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当局者迷

第二百八十七章 当局者迷

 热门推荐:
    “只要兵不多,琦善的北路大军就能解泰州之围!”

    “正是。”

    “要是贼匪跟之前一样流窜呢?”李昌经想想又问道。

    韩秀峰摸着嘴角分析道“贼匪想要钱财,那一定会往苏州、杭州去;就算往北那也是冲扬州、清江浦奔京城去。泰州有什么,泰州只有盐,盐又不能当饭吃。”

    “这么说这城能守?”张光成看着二人问。

    “还是那句话,到底能不能守,尤其到底能不能守住,得搞清贼?#35828;攪四?#20799;,援兵到?#22235;?#20799;!”

    “我光顾着让我那个在扬州的堂弟打听江宁的消息,竟忘了让他打听援军的消息。”

    “现在打听还来得及。”

    “好,我让张四就在这儿上岸,让他赶紧去扬州。”

    ……

    韩秀峰?#20154;?#36319;张四交代完,等张四爬上岸,便指着徐老鬼的章程道“?#19968;?#20197;为徐老鬼有什么锦囊妙计,结果竟是让每甲出一个壮丁。”

    “免徭役?”张光成下意识问。

    “嗯。”韩秀峰点点头。

    “粮从哪儿来?”

    “除了劝绅捐输还能从哪儿来,”韩秀峰合上徐老鬼的章程,苦笑道“我说姓许的怎么敢接这差事,原来徐老鬼早想好让他带那几个?#26377;?#21270;调来的衙役去逼捐。而且贼匪很快会兵临扬州城下,这乡勇我们也编练不了几天,等进了城就吃城里的粮,换言之,他用不着筹多少粮饷。”

    “筹十来天的粮就够了。”张光成沉吟道。

    “?#21069;。?#25152;以这差事不难办。”韩秀峰想了想,接着道“二位,?#28909;?#25105;们要做两手准备,那这乡勇还是得当回事来编练。海安、曲塘和白米那边的士绅我去说,让正在操练的那三团乡勇移驻姜堰应该不难,当务之急是怎么募集徐老鬼?#35805;?#30340;那四百个。”

    “那就按徐老鬼说的办,让每甲出一个青壮!”

    “那得快,李兄,要不你待会儿就上岸,从这儿一路召集乡约、保正、甲长,把这事?#35805;?#19979;去,?#28526;?#21484;集士绅,跟他们好好说,让他们多多少少捐输点粮饷。”

    “你们呢?”

    “?#19968;?#28023;安跟方士枚交接,交接完就率乡勇去姜堰。”韩秀峰顿了顿,接着道“二少爷,你在姜堰上岸,先找个?#36855;?#33829;的地?#21073;?#28982;后召集士绅劝捐粮饷。现在捐清楚只要捐个顶戴,再捐输点钱粮就可以在乡勇营谋个差事。”

    张光成惊诧地问“韩老弟,你是说让那些士绅领兵?”

    “顾不上那么多了,大敌当前,只要他们愿意都可以领兵,既可以来乡勇当差,也可自个儿办团练,能拉一团青壮就是监正,能拉一营青壮就是营官。徐老鬼不是要劝捐?#20813;?#21527;,我?#21069;?#20182;劝!徐老鬼不是要乡勇青壮守城吗,别说四五百个,就算四五千个我也能帮他找?#21073; ?br/>
    “可这么一来会不会尾大不掉?韩老弟,你想想,要是那些个乡绅全摇身一变为官身,出门喊一嗓子就能召集几十乃至上百号青壮,衙门以后有什么事他们会听吗,他们还会?#30416;?#20204;这些做官的放在眼里吗?”

    “那是以后的事,就算有那么一天,又关我们什么事!”

    “李兄,韩老弟说得对,事有轻重?#26477;保?#29616;在是编练乡勇要紧,守城要紧。”

    “好吧,反正我已经被革了职,别说不一定能开复,就算能谋个开复也做不成泰州的官,”想到太平贼匪已经快打到扬州,李昌经又禁不住笑道“就算让做泰州的官,我也不会再做。”

    “那就这么说定了,船家,靠岸!”

    “韩老弟,光成,那我先带家人上岸,我们姜堰见。”

    “有劳李兄了,我们静候你的佳音。”

    ……

    目送走李昌经,韩秀峰扶着船篷看看西边,随即掀开帘子再次钻进船舱。

    没想到刚坐下,张光成便紧皱着眉头道“韩老弟,刚才李昌经在不太好说,这姓许的不大对劲。俗?#20843;得?#19981;与官斗,他?#23588;换?#20986;去跟我们斗,连死都不怕!”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你这一说我感觉他可能不只是一个小盐商,也不只是一个私盐贩子那么简单。”

    “?#36855;?#20182;勾结的是仪真?#21069;?#31169;枭,想打探他的底细不难,我跟张四交代过,张四一到扬州就跟我堂弟光生一起去打探。”

    “搞清楚最好,搞清楚我们心里至少有个底,不会再跟这次一样被他算计。”韩秀峰点点头。

    相比许乐?#28023;?#24352;光成更恨徐瀛,冷冷地说“就跟李昌经刚才说的那样,姓许的只是煽了个风、点了个火,真正可恶的是徐老鬼。你以为他真是为朝廷效死,其实他是在赌前程。不光把全家老小的性命赌上了,还拉着别?#35828;?#20840;家老小一起赌,说到底全是为了他自个儿!”

    “也是,他真要是个忠臣,身为扬州府清军总捕同知,怎么不召集泰州的绿营兵丁、衙役和青壮驰援扬州?他担心我见死不救,他自个儿又何尝不是!”

    “韩老弟,我们都能想到向荣和琦善的援军,他徐老鬼一样能想?#21073; ?br/>
    “真是当局者迷,他老奸巨猾,怎可能想不到贼匪要攻扬州,向荣和琦善要是晓得江宁已失陷定会驰援扬州,也在来扬州的?#39134;稀!?#38889;秀峰想着想着,不禁拍腿笑道“这个老狐狸,他既是在守城,也是在做给朝廷看的!”

    张光成喃喃地说?#20843;?#28982;凶险,但对他而言值得赌。”

    韩秀峰笑看着他问“我们是不是也跟着赌一把?”

    “我已经在赌台上了,不赌也得赌。”

    “这么说就剩我了,”韩秀峰权衡了一番,毅然道?#23736;?#20102;,跟他一块赌,不过不跟他那样孤注一掷。二少爷,城里城外你比我熟,你想想从哪儿比?#20808;?#26131;杀出城,城外一样得多留点乡勇接应。”

    ?#23736;?#23545;对,我们不能孤注一掷,贼匪真要是杀过来,城真要是守不住,就接上我爹他们杀出去!”张光?#19978;?#20102;想,又说道“韩老弟,就按你刚才说得办,乡勇也?#29467;?#32451;也罢,只要那些士绅愿意,愿编练多少就由他们编练多少,人多才好办事,人多我们才有胜算!”

    。
非常幸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