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贞观一书生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最累的一仗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最累的一仗

 热门推荐:
    很多士兵吃完了东西,倒头立刻接着再睡抓紧时间恢复体力,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耗费体力了,尤其是之前跟着去阻截天竺的兵马。

    “这算是最幸苦的一战了。”杨胜收好刀说着,“我们打了这么多仗,还是第一次遇到需要这么长途跋涉的战斗,我看苏定方和程处默的意思,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血洗丝路,顾青当?#24187;?#30333;,大唐这一次不拿出态度以后丝路还是会乱。

    “你们还缺什么吗?”禄东赞带了来不少的粮食和水源。

    唐军后方虽然有粮草在补给,?#36824;?#38656;要长途跋涉没有这么快?#21073;?#31108;东赞主动挑起了后勤的大梁,不少吐蕃的百姓都在帮着唐军收拾军营。

    “多谢你了。”杨胜对禄东赞说着。

    “不?#25512;!?#31108;东赞也说道,“波斯地界附近刮起了黄沙风,我看一时半儿大食过不来。”

    “黄沙风?”顾青疑惑着。

    “就是黄沙风。”禄东赞接着回答,“漫天沙子被风吹起来,伸手不见五指,不论大食人有多少大军,他们都会被黄沙给埋了的。”

    “沙尘暴?”

    “沙尘暴?”禄东赞犹豫着说道,“你们中原是这么称呼的吗?”

    “这?#24674;?#35201;。”顾青回答着,沙尘暴是一种自然现象,尤其是在黄沙上的国度,有时候一场沙尘暴就可以活埋一个国度,没想到这次给大食给撞上了。

    “顾青!”

    一身招呼打断了顾青的?#20102;跡?#33487;定方急急忙忙而来,“天竺的使者来了,我们是见还是不见,要是行军打仗我都懂,可是这种接见使臣的事情,我应付?#36824;?#26469;。”

    “晾着他,我们不见。”顾青直接?#35828;?#25298;绝,“告诉他们,出来混是要还的,他们做的事情他们自己心里要有数,让他们去太极宫跪着谢罪!”

    “好!”苏定点头,“我这就让人去回复天竺使者。”

    裴行俭站在大营之外,唐军一战屠了天竺十多万兵马,把天竺人吓的够呛,直接派人来认怂了,听到士兵来传信,裴行俭?#29467;?#34115;想天竺使者说着来意,这才支开这帮天竺的使者。

    顾青在军营走了一圈,来到禄东赞身边说着,“咱们好好聊聊。”

    “有什么事情请直说。”禄东赞看着顾青。

    “是这样的。”顾青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这里是天竺,天竺的上方是你们吐蕃,而波斯就在天竺和吐蕃的西面。”

    “没错。”禄东赞点头。

    “其实我有一个忧虑。”顾青划出一条线链接了天竺和大食,“我们现在虽然已经杀的天竺人不得不来使者谈和,可是?#19968;?#26159;担心如果我们唐军大食在波斯一旦开?#21073;?#22825;竺人?#27809;?#25343;了吐蕃截住了我们的后路怎?#31383;歟俊?br/>
    听着顾青说完,禄东赞也陷入了?#20102;肌?br/>
    看着对?#25509;?#35947;,顾青接着说道“我在说的明白一点,在中原垮过西域到了吐蕃再到波斯,这条商路之上有很多的国度,这些国度有大有小,实力最强的也就我们大唐,大食,波斯,天竺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禄东赞疑惑道。

    “一旦我们和大食正面交锋,就不是大食和我们大唐的事情了,是整条商路的事情。”顾青将整条商路用一条线划出来,“整条商路的国度都在看着我们,一旦我们兵败,大唐经营的一切都会毁了,除了玉门关?#38405;冢?#20320;们吐蕃西域都会陷入一片混乱。”

    “你说的我都懂。”禄东赞接着说道,“?#19968;?#20840;力帮助你们大唐,要是你们输了整个西域乱了,对我们吐蕃来说也是雪上加霜。”

    “看来我们达成共?#35835;耍俊?#39038;青笑眯眯说道,“我需要你带着一支兵马去镇守吐蕃和天竺的边界,防备天竺人,要是有变?#25163;?#25509;杀进天竺也没事。”

    “以现在我们吐蕃的兵力恐怕不?#23567;!?br/>
    “这个你不不用担心。”顾青对他解释着,“我给你一万兵力,天竺不怕你们吐蕃一定会怕我们唐军,带着我们大唐的兵马与旗帜,现在你们吐蕃也是我们大唐的一部分。”

    “可以,我听你的。”禄东赞点头,?#23433;还?#25105;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要火器。”禄东赞说道。

    “当然可以。”顾青重新站起身,?#23433;还?#28779;器只能是我们唐军使用,因为火器的使用你们吐蕃人不懂,稍有不慎会?#35828;?#33258;己人,如果天竺人有什么异动,我们杀完了大食,会立刻去攻打天竺!谁敢扰乱丝路的安宁绝对不会轻饶,即使让天竺从这个世上消失也在所不惜。”

    “有你这句话,我?#22836;?#24515;了。”禄东赞点头。

    两人说着话,一队官吏前来,“敢问尚书令?”

    “这几位是?”

    “他们就是你们大唐派过来的官吏。”禄东赞说着话离开去?#24613;?#20107;情。

    “尚书令一来就出兵了,我们还没来得及见尚书令。”几个官吏说着话。

    “战事紧急。”顾青解释道,“你们在吐蕃为官还好吗?”

    “都挺好的。”带头的官吏是吐蕃的新任太守,“如今长安可好。”

    “很安稳,陛下身子也好。”顾青看着这几个官吏,“你们这时候来见我一定有什么事情吧,但说无妨。”

    “那我们就说了。”几个官吏互相看了一眼,“当初来吐蕃之时我们都是只身前来,家中妻儿老小都还在关中,?#30452;?#24050;有数年。”

    “原来是这个问题。”顾青来回踱步走着,“没有官员来接替你们吗?”

    “当初来的时候陛下的旨意是让我们收复吐蕃。”他们回话,?#23433;?#27809;有说过要再回关中,也并不是说我们想要回去?#36824;?#21520;蕃了,只是家中老小实在是让我们牵挂。”

    “苦了你们了,长途跋涉来做官。”顾青说道,“这样吧,回了长安?#19968;?#21644;陛下分说这件事情,让你们回到关中,再让其他官员来接替你们。”

    “不必这样,不必这样。”吐蕃的太守连连摆手,“这些年在吐蕃,我们看?#25509;?#19981;少的商客是尚书令的人,只要借着商客带我们家里人来吐蕃就可以了,这样我们也可以照?#35828;健!?br/>
    。
非常幸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