龍一臉疑惑道。

    他不明白這楊或怎么突然這樣示好。

    難道這什么血屠宗跟楊家,甚至是四大勢力是什么死敵?

    他想到了這樣的可能。

    “這件事說來話長,現在不方便說,等這件事了我們會向你說明,總之,現在就靠你了。”

    楊或長老這般道。

    “是啊,靠你了。”

    桂長老、李乾景、馮峰等人也是道。

    這幾個人之前還恨不得把林龍撕成兩半,現在居然是這副模樣,真是讓周圍其他人丈二摸不著頭腦。

    “靠不靠這就不說了,總之,我會盡力搶到古問劍的。”

    林龍說道。

    “有你這句話就好了。”

    楊或長老等人點了點頭。

    不過看他們那樣子根本就不看好林龍啊。

    在他們說話的這個時候,馮東憑借著身法勉強抵擋了兩招,但最終還是又被張超然擊中。

    “我……認輸!”

    這一次他在最后終于是喊出了這樣一句話。

    而這個時候,他看起來奄奄一息的模樣。

    馮東這樣的表現還真是讓林龍刮目相看。

    馮峰趕緊是走到馮東身邊,然后拿出一顆療傷藥讓馮東服下。

    “下一個到你了,林立。”

    隨后,張超然看向林龍得意地笑道。

    “好。”

    林龍點點頭,然后邁步走向場地中央。

    “林小兄弟,記住,盡力用你的身法拖住他,不要跟他硬拼,他這秘術有一定時限性,超過一定時間就會失效,所以一旦你拖住一定時間,輸的就會是他!”

    楊或這時候朝著林龍喊道。

    原來是這樣,所以剛才才讓馮東盡量拖延,林龍心中暗道。

    “多謝了。”

    林龍看向楊或道。

    “拖延?

    在絕對的實力下你根本就做不到。”

    張超然又是得意道。

    “那就不一定了。”

    這般說著,林龍停了下來,然后把自己的血脈劍握在了手上。

    除此之外,他還立即激發了三尾靈狐的本源天賦。

    看出對方的強大,再結合楊或等人的話,他自然不會選擇跟張超然硬拼。
非常幸运怎么玩
丫丫转转湖南麻将红中 贵州麻将拿牌顺序 龙王炮捕鱼技巧 广东麻将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新浪 天津时时彩官方网址 下载苏州百搭麻将 上海定牛11选5彩票网 手机兼职赚钱平台 友博国际棋牌手机下载 2014年世界杯足球指数 友乐广西麻将等牌技巧 股票期货开盘时间 2分彩客户端下载 天津四人麻将 安徽11选5预测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