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福运娘子山里汉 > 第511章 抱一个

第511章 抱一个

 热门推荐:
    ()李式确实不在家,他去村西上坟了。

    季妧和张翠翠陪着瞎眼婆婆说了会儿话,瞎眼婆婆几乎句句不离李式。

    “他爹不是个东西,带着新婆娘和一双儿女走了,把小柿子落在村里,摸不着吃的,差点饿死……

    老婆子我看他实在可怜,给了他半块馍馍,他从那起就天天给我捡柴打水……”

    张翠翠问“所以婆婆你就把他留下了?”

    瞎眼婆婆点了点头。

    “族里人不愿意,从那以后也不管我了……要不是还留块山地给我,我们祖孙俩也没法活……

    唉,说起来,小柿子跟着我也是过苦日子,平日里就饥一顿饱一顿的,碰到贱年,那一小块山地出不来庄稼,缸里没有一粒米,他还得去讨饭。

    镇上讨不到就去县城,来回那么多里路,小脚板磨的都是泡,要到一个馊?#35828;?#32905;包子,揣怀里带回来给我吃。

    我问他咋不吃,他说自己吃过了,吃了三个……他骗人呢,夜里肚皮震天响……”

    说到这,瞎眼婆婆擦了擦眼泪。

    “人都说小柿子托我的福,其实是我托他的福,这些年都是他照顾我,便是亲儿亲孙,也没他这般孝顺,不信你看。”

    瞎眼婆婆拍了?#30446;?#19978;的新被褥。

    “这些,还有我身上穿的新袄,缸里放的米面肉蛋,都是他买的……

    他现在出息了,就是受我这个糟老婆子拖累,我让他走,他也不肯……”

    季妧弯腰,拍了拍瞎眼婆婆的手。

    “别这么想婆婆,不管咋说你都是李式的贵人,没有你当初的善心,也没有他今天的成材……”

    说着给张翠翠使了个眼色。

    张翠翠啊了一声,赶忙打岔。

    “对了婆婆,你怎么叫李式小柿子?这是你给他取的小名?”

    瞎眼婆婆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是小名,不过可不是我取的。他娘生他前就打算好了,男娃叫小柿子,女娃叫小梅子……她娘没活过来,他家里人嫌晦气,不肯叫这个名……我觉着挺顺口的,就叫下来了……”

    张翠翠哈哈笑“你还别说,是比李式顺口多了……”

    季妧见瞎眼婆婆情绪转好,留她二人闲聊,转身出了屋。

    徐家兄弟去屋后看一株什么树去了,院里只有负手而立的关山。

    季妧冲他歪了歪脑袋“陪我去个地方。”

    出了篱笆院,顺着门前小道一直往村西走。

    季妧心里在想事情,难得有些?#32842;?br/>
    关山突然开口。

    “你之前,也是这样?”

    他指的不止是住破窝棚的事,还有村口被人非议指摘的场?#21834;?br/>
    其实季妧的过往,他在土屋养伤期间,就从胡大成那断?#38386;?#32493;了解到不少。

    然而耳闻和亲见,终究是两回事。那时和此时的心境,也大不相同。

    “差不多吧,千人嫌万人唾,连狗都不肯理。没错,说的就是大黄……”

    季妧玩笑似的说到一半,余光瞥到关山皱起的眉,眼睛转了转,立马换了个悲?#35828;?#35843;调。

    “唉,那时候村都拿我当瘟疫,虽不至于扔砖头,但冷言冷语比刀子更伤人。

    在村里活得像个透明人,在季家更是连猪狗都不如,挨三房几个孩子的欺负就算了,饭都不给吃还?#20204;?#30528;干活,生怕自己没价值了就会被赶出去或者卖掉……

    不过最后他们还?#21069;?#25105;卖了,卖了不止一次。

    我当时年纪小,也没经过事,觉得生无可恋就撞了柱,差点死了……”

    季妧越说声音越低,关山的?#25104;?#20063;越来越沉。

    他停下脚?#21073;?#23395;妧也跟着停了下来。只不过垂着头,仔细看的话,肩膀还在微微抖动。

    关山顿了顿,握住她的手,似?#20449;?#33324;说了句“以后不会了。”

    季妧顺势转了个身,额头抵上他的肩。

    关山神情微滞。

    垂眸看着她的发顶,眉头打了个死结。

    季妧见他迟迟没有动静,微微侧脸,用一只眼睛偷觑他“我这么惨,都不抱一个吗?”

    关山睨了她一眼,握着她的肩膀将人推开,而后不发一言,阔步朝前走去。

    看来他真?#26757;此?#19968;下自己了。

    季妧这样的把戏玩过不止一回,他上过一次当,竟然还能上第二次。

    这要放在以往……简直匪夷所思。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季妧叉腰,见他并没有停的迹象,小跑着跟上去,拖住他的手。

    “你看这里四下无人,不要不好意思嘛。”

    关山甩了一下,没甩开,就由她去了。

    其实他也没用力。

    季妧晃了晃他的胳膊“喂,你刚刚是不是心疼了?”

    关山冷着脸不看她。

    “别闷在心里?#21073;?#22823;家都是成年人,说话干脆点。”

    不管季妧怎么引?#36857;?#20182;就是不出声。

    季妧气得想捶他,看在捶不过的份上,只能化暴力为吐槽。

    “就你这臭脾气,活该打光棍!要不是我人美心善,拯救你于水火……”

    关山额角青筋跳了一下,真想把她那张嘴给堵住。

    然而不用想都知道季妧会是个什么?#20174;Γ?#20026;了不引火烧身,还是?#32842;?#20026;上。

    冷着脸走了几?#21073;?#21040;底还?#21069;?#23395;妧被风吹的冰凉的手?#27425;?#22312;了掌心。

    不一会儿,那只手就暖了起来。

    季妧稍稍落后半?#21073;?#30475;着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弯了弯唇。

    顺着小道走到村庄尽头,就见一片野地,又往里走了些,在一个满是杂树的矮坡上,看到了李式的身?#21834;?br/>
    “你在这等等,我上去跟他谈谈……还是你跟我一起?”

    关山看了她一眼“我在这等你。”

    矮坡上只有零散的几个坟包,显然,李式的母亲并没有葬入李家祖坟。

    李式面前只剩一堆灰烬,还?#20982;?#19979;面几张被雪水浸湿的火?#21073;?#26174;然早就祭拜好了。

    见到季妧,他也看不出多意外,起身叫了声东家。

    季妧跟他说过,让他像徐来福和张翠翠那样,店里或者正式场合叫她东家,平时直接称呼她名字即可,但他从来不肯。

    “我们来找你,婆婆大概是怕我们等着急,一直要出来叫你回去,所以我就?#24895;?#22859;勇了……”

    季妧大概解释了一下来意,目光落在坟包上。

    “这是你娘?”

    她问的直接,李式也没有回避的意思,点了点头。

    季妧冲着坟包鞠了一躬。

    “如果你不?#28216;?#22810;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季妧也没有说什么大道理,母爱的神圣,母亲的伟大,这些都没?#23567;?br/>
    她只?#21069;?#20020;床死亡和?#36816;?#20129;的区别,以及它们与棺生子现象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尽量用李式能听懂的语言,解释了一遍给他听。

    “我知道这可能有些费解……可生命本身就是个奇迹,有医学可?#36234;?#37322;的,也有人力目前所不能及的。常人对于一些无法理解之事,总?#19981;?#25512;给鬼神精怪,但其实只是因为他们无知……”

    李式听后,久久?#32842;?br/>
    “就算她是恶鬼,她也是我娘。不过还是谢谢东家你告诉我这些。”

    季妧打量了一下他的神色,证实了他并非强装,同时也认清了一件事——或许,他并不需要去懂那些所谓的科学依据,他心里自有他认定的道理。

    这样也挺好。

    回到瞎眼婆婆家已经快中午了。

    瞎眼婆婆从张翠翠口中得知了季妧就是李式东家,一个劲儿拉着她的手替李式道谢,还要留他们吃饭。

    季妧以大年初一不兴留客婉拒了。

    又说了会儿话,李式和瞎眼婆婆送他们出去。

    相比来时?#30446;?#33633;,此时四下都是人。

    村民们不但确认了来的这些人真是李式的朋友,还从瞎眼婆婆口中得知其中就有李式的东家。

    “东家来给一个伙计拜年……这得多受重视啊?”

    “没听那些人说吗?李式旺生意,所?#38405;?#24471;东家看重……”

    “他真在邺阳当伙计了?那他这是……转运了?”

    “哎?#21073;?#38590;怪给瞎眼婆子买了那么多东西,敢情是挣大钱了,不知他们店里还缺不缺人……”

    “你问问去呗……”

    对于周围突然多起来的笑脸,李式视若未见,等马车和骡车在村道上消失,便扶着瞎眼婆婆转身进了院子。
非常幸运怎么玩
极速快3 澳客网北单比分 重庆时时彩稳赚q群 3d实战个人技巧 雪缘棒球比分网 中国竞彩网首页比分直播 后二组选复式配合定位胆 农村妇女在家赚钱 买北京pk10技巧 二人麻将好友对战app 快速时时彩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走路能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运营商流量的赚钱 江苏快app下载专区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