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佛系小媳婦 > 457.尬的要命,不認

457.尬的要命,不認

 熱門推薦:
    打打鬧鬧,一頓飯結束。

    錢少卿送孫思妙回學校

    “你離開的時候我可能沒有辦法給你送機,不過我讓人到時候送你去機場!”

    這個時候出國的機場還是要走京都飛香市,再直飛老美。

    而孫思妙是跟隨考察團一起飛過去,真不愁安全問題。

    “別操心了,你好好的執行任務,我跟那些老領導一起走,有安保人員!”

    錢少卿還想說什么,最終什么也沒有說出來,而是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小盒子。

    “把這個送給你,不值錢,是我自己做的!”

    打開盒子,孫思妙一看,還真的不值錢,可是意義非凡!

    是一個被打磨很平滑的吊墜,真的不值錢,一看就知道是手工做的。

    “這是我第一次被擊中的彈頭,我一直沒舍得丟,送給你!”

    什么意思?

    這是想擊中她的意思嗎?

    不能夠要。

    孫思妙不敢收。

    “別,千萬別,這么意義重大的東西,別害我!”

    立馬合上蓋子,堅決不要。

    她可不想給錢少卿任何的希望,本人還是小仙女來著,要這玩意做啥?

    沒事找事?

    萬一自己死了,這個家伙給自己守寡怎么辦?

    別了,自己不咋樣,也不能夠害人。

    錢少卿看著孫思妙不收,臉都黑了。

    直接打開把吊墜拿出來,掛在孫思妙的脖子上。

    “收著,老子第一次送人禮物,還送不出去,丟人不丟人?”

    有點。

    已經掛上了,孫思妙也不好摘下來丟回去。

    “那成吧,我幫你保管著,先說好不是什么信物,以后你媳婦要是找我麻煩,記得解釋清楚!”

    隨時撇清自己。

    錢少卿的臉都黑了。

    這祖宗還真的是讓人牙癢癢。

    用力揉了一把孫思妙的腦袋

    “進去吧,我也該回去了!”

    孫思妙點點頭,走了幾步,還是不放心,因為離錢少卿出事也沒有多少時間了。

    轉頭又走了回來。

    “這個給你,記得快斷氣的時候喝了!”

    算了算了,就當是積攢功德給寶玉了吧。

    錢少卿捏著手里的小瓶子樂了。就知道小丫頭沒有那么狠心。

    “知道了,乖乖的!”

    這次孫思妙真的走了。

    她認為錢少卿渡過這一劫,他家人肯定逼著他結婚,反正離二十五歲還差兩年,那個時候,她還不在國內。

    跟自己沒有關系。

    想通了后,腳步也輕快了不少。

    “妙妙,你真的要走了?”

    尚雅芝看著孫思妙收拾好的行李,有些想掉眼淚。

    “別呀,怎么就哭了起來?你都畢業了,還跑來做什么?”

    尚雅芝在下半年已經畢業,想著攻讀博士,實在是她心思單純,未婚夫和家人都不想她及早的工作。

    這不又跑來跟孫思妙一起住著。

    好在這個宿舍沒有新人進來。

    “我舍不得你,今晚上我要跟你一床睡!”

    尚雅芝是真的舍不得這個小妹妹。

    孫思妙無奈的嫌棄道

    “別踹我就成!”

    睡覺不老實的尚雅芝毫無愧疚感。

    兩個人打打鬧鬧嘻嘻哈哈到半夜才睡下。

    第二天一早,兩個人就起床收拾好,車子已經在宿舍外面等著了。

    “要不我跟著你回家吧!”

    尚雅芝很是不舍。

    這幾天孫思妙要先回家陪家人,然后再去京都。

    孫思妙急忙打住

    “別,千萬別,我到了國外會給你打電話寫信的,最是受不了你的眼淚!”

    尚雅芝對孫思妙這個沒良心的,已經放棄,要冒出來的眼淚又回去了。

    “記得給我寄一些好玩的好吃的東西!”

    想想老美的吃食,孫思妙完全不抱希望。

    那玩意她除了炸薯條,真心不咋愛。

    真的除了炸薯條,那玩意比后世國內的很多快餐店炸的都好吃。

    這算是萬幸,其他的什么各種大餐,算了。

    她寧肯啃泡面。

    想到泡面,孫思妙又想到老北京的方便面,去京都一定要帶一些過去。

    簡直能拯救她的胃。

    可惜了,寶玉走了,她沒有地方私自偷渡這些好東西。

    感慨半天,車子也到了車站,行李早就有人送上了車廂。

    “此去一別就是三年,丫頭,姐姐會想你的!”

    尚雅芝抱著孫思妙,眼淚還是冒了出來。

    “嗯,我回來的時候,已經可以做小姨了!”

    這死丫頭,破壞氣氛最是厲害。

    “走吧!”

    上了車子,孫思妙站在車門口對著尚雅芝擺手。

    終究是離開了。

    車子關上了車門,鈴聲響起,汽笛聲音冒了出來,車子發動了。

    尚雅芝捂著嘴巴,眼淚掉個沒完,趙虎在一旁攬著她的肩膀,默默地陪伴。

    孫思妙看到這一幕,很是為尚雅芝開心,這個姐夫不錯。

    找到自己的車廂,行李已經被放好,她找到自己的床鋪是下鋪,打開被子脫鞋上去,就準備睡一路。

    反正下車乘務員會提前通知。

    “呵呵”

    一聲輕笑打斷了孫思妙的動作,轉頭看過去。

    賀逸霆正靠在對面的下鋪看著她。

    因為姿勢別扭,又是一只腳支撐,火車在行駛過程中換軌道的時候特別的晃動。

    猛地一個晃動,孫思妙就沒有站穩,往后摔去。

    賀逸霆本來還閑散的靠在車廂上,這會直接伸手拉住孫思妙的胳膊,把人猛的扯向自己。

    果不其然,孫思妙跌入孫思妙的懷里。

    兩個人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四目相對,竟然忘了反應。

    “咳咳同志換一下票!”

    乘務員走過來換票,看到這一幕,一臉的揶揄。

    誰讓兩個人男的俊,女的漂亮來著,就是年齡小。

    孫思妙這才回神,急忙從賀逸霆的懷里爬起來,剛剛肯定是瘋了。

    手忙腳亂的把自己的背包打開,把票遞給乘務員,換回來一個卡片上面是三下的字樣。

    賀逸霆也把自己的票遞過去,換了個卡片。

    “那個注意點影響,那個車廂門關了再親,不過千萬別亂來,這里是車廂,下一站就會上新的乘客!”

    乘務員叔叔,您是認真的嗎?

    孫思妙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乘務員,他怎么可以這么說?

    “謝謝了,剛剛是個誤會!我們不認識!”

    賀逸霆在孫思妙炸毛前,出聲解釋。

    “啥?”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 贵阳捉鸡麻将微乐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五分彩选号规律 辽宁快乐十二手机版 3d最准确专家预测分 杭州麻将炸胡怎么处理 提前公开免费一肖一马 武汉麻将单机版下载安装 山西麻将规则及技巧 15选5 a股股票代码 普通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天天红包赛能分多少钱 意甲pbw球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