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大唐貞觀一書生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最累的一仗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最累的一仗

 熱門推薦:
    很多士兵吃完了東西,倒頭立刻接著再睡抓緊時間恢復體力,這樣的戰斗實在是太耗費體力了,尤其是之前跟著去阻截天竺的兵馬。

    “這算是最幸苦的一戰了。”楊勝收好刀說著,“我們打了這么多仗,還是第一次遇到需要這么長途跋涉的戰斗,我看蘇定方和程處默的意思,是不會輕易罷手的。”

    血洗絲路,顧青當然明白,大唐這一次不拿出態度以后絲路還是會亂。

    “你們還缺什么嗎?”祿東贊帶了來不少的糧食和水源。

    唐軍后方雖然有糧草在補給,不過需要長途跋涉沒有這么快到,祿東贊主動挑起了后勤的大梁,不少吐蕃的百姓都在幫著唐軍收拾軍營。

    “多謝你了。”楊勝對祿東贊說著。

    “不客氣。”祿東贊也說道,“波斯地界附近刮起了黃沙風,我看一時半兒大食過不來。”

    “黃沙風?”顧青疑惑著。

    “就是黃沙風。”祿東贊接著回答,“漫天沙子被風吹起來,伸手不見五指,不論大食人有多少大軍,他們都會被黃沙給埋了的。”

    “沙塵暴?”

    “沙塵暴?”祿東贊猶豫著說道,“你們中原是這么稱呼的嗎?”

    “這不重要。”顧青回答著,沙塵暴是一種自然現象,尤其是在黃沙上的國度,有時候一場沙塵暴就可以活埋一個國度,沒想到這次給大食給撞上了。

    “顧青!”

    一身招呼打斷了顧青的沉思,蘇定方急急忙忙而來,“天竺的使者來了,我們是見還是不見,要是行軍打仗我都懂,可是這種接見使臣的事情,我應付不過來。”

    “晾著他,我們不見。”顧青直接了當拒絕,“告訴他們,出來混是要還的,他們做的事情他們自己心里要有數,讓他們去太極宮跪著謝罪!”

    “好!”蘇定點頭,“我這就讓人去回復天竺使者。”

    裴行儉站在大營之外,唐軍一戰屠了天竺十多萬兵馬,把天竺人嚇的夠嗆,直接派人來認慫了,聽到士兵來傳信,裴行儉讓吐蕃想天竺使者說著來意,這才支開這幫天竺的使者。

    顧青在軍營走了一圈,來到祿東贊身邊說著,“咱們好好聊聊。”

    “有什么事情請直說。”祿東贊看著顧青。

    “是這樣的。”顧青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著,“這里是天竺,天竺的上方是你們吐蕃,而波斯就在天竺和吐蕃的西面。”

    “沒錯。”祿東贊點頭。

    “其實我有一個憂慮。”顧青劃出一條線鏈接了天竺和大食,“我們現在雖然已經殺的天竺人不得不來使者談和,可是我還是擔心如果我們唐軍大食在波斯一旦開戰,天竺人趁機拿了吐蕃截住了我們的后路怎么辦?”

    聽著顧青說完,祿東贊也陷入了沉思。

    看著對方猶豫,顧青接著說道“我在說的明白一點,在中原垮過西域到了吐蕃再到波斯,這條商路之上有很多的國度,這些國度有大有小,實力最強的也就我們大唐,大食,波斯,天竺對不對?”

    “你什么意思?”祿東贊疑惑道。

    “一旦我們和大食正面交鋒,就不是大食和我們大唐的事情了,是整條商路的事情。”顧青將整條商路用一條線劃出來,“整條商路的國度都在看著我們,一旦我們兵敗,大唐經營的一切都會毀了,除了玉門關以內,你們吐蕃西域都會陷入一片混亂。”

    “你說的我都懂。”祿東贊接著說道,“我會全力幫助你們大唐,要是你們輸了整個西域亂了,對我們吐蕃來說也是雪上加霜。”

    “看來我們達成共識了?”顧青笑瞇瞇說道,“我需要你帶著一支兵馬去鎮守吐蕃和天竺的邊界,防備天竺人,要是有變故直接殺進天竺也沒事。”

    “以現在我們吐蕃的兵力恐怕不行。”

    “這個你不不用擔心。”顧青對他解釋著,“我給你一萬兵力,天竺不怕你們吐蕃一定會怕我們唐軍,帶著我們大唐的兵馬與旗幟,現在你們吐蕃也是我們大唐的一部分。”

    “可以,我聽你的。”祿東贊點頭,“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你說!”

    “我要火器。”祿東贊說道。

    “當然可以。”顧青重新站起身,“不過火器只能是我們唐軍使用,因為火器的使用你們吐蕃人不懂,稍有不慎會傷到自己人,如果天竺人有什么異動,我們殺完了大食,會立刻去攻打天竺!誰敢擾亂絲路的安寧絕對不會輕饒,即使讓天竺從這個世上消失也在所不惜。”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祿東贊點頭。

    兩人說著話,一隊官吏前來,“敢問尚書令?”

    “這幾位是?”

    “他們就是你們大唐派過來的官吏。”祿東贊說著話離開去準備事情。

    “尚書令一來就出兵了,我們還沒來得及見尚書令。”幾個官吏說著話。

    “戰事緊急。”顧青解釋道,“你們在吐蕃為官還好嗎?”

    “都挺好的。”帶頭的官吏是吐蕃的新任太守,“如今長安可好。”

    “很安穩,陛下身子也好。”顧青看著這幾個官吏,“你們這時候來見我一定有什么事情吧,但說無妨。”

    “那我們就說了。”幾個官吏互相看了一眼,“當初來吐蕃之時我們都是只身前來,家中妻兒老小都還在關中,分別已有數年。”

    “原來是這個問題。”顧青來回踱步走著,“沒有官員來接替你們嗎?”

    “當初來的時候陛下的旨意是讓我們收復吐蕃。”他們回話,“并沒有說過要再回關中,也并不是說我們想要回去不管吐蕃了,只是家中老小實在是讓我們牽掛。”

    “苦了你們了,長途跋涉來做官。”顧青說道,“這樣吧,回了長安我會和陛下分說這件事情,讓你們回到關中,再讓其他官員來接替你們。”

    “不必這樣,不必這樣。”吐蕃的太守連連擺手,“這些年在吐蕃,我們看到有不少的商客是尚書令的人,只要借著商客帶我們家里人來吐蕃就可以了,這樣我們也可以照顧到。”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安徽25选5 刮刮乐最大的奖是多少 天天爱麻将柳州版下 北京麻将开挂 极速赛车开奖 北京快三 琼崖海南麻将群 全民捕鱼季您话费下载 买平特肖赢钱心得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扳走势图 山东11选5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 兴动哈尔滨麻将旧版下载 十一选五万能码 河南22选5玩法说明书 河北11选5推荐号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