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太平洋超級帝國 > 第二百二十九章漢華王國水師完勝!(上)

第二百二十九章漢華王國水師完勝!(上)

 熱門推薦:
    海上大閱開始了。

    隨著沉沉的螺號聲嗚嗚響起,一道鑼鳴。

    港口之中,雙方戰船開始升帆啟航。

    戰船上,各船水師十分麻利的按照各自方式升帆。

    “快快快!都快點!這次可是吾等與舊港宣慰司舉行聯合大閱,可不能丟了吾漢華王國的臉面,記住!之后演練,一切皆都按照章程辦事,平時怎么訓練的,就怎么來!別到時候一緊張就忘記了平時是怎么訓練的!”

    “是!”一眾水手一邊拉著繩索,一邊齊聲應答道。

    格納斯所率領的這五艏戰船都是船速最快的戰船,其原因不僅僅在于船身設計,還在于帆的設計。

    與大明等其他中式帆船一樣,漢華王國的戰船同樣也是用硬帆,不過漢華王國戰船也兼顧了西歐軟帆與橫帆的一些設計,所以航速自然就快。

    而且,漢華王國的戰船滑輪組數比大明多了許多,其配置也更加合理,以人力拉升帆,其省力程度相比大明而言,至少省力近一倍。

    這不,僅僅只是比升帆這一過程,漢華王國的戰船就占據了絕對優勢。

    看到這一幕,身為此次大閱的舊港水師戰將章恒有些急了,他不斷下令催促著各船船長,當他們務必加快速度升帆,絕不能給漢華王國比下去。

    至于岸上觀看之人,神態各異,有驚訝的,也有不屑的,更有不少目光閃爍的。

    但不得不說,漢華王國的五艏戰船升帆速度實在太快了,這才多久,格納斯便下令朝著港口外而去。

    旗艦上,格納斯坐在甲板之上,身后站著參謀人員,左右則站著不少手持令旗的傳令旗手。

    隨著他一聲令下,五艏戰船擁護著期間呈現正常航行陣型朝著外海而去。

    這種陣型一般是旗艦在中間,其余各艏戰船分別位于旗艦左前,右前,左后、右后,若是船數較多,那么在旗艦左右位置還會布置戰船以保護旗艦。

    總得來說,這種陣型就像是現代航母編隊,有護衛船,也有進攻戰船,更有后勤補給艦船。

    再說此時,當格納斯意氣風發率領著漢華王國五艏戰船啟航時,怒氣沖天的章恒大罵著麾下各將是蠢蛋,望著遠遠駛離港口的格納斯所率戰船,他感受著背后港口內似有嘲諷與不屑,他更加急躁了。

    居然在自己的地盤上被自己人看了笑話,這臉可算丟大了,但是章恒深知,這次聯合海上大閱,說是聯合,但其實暗地里也有與漢華王國水師一較高下的嫌疑。

    畢竟這港口之中停靠的數十艏戰船代表的可是舊港宣慰司,若是落后太遠,舊港宣慰司就真成了笑話,別人肯定會說舊港宣慰司早就是沒了牙齒的老虎,中看不中用了。

    “不行!絕對不能讓人看了笑話,去!傳令各船,半柱香之后,各船必須啟航離開港口,就算是劃船也必須離港,否則本將軍就上奏宣慰使斬了他腦袋!”說著,章恒立即回了船艙。

    也許是章恒的死命令起了作用,舊港宣慰司的戰船終于升帆啟航了。

    望著港口內停靠的戰船皆都離港,百姓們自然有些失落,但一想到接下來幾天還會有登錄演練與炮戰,他們就沒那般失落了。

    倒是那些商人與各國使者,他們可都是有著特權,因為他們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小港,這里密密麻麻的停靠著不少商船,很快,這些商人與使者也一起離開了,他們的目的地自然是離開舊港的那些戰船。

    對此,舊港宣慰司并未阻止,因為這早就是之前默認好的。

    舊港外海上,此海域離舊港至少有十里了。

    這一日海上還算平靜,盡管有風,但風并不是特別大,相反,還特別適合航行。

    一前一后,兩支船隊爭相前行著。

    前面的船隊自然是格納斯所率領的漢華王國水師戰船,而后面的則是章恒所率領的戰船。

    雙方差距不是一般大,兩者居然相隔了近兩里,雖然之前有時間差,但拿著千里鏡觀察的章恒卻依舊怒火直冒,因為他發現雙方船隊間距還在不斷拉開。

    “該死的!差距難道就真的這么大嘛!不行!總不能一直這樣比下去!下令各船,呈一字長蛇陣型,給本將全速追上去,務必要與對方同時趕到二十里開外海域,舉行各種演練!”

    “是!將軍!”隨著章恒一聲令下,舊港宣慰司船隊也是拼了老命,總算在格納斯放水之下,幾乎同時趕到了預訂演練海域。

    接下來便是雙方比拼轉向、掉頭,模擬海上遇到風暴以及搜救等內容演練了。

    為此,雙方可是下了一百二十個決心,一定要比拼個結果來。

    而不得不說,舊港宣慰司船隊在章恒指揮下,有那么一套,雖然比格納斯所率領的五艏戰船要慢一些,但也相差無幾了。

    尤其是在模擬海上遇到風暴時演練,顯然,舊港宣慰司船隊要稍勝一籌,即使格納斯也十分的佩服章恒指揮能力,而且舊港宣慰司水手應對風暴也更加熟練。

    遠處,許多艏商船正在遠遠觀望著,他們不敢靠的太近,但也沒有相隔很遠,畢竟他們可沒有千里鏡這種神器。

    不過,無論是商船上的商人還是各國使者,卻皆都屏氣凝神,一臉嚴肅,因為他們看得出,雙方戰船雖然有一定差距,但差距并不遠。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他們的戰船航速都比其他各國水師戰船要快,其戰術也看得眾人眼花繚亂。

    “好!不愧是舊港宣慰司與漢華王國的水師!真可是名不虛傳呀”

    “切!舊港還是差遠了!人家漢華王國的戰船應該除了大明,誰也比不了!”

    “不!或許漢華王國更強,即使是鄭和寶船也比不上……當然,吾說得是火力,別忘了,漢華王國的火銃可是!”

    “那是火炮!不是什么火銃!人家有一種小管子火器,那才是人家的火銃!”

    商人們都是消息靈通之輩,自然打聽清楚了這所謂火炮為何物,更知曉了漢華王國手中有著許多威力強大的火器。

    。
非常幸运怎么玩
河北20选5幸运之门 二分彩计划专家 免费推荐股票的网站 湖南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 体彩百变王牌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则中奖规则 股票融资费用 九游棋牌官方下载 三分pk10骗局 美职业棒球比分直播 全民捕鱼破解版 快乐10分 皇家炸金花aaa最新版下载 3d图谜字谜总汇 比分网即时比分5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