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太平洋超級帝國 > 第兩百一十章流民南下!

第兩百一十章流民南下!

 熱門推薦:
    馬尼拉港許府之中。

    一隊人馬撞開了沉沉的黃花梨木大門闖入了前廳之中,緊接著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這隊人馬立馬從兩個方向包圍了朝著中庭與后廳包圍過去,片刻之后,整座府邸都被甲胄齊全,威武雄壯的數百士卒給占據了。

    “踏踏!”

    “踏踏!”

    “都記住了!收繳獲的物品都封存好,必須都歸功!要是讓本都督發現有誰敢私藏!哼!就地處決!”

    大門口,隨著話音剛落,格納斯便率領著幾位參謀人員走入了這座府邸,他一路打量著這座府邸,卻是連連點頭,口中更是嘖嘖稱嘆“好家伙!這許家真他媽有錢,連大統制所居住的房子都沒這么好!”

    “都督吾等還是辦正事要緊!這房子其實也沒什么用,又帶不走!”

    “你們懂什么!據說這許家算了!跟你們說了也是白說!還是辦正事要緊!”格納斯白了身后的幾個參謀一眼,隨即大步走入了前廳之中。

    他打量了一下前廳四周墻壁,頓時就見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道“回稟都督!許家人一個不剩!全都抓住了!幸虧吾等來得及時,否則他們就全跑了!”

    “哦這一路許家的護衛都拼死抵抗,可沒想到這些家伙竟然不趁此時機逃走,居然都被甕中捉鱉了!走!跟我去見一見這位許總督!”

    格納斯在攻打港口之前,其實早就做好了各種準備,包括許家的勢力等等,都已經了如指掌了,自是知曉這位老太爺的傳奇經歷,說真的,格納斯都有些佩服這位在呂宋打拼了幾十年的傳奇人物,所以在知道這位老太爺也被俘虜之后,他就想見一見他。

    而就在馬尼拉港被攻陷之際,此時的許鵬舉正率領著十一艏艦船已然來到了文萊國。

    哦!不!準確的說是渤泥國!這渤泥國可是這東洋與西洋交通要道上最為重要的國家,也是一個古國,這東洋與西洋的具體分界線其實也是以這個古國為中線來劃分的。

    而且,這個古國與華夏有聯系可追溯到宋朝乃至是更久遠的朝代,就拿最近的明太宗年間太說吧,鄭和幾次下西洋都路過這個古國,而且這個古國也曾經由國王親自帶隊前往大明京師朝貢。

    可以說,渤泥國與大明有著十分密切的聯系。

    然而,隨著明朝不再大規模下西洋,這個古國也漸漸失去了背后的支持力量,如今只能臣屬于滿刺加國。

    當然,隨著天方教的傳播,渤泥國王室乃至是下層百姓都已經被天方教所“攻陷了”,尤其是這些年,越來越多的天方教勢力開始插手渤泥國事務,甚至開始醞釀建立獨立的蘇丹王國。

    而對于這些,許鵬舉自然知道,但他并未放在心上,他之所以率領殘支艦隊前往僅僅只是因為渤泥國實力太弱了,比之蘇祿國與呂宋國都要弱。

    雖然渤泥國掌控了大片領土,但其實其國王僅僅只是那些土邦的名義上首領而已,比之周朝初年的周天子都還不如,倒是有些像是初秋戰國時期周天子。

    船艙內,許鵬舉仍舊在生著悶氣,他一想起自己第一次栽跟頭就會勃然大怒,也因此許多伺候的下人都不敢進入船艙。

    “漢華王國!漢華王國!吾許鵬舉一定要!”

    “砰!”就當許鵬舉暗暗發誓時,忽然船艙的門卻被推開了,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跪在了地上,急切說道“不好了!不好了!少主!吾等后方發現了船隊!”

    “船隊?那又什么!你嚎鬼呀!不就是船隊嗎!沒看到過嗎!又不是敵人!”許鵬舉一聽報信之人之言,頓時就火了,他還以為是出了什么大事了,敢情只是發現了船隊

    “等會!你剛剛說什么!后方船隊?難道是從大明方向而來的!”許鵬舉突然想到了什么,臉色一變,立刻站了起來,將手中的茶杯往桌案上一砸,即刻道“還等什么!通知其他船,給我調轉船頭!搶了再說!”

    就當許鵬舉為之大怒時,此時海面上,離許鵬舉船隊五里開外,也有一支船隊浩浩蕩蕩的朝著更南方向航行著。

    這支船隊以打頭的五艏艦船最為引人注目,因為他們皆都掛著吳家與蘭芳旗幟,而且又是戰船,而其后則有著三十艏商船,都是福船船型。

    沒錯!這支船隊正是由王海濱所率領的北上大明艦隊,那些商船之上裝載的都是流民與大量物資,而商船本身也是租來的。

    領頭的旗艦上,王海濱回想著這一路北上到回返的經歷,他就一陣唏噓,這幾個月以來,他是提心吊膽,生怕出現什么變故。

    好在這一路都比較太平,并未出現什么海盜,而且他們打著吳家名號,并未有什么官軍來阻攔他們,如此他們沿著大明沿海一路向南,穿過小琉球島與大明之間的海峽之后,便繼續朝南到達了瓊州島,在那補充了少許物質之后,繼續向南航行著。

    可就是這一次停靠,讓原本船上的流民開始鬧起了情緒。

    究其原因,原來,隨著船隊越來越向南,氣溫也越來越熱,這些流民也并不是笨蛋,如果是江南地區海域,他們早就到了,而且天氣也不會這么熱。

    有些有見識的流民更是猜測,他們應該是到了西洋或者東洋。

    如此一來,這些流民們便開始找看守的護衛詢問起來,但那些護衛哪會將實情告知,如此這般,抵觸的情緒自然傳播開來了,許多人甚至開始計劃如何逃走了。

    但他們也明白,在這茫茫大海上,要想逃走幾乎不可能,所以他們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靠岸的機會。

    也因此,就是在瓊州島其中一港口靠岸時,卻是差點發生了流民大暴動,雖然被王海濱及時發現并鎮壓了下來,而且殺了好幾個領頭暴動的流民,但大部分流民的情緒依舊很紊亂,這不僅讓王海濱有些擔憂起來。

    畢竟這還只是第一批流民,在山東可還有著不少流民沒有運走,他還打算再過一個月就立即返回,繼續裝運了,可現在他覺得必須將流民情緒安撫好,否則下一批也會出現同樣的問題。

    。
非常幸运怎么玩
纽卡斯尔对曼城比分预测 贵州11选5开奖查询 足球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 gpk捕鱼大富翁技巧 天天爱麻将柳州版下 今天七星开彩结果 上海百搭麻将手机版下载 新人怎么做网络灰产 麻将技巧口诀 3d杀码图谜大全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11选5 千炮捕鱼电玩城 mp4 福州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澳洲幸运10开奖直 广东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