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你,是我的命 > 第八百二十一章 又見意外

第八百二十一章 又見意外

 熱門推薦:
    “畜生爾敢……”

    奸計得逞,一擊抽飛了陳楓的魔化梼杌竟知道落井下石,在空中穩住身形后毫不停留的朝著陳楓追了下去,丁清越見狀一聲尖嘯,抬手一招暴雨流矢射了過去。這就是遠程職業擁有翅膀之后的好處,背上羽翼之后,他們根本不用原地釋放技能,而是可以在一邊飛行的過程中一邊釋放技能。

    兩人本就距離魔化梼杌不遠,一箭射出瞬間到達,趕在了魔化梼杌之前攔在了它的必經之路上,感覺到危險的魔化梼杌連忙展翅急停,躲過了那十一支箭矢和尖刺。

    丁清越連連平射,為的就是拖住那梼杌不再落下。陳楓掙扎著撐起上半身,好讓身后的風之翼伸展開來,雖然一條腿已經骨折,但這并不妨礙風之翼的使用,畢竟空戰對雙腿的要求還未達到必不可少的程度。

    青風四起,風之翼連翻抖動,將陳楓托了起來,他一掌拍向自己胸口,咳出了兩口淤血,氣悶的感覺頓時減弱了不少,抬頭看了看那被一支支冰箭襲擾得四處躲閃的魔化梼杌,嘭的一聲,陳楓猶如火箭噴射一般在身后留下一串氣浪直沖而上。

    見陳楓在再次襲來,那梼杌也是兇殘果斷,毅然放棄了躲閃那冰箭的襲擊,面對陳楓直接硬剛了上去,血盆大口帶著尖刺獠牙迎頭咬下,就連那口吐火球的招式也都給省略了。

    吃一塹長一智,面對那梼杌如此舉動,陳楓頓時警覺了不少,風雷刃橫在胸前,并沒有著急先行動手,面對著越來越近的梼杌,陳楓此刻異常冷靜。果不其然,在他們立即就要撞在一起的時候,那梼杌渾身燃起大火,火焰包裹全身就像是一顆隕星。

    陳楓嘴角微微一翹,暗道一聲“等你好久了。”

    作為一頭火系boss,如果這東西不用自己的本能天賦,那豈不是太浪費了,而從頭到尾,這家伙除了吐了幾顆火球,再加上發怒變身的時候搞了一招流星雨之外,就再也沒有施展過其他火系技能,被梼杌抽了一尾巴,陳楓終于想清楚了這一點。

    直徑八米的巨大火球直沖而來,陳楓雙手一分,周身包裹的青風護罩頓時擴大了好幾倍,一股巨大的龍卷風沖天而起,將那火球直接給吞噬了進去。

    龍卷風之外,所有人呆立當場眼神呆滯,這場面,比起當初陳楓對抗鳴蛇皇的時候也不逞多讓,甚至更勝為之。龍卷中心,強力的狂風將那梼杌身上的火焰盡數吸走,那梼杌恐怕想都沒想到,自己憋了許久不曾透露的大招竟然這么容易就被化解了,一時間連張開的大嘴都忘記了合攏。

    陳楓單手一掌按在了梼杌鼻尖,將身體上抬了半米隨即雷光劍一劍刺下,扎入了魔化梼杌的眉心,緊接著雙手提劍加速上沖,他和梼杌一上一下交錯而過,一條血線從那梼杌的腦門眉心中央,一直劃到了梼杌的尾部。

    雖然魔化梼杌的獸身之上沒有鎧甲覆蓋,但那些濃密的毛發防御力卻也不低,雷光劍雖扎進了梼杌眉心,卻也只是刺入了十公分不到,堪堪劃破那梼杌的皮膚,并未傷及根本,倘若當時陳楓用的不是雷光劍,而是風雷刃,想必以當時的沖擊力,足以將這異獸boss給劈成兩半。2018

    可惜,有得必有失,為了破除那梼杌的火隕之身,陳楓不得不將所有的精神力都用在控制巨型龍卷上,兩者交錯的時候,已經沒有多余的精神去凝聚風刃了。

    火紅的鮮血灑滿天際,同樣也噴了陳楓一身,魔化梼杌一聲哀嚎重重的摔落在地,而那火焰龍卷則沖上了天空往四周噴散開來。半空中,陳楓渾身是血,虛空持劍而立,看上去就像個殺人狂魔一般恐怖,驚得眾人不由后退了一步。

    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人群之中,一個佝僂著身軀,一身臟兮兮的家伙抬起了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一雙陰冷的眼睛寒光一閃,在誰也沒有注意的時候,這人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這個家伙的身影出現在了那魔化梼杌摔落的巨坑旁。

    一根黑紅相間的法杖出現在此人手中,緊接著也不見那人念動咒語,更沒有結印,只是抬手朝著天上一揮,一根成人手臂粗細的猩紅雷電就從法杖頂端射了出去,目標直指陳楓。

    然而這還沒完,那人釋放了雷電之后,立刻換上了另一根法杖,而這根法杖一出現,還在百米之外的吳杰雙目一瞪,憤怒的咆哮道“混蛋,原來是你這個叛徒……”

    吳杰一開口,搗蛋小隊的眾人包括陳楓,就已經知道這家伙的身份了,熊立武。沒錯,這家伙的隱忍程度不得不讓人佩服,他竟然從一開始進入這失落之塔就一直潛伏在大部隊中了,直到這時候才突然爆發,若不是吳杰認出了這家伙的手里的法杖,恐怕到所有人都還處于呆滯疑惑的狀態。

    陳楓來不及多想那熊立武為什么會朝自己發動偷襲,因為那雷電已經沖到了自己跟前,陳楓連忙揮劍格擋,甚至連風元之力都沒有來得及施展,就被那雷電擊中了劍刃。這也是為什么熊立武一出現就使用速度最快的雷電攻擊的原因,雷電的速度,即便是陳楓也是拍馬不及的。

    那熊立武動作極快,拿出法杖后,雙手持杖朝著那正要站起的魔化梼杌腦門用力敲了下去,沒錯,是敲,這家伙表現得像個狂戰一樣,用那法杖頂端的人面骷髏蜘蛛一下就打中了梼杌的眉心,緊接著那法杖之中涌處一團黑色火焰,火焰并沒有灼燒那梼杌,而是在梼杌眉心打入了一個印記,然后,熊立武瞬間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轟……”

    一柄燃燒著橘黃色火焰的長劍刺在了梼杌腦門之上,緊接著一支冰箭帶著白色光球重重的擊打在了梼杌的鼻尖,隨后三顆白色流星從天而降轟在了熊立武之前站立的地方。

    吳杰、丁清越、王肖靈三人幾乎同時出手,目標不是那魔化梼杌,而是方才突然出手偷襲陳楓的熊立武,可熊立武早已預料,第一時間瞬移離開了。

    。
非常幸运怎么玩
黑龙江11选5计算 上市公司发行多少股 熊猫游戏平台官方 秒速赛车怎么才能赢 e球彩 徐州66麻将作弊器 网上棋牌40 安徽麻将不带风头游戏下载 29选7哪年发行 山西11选5 模拟炒股app推荐 三分pc蛋蛋 上海麻将app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 六台宝典免费资料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