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太平洋超級帝國 > 第一百二十八章歷州港保衛戰(中)

第一百二十八章歷州港保衛戰(中)

 熱門推薦:
    面對如此危急,能不能保住港口,康希爾真的沒任何信心。

    而且此時他的這兩個期望,也注定不會實現了,因為此時此刻,不遠處的海面上,一艏兩千料的大福船上,其船艙之中,燈火通明,坐滿了人。

    這些人幾乎全都身著山文甲,刷著黑漆,尤其是坐于主位上方的中年男子,此人留著一把胡須,頭戴兜鰲,身披紅袍,手中還握著一柄苗刀。

    此人正是一身施濟孫麾下第一戰將陳邦憲。

    說起此人,就不得不提他以前身份,其實他曾經也是陳家子弟,但因數年之前被陳港生因一丑事而逐出了家族,后來,據說他投靠了施濟孫,最終慢慢的成為了其麾下第一戰將。

    而按照輩份來算,他甚至還是陳彪的堂哥輩,而且此人熟讀兵書,作戰勇猛,且極為狡猾,擅長水戰,乃是名副其實的一員悍將,智將。

    可惜此人三觀不正,為了心中的仇恨,他不惜以覆滅陳家摧毀新村為己任,也正是如此,他才會極力慫恿施濟孫乃至是滿者伯夷國國王找新村麻煩。

    不過之前因為各種原因,施濟孫并未對華人勢力下手,直到此時時機成熟,他這才聯合滿者伯夷國等數個小國開始了與舊港宣慰司,也就是施二姐的大戰。

    而作為施濟孫麾下的第一戰將,陳邦憲自然也被施濟孫委以重用,可陳邦憲一心只為了報仇,因而他便主動請纓,來了新村,率領著龐大艦隊準備摧毀新村,覆滅陳家,以解心頭之恨。

    但陳港生在新村經營多年,自然并非沒有防備,再加上在此之前已經有滿者伯夷國戰船襲擊過新村了,因而陳港生很早之前就做了部署,他不僅安排了退路,而且還將新村大部分普通人疏散逃進了深山叢林之中藏了起來。

    至于其麾下船隊與有限的護衛力量,他更是皆都交予了陳彪統領,讓他率領船隊離開了新村,以保全船隊與護衛力量。

    然而就當陳彪所率領的船隊離開港口后不久,便被陳邦憲給發現了,雙方一逃一追,隨著陳彪率領船隊逃往更南方,陳邦憲所率領的龐大艦隊在其后緊追不舍,即使追到了歷州縣附近海域,陳邦憲也未曾放棄。

    也是,他曾經發誓畢其一生也定要覆滅陳家,足以可見,此人不僅心里變態扭曲,甚至對陳家仇恨已經達到了極限。

    他或許已經走火入魔了!

    天色漸暗了。

    港灣內,除了巡邏的隊伍手持火把巡視外,其余各處山壁之上也點燃了不少火把。

    而海面上,雖然已經看不到敵方艦船了,但康希爾與陳彪二人卻依舊選擇了親自率領巡邏隊巡視。

    如今戰局已陷入了膠著之中,稍有不慎,戰局恐將被逆轉,到那時一旦港口被攻破,他們幾乎就只有死戰到底這一條路可走呢!

    因而,為了以防意外情況發生,就算兩人此刻都異常疲憊了,他們還是全身披甲,攜帶武器,領著一隊人馬巡視著海岸。

    一晃幾個時辰過去了。

    深夜時分,崗哨開始了相互交接,而遠在港灣邊緣一處制高點處,臨時搭建的一座燈塔之上。

    一名士卒正在往其中添加著柴火,而添加柴火的同時,這名士卒還用其中一根樹枝小心挑動著火堆,以令火堆燃燒的更旺。

    大火正熊熊燃燒著,可火堆所發出的火光卻依舊亮度不夠,無法照亮整個港灣,但勝在能給不大的港灣內帶來一絲光亮,這樣既給了眾人一份心理上安慰,也能夠依稀看到海面上有無船影。

    嗖!

    凌晨一過,黑夜之下,突然,昏暗的港灣內,一支冷箭瞬間飛射向港灣最遠處的一名哨兵。

    “噗哧!”

    一道沉悶的聲響頓時劃過空氣,可風聲卻在此時恰好完美的掩蓋了這一絲輕響。

    再瞧不遠處,那支冷箭瞬間射穿了哨兵喉嚨,令他根本沒來得及開口示警,便癱軟在了地上,年僅二十余歲的他,原本遵從著巫尊的淳淳教誨加入了軍隊之中,他想要效忠偉大的巫尊以此來報答他的恩情。

    因而,此時的他,即使感受著自己的生命在急速流逝,但他還是一手捂著脖頸,制止鮮血涌出,一手將手中的長矛奮力撥動了一下。

    最終,長矛被他盡其僅存之力艱難一撥,其重心總算改變了位置,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其長矛倒向了另外一方。

    “叮咚!”

    緊接著就聽到叮咚一聲,長矛倒在了另一側的石頭上,其金屬矛頭與石頭碰撞,頓時發出了尖銳清晰的金屬聲音。

    此刻,他不遠處就是另外一名哨兵,他希望能夠在他生命即將結束的那一刻,以這樣的方式給自己的同伴示警。

    然而盡管金屬與石頭的撞擊聲的確比較響亮,但甚為遺憾的是今日的風比較大,再加上又身處海邊,海浪拍擊海岸的聲音還是遮掩住了這一道清脆的撞擊聲。

    如此一來,不遠處的那一名哨兵并未察覺到這一絲聲響。

    但那名哨兵卻似乎隱隱感覺到了哪里不對勁,有些不安,他本能的朝著四周看了看,突然發現就在左側海灘上,出現了眾多黑影。

    “敵襲!敵襲!敵襲!”

    “噗哧!”

    哨兵奮力扯著喉嚨大喊著,可下一刻他就被一支箭矢射穿了胸口,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下一刻,海灘上即刻冒出了數百黑影,他們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全身未著盔甲,也未戴頭盔,除了隨身攜帶了一柄短刀以外,只有最前面的十多個人帶著弓箭。

    這數百人光著膀子,打著赤腳,全身也濕透了。

    很顯然,他們都是水鬼,之前之所以輕裝上陣,就是為了殺康希爾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如今看來,他們似乎是成功了,因為他們已經從海灘左側順利登陸,并干掉了兩個哨兵且還未被其他哨兵給發現。

    而且,他們已經穿過了最外圍的防線,進入到了港灣之內,眼看就要殺到港灣第二道防線了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安徽11选5限号规则 欢乐麻将下载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换钱 娱网棋牌大厅? 疯狂飞艇走势 加权股票指数 德甲集锦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 600030中信证 上证指数年线图 白城人的麻将游戏 青海11选5开奖全部结果查询 ra比分 竞彩足球推荐网 游戏打麻将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讲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