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大剑大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拔剑

第二百九十七章 拔剑

 热门推荐:
    七天后,艾目送里凡亚三人离去。

    身侧的奥菲看着三人渐渐消失的身影,眼中蓦然有寒光闪过,低声道

    “就这么放他们走?只怕会泄露这处隐秘的藏身之处。?#28909;?#19981;留下他们,要不。。。?#20426;?br/>
    艾摇头

    “不必,这人目前与我是友非敌,泄露我们的消息,对其有害无利;贤者也是同样?#30446;?#27861;,这才让他到这里找?#25671;!?br/>
    艾最终并没有让里凡亚留下,加入进来。

    虽然他不无遗憾。

    ?#24187;?#22307;骑士长,两名圣骑士,这样的实力,加入之后,可以让艾这伙人战力发生质的变化;在艾的带领下,便是短时正面硬撼圣骑士团,也非天方夜谭。

    只不过,艾所需要的,是毫无二心的蹈厉取死之士,以他的命令为最高意志;里凡亚毕竟属于另一方势力,?#20982;?#33258;己的利益和立场,无论说得多好,艾并不相信他们能做到为他而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

    在生死决于一线的战斗中,艾不愿有不可预测的因素潜伏在身侧。

    况且,艾总觉得,里凡亚此人,心机极为深沉;虽然说不清楚,此人如此大度地允诺供艾驱使,除了急于破坏亚瑟的计划外,未必没有其他的企图。

    但艾也不会就此白白放过里凡亚,如此高手送上门来,自然要好好利用一番,要不,岂不是便宜了提出联手之议的对方。

    这七天内,艾让里凡亚招来那两个圣骑士手下,作为陪练,让自己的麾下诸人逐一和这三人决斗厮杀。

    这样的厮杀,自然比不上真正的生死对决,极难获取突破?#22351;?#20063;没有死亡的危险,让众人可以定下心来,好好领会,所谓最强圣域,圣骑士的真正实力。

    这七天里,除艾之外,每人几乎都和里凡亚三人交手好几?#21361;坏?#26159;将里凡亚等人累得不轻。

    决斗之中,里凡亚?#20801;?#20102;超凡的实力;所谓的圣骑士长?#20982;?#24369;的一个,显然不过是自谦之辞。

    莫说那些尚未突破至圣域的,便是?#26700;ぃ?#22885;菲,姬岗等人,在他手上也是干净利落的脆败,没有人能撑过七?#23567;?br/>
    除了赤炎。

    里凡亚的剑技十分诡异,像是能先一步预测到对手的动作;让实力本就不如的?#26700;?#31561;人打得十分憋屈,连拼命也没有机会。

    赤炎亦是如此。

    前三天,赤炎在里凡亚手?#20982;?#19981;出三剑。但第四天,里凡亚就感觉?#21073;?#33258;己的预感,似乎开始出错了。

    第七天,最后一?#21073;?#20132;手十剑,依然是赤炎败,但最后一剑,赤炎的流光剑,以一个里凡亚预料之外的角度,划过他的胸侧,在他肋下要害处,划出一道半分深的血痕。

    这是里凡亚第一?#38382;?#20260;。

    幸好里凡亚出身于圣骑士团,对流光剑上的魔法毒性知之甚深,加之皮亚尔大魔法师熟知上古精灵恢复?#30340;?#27861;,这才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

    临走时,里凡亚私下对艾说道

    “这小子的剑路,和你很像,?#20982;?#19981;可思议的直觉和本能;我掌握的剑技,本就是靠大幅提升剑手第六感的本能,形成外人所谓的预判的能力,但在这小子身上,不怎么奏效。他应该是你手下最具潜力的一个。”

    七天后,众?#35828;?#25910;获都非常之大。

    奥菲等人,冀着与圣骑士的磨练,进一步理解并掌握了自己领悟的圣域力量;而其他的人,虽?#24187;?#26377;人能突破至圣域,但大部分人都已经站到了大剑师的巅峰境界;唯一所差的,便是那生死决战瞬间的领悟。

    缓步走回谷,艾回到那根孤立于崖前的黑色石柱上,坐下,静思。

    这根石柱,?#21069;?#30340;专署之地。

    石柱孤零零地矗立在千丈黑崖前,周围一片平地;犹如艾在这群蹈死取历之众里的地位,孤傲,不群。

    平日里?#26700;ぃ?#22885;菲等人很少走近这里,便是有事,也只是在石柱十米之外恭谨地传声说话。

    从这里望出去,可以直接看到千步外,谷口的方向;再往外,由于上古魔法的障碍,只看得见模糊虚幻的一片,以艾的锐目,也无法穿透。

    谷外的?#38382;疲?#26159;不是也是同样的模糊虚幻,无法看清?

    这七天里,艾反?#27492;?#32771;琢磨着里凡亚所说的一字一句,将它和当日从云洛,贤者等听来的只言片语,以及自己的判断逐一验证。

    结果是,虽然不愿意明说,但艾心?#26700;?#24050;经越来越相信里凡亚预测的,应该与事实十分接近。

    亚瑟在云奚的布置,将是其西征天暮草原的关键;而眼下,在这里,只?#20982;?#24049;能破坏亚瑟的计划。

    这七天里,艾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情。即是他不是里凡亚所说的那种天生的统帅。

    那种人,看清自己的目标后,为了最终的胜利,可以不顾任何牺牲,可以采取任?#38382;?#27573;。

    亚瑟就是这种人。但艾不是。

    他无法做到牺牲?#26700;?#22885;菲等人,去迎战十倍于己方的圣骑士团;为的是争取那渺茫的一线胜利的机会。虽然这一线机会,可能是唯一的击败亚瑟的机会。

    如果不能庇护这群抛弃了一切,不顾生死追随自己的勇士们,即便挫败了亚瑟征服大陆的计划,对艾而言,也不觉得有任?#25105;?#20041;。

    但如不去冒险一搏,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亚瑟一步步实施他的计划,征服天暮草原,然后是整个大?#21073;?#28982;后最终杀死自己这伙人吗?

    接下来,该何去?#26410;櫻?br/>
    眼睛划过远处众人。

    ?#26700;?#20381;然和往常一样,兢兢业业地督促着?#21069;?#22823;剑师们较技训练;而俊美却有些落落寡合的魔剑手则独自一人躺在块横石之上,口中轻轻哼着似是精灵语的不知名歌谣,自顾出神。

    另一边,背着大刀的红发姬岗则凑到了赤炎的身旁,坏坏地笑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自己做不到把眼前活生生的这群人,当作棋子,随意牺牲掉;即便这是最好的办法,即便最后的结局无法改变。

    艾再次确认了他绝不是什么天生的统帅。他也不想成为什么天生的统帅。

    他只是个流?#35828;?#29420;行剑手,或者,十分高明的独行剑手。

    如果是孤身一人,他可以很冷静地做出任何决断,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因为他可以为任?#35859;?#26524;负责。

    但现在他不是一个人。?#26700;ぃ?#22885;菲,姬岗?#28909;找?#20026;信任他而追随在他身后,可以因他的命令而毫不犹豫地去拚死战斗。

    他失去?#27515;渚才?#26029;的能力。

    正失神间,一阵?#24615;?#30340;喧哗声传了过来。

    艾猛醒,抬头望去。

    姬岗等人,甚至包括?#26700;ぃ?#20840;部都围绕在了那面壁立千米的黑色石壁之前,将赤炎围在中间,像是在鼓动着什么。

    只有奥菲,依然躺在原地,哼着歌;不过眼神中带着点有趣的意味,也转向了这个地方。

    被众人围在核心的赤炎脸上有些怯怯的笑着,双眼中?#20174;凶旁?#36291;欲试的光芒,盯着石壁下的一处地方。

    那里,巨岩上,赫然插着柄长剑。

    这把剑,只有三寸许的剑刃露在石外,但深红色妖异的光芒自剑刃出散发出来,笼罩了整块巨岩,犹如最深沉噩梦中的地狱血海般令人战栗。

    血魔剑!

    当初艾夺下天狼的血魔剑,插入这块岩石中,申明任何人,只要突破至圣域,都可以来试着拔出这柄剑;成功的,就可以成为血魔剑的主人。

    没有一个武者能抗拒拥有一柄神器的诱惑。

    何况这柄剑,在大陆神器级的长剑中排名第三,是真正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仅次于亚瑟的雷神圣剑和苏亚雷的幻之光剑。

    ?#26700;ぃ?#22885;菲,姬岗都来试拔过这柄剑,但尽了全力,也只是将此剑拔出寸许,便无法抵抗剑身处传来的疯狂杀戮气息的侵袭,崩溃失败。

    赤炎新来,年纪又是最小的,但论实力,经过几次配合出击,以及这次在里凡亚?#28909;说?#38506;练之后,却被诸人公认为甚至可以和老资格的?#26700;?#27604;肩的最强者。

    所以,在姬岗挑头下,众人?#36861;?#40723;动赤?#26700;?#35797;着拔取血魔剑;热闹一下之余,也不乏想看赤炎出个小丑,?#25918;?#19979;这个新来的,实力却是强?#30446;?#24597;的小子的意思。

    听着周围众人七嘴八舌的鼓动,赤炎并没有犹豫太久。

    深吸口气之后,一步踏入了那团深红的血光之内。

    没有人跟上,甚至?#26700;?#20063;后退了半?#21073;?#21482;是双眼紧紧盯着血光内的赤炎。

    赤炎缓慢却坚定地往前迈?#21073;?#36208;出三步后,伸手握住了那古朴的剑柄。

    众人呼吸停?#36865;!?br/>
    血光内,赤炎整个人蒙上了一片血色,脸上肌肉?#32426;梗?#32463;络迸起,原本瘦削的少年,此时看似犹如恶魔。

    ?#26700;?#31561;过来之人,自然知道,要拔出血魔剑,靠的不是力气,而是几乎超乎任何人极限的意志力,来抵抗剑上传来的,如地狱最深处才拥有的无边杀戮气息。

    寂静中,吱呀如磨牙般的一声,血魔剑动了。但只是往外拔出了一寸,又戛然而止。

    叹息声尚未消散,突然被惊呼替代。

    停下的长剑又一寸寸往上升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巨岩周围的血光突然间全部消去,敛入剑刃之中,整柄血魔剑,完全离岩而出,长长的剑刃血色更深,妖异如魔。

    而赤?#33258;?#36716;过身来,手中高举着这柄上古神剑,遥指天空,?#36335;?#20658;绝。

    。
非常幸运怎么玩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大北农走势 景兴纸业股票 新疆18选7 河南股票融资 桑德环境股票 3人篮球比分 310足球比分直播 向上360理财平台 河北20选5 伊利股票涨跌 杠杆炒股 铁龙物流股票行情 股票推荐分析 期货配资平台_杨方配资开户 澳克竞彩比分直播 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