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韓四當官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當局者迷

第二百八十七章 當局者迷

 熱門推薦:
    “只要兵不多,琦善的北路大軍就能解泰州之圍!”

    “正是。”

    “要是賊匪跟之前一樣流竄呢?”李昌經想想又問道。

    韓秀峰摸著嘴角分析道“賊匪想要錢財,那一定會往蘇州、杭州去;就算往北那也是沖揚州、清江浦奔京城去。泰州有什么,泰州只有鹽,鹽又不能當飯吃。”

    “這么說這城能守?”張光成看著二人問。

    “還是那句話,到底能不能守,尤其到底能不能守住,得搞清賊匪到了哪兒,援兵到了哪兒!”

    “我光顧著讓我那個在揚州的堂弟打聽江寧的消息,竟忘了讓他打聽援軍的消息。”

    “現在打聽還來得及。”

    “好,我讓張四就在這兒上岸,讓他趕緊去揚州。”

    ……

    韓秀峰等他跟張四交代完,等張四爬上岸,便指著徐老鬼的章程道“我還以為徐老鬼有什么錦囊妙計,結果竟是讓每甲出一個壯丁。”

    “免徭役?”張光成下意識問。

    “嗯。”韓秀峰點點頭。

    “糧從哪兒來?”

    “除了勸紳捐輸還能從哪兒來,”韓秀峰合上徐老鬼的章程,苦笑道“我說姓許的怎么敢接這差事,原來徐老鬼早想好讓他帶那幾個從興化調來的衙役去逼捐。而且賊匪很快會兵臨揚州城下,這鄉勇我們也編練不了幾天,等進了城就吃城里的糧,換言之,他用不著籌多少糧餉。”

    “籌十來天的糧就夠了。”張光成沉吟道。

    “是啊,所以這差事不難辦。”韓秀峰想了想,接著道“二位,既然我們要做兩手準備,那這鄉勇還是得當回事來編練。海安、曲塘和白米那邊的士紳我去說,讓正在操練的那三團鄉勇移駐姜堰應該不難,當務之急是怎么募集徐老鬼交辦的那四百個。”

    “那就按徐老鬼說的辦,讓每甲出一個青壯!”

    “那得快,李兄,要不你待會兒就上岸,從這兒一路召集鄉約、保正、甲長,把這事交辦下去,順便召集士紳,跟他們好好說,讓他們多多少少捐輸點糧餉。”

    “你們呢?”

    “我回海安跟方士枚交接,交接完就率鄉勇去姜堰。”韓秀峰頓了頓,接著道“二少爺,你在姜堰上岸,先找個好扎營的地方,然后召集士紳勸捐糧餉。現在捐清楚只要捐個頂戴,再捐輸點錢糧就可以在鄉勇營謀個差事。”

    張光成驚詫地問“韓老弟,你是說讓那些士紳領兵?”

    “顧不上那么多了,大敵當前,只要他們愿意都可以領兵,既可以來鄉勇當差,也可自個兒辦團練,能拉一團青壯就是監正,能拉一營青壯就是營官。徐老鬼不是要勸捐濟餉嗎,我們幫他勸!徐老鬼不是要鄉勇青壯守城嗎,別說四五百個,就算四五千個我也能幫他找到!”

    “可這么一來會不會尾大不掉?韓老弟,你想想,要是那些個鄉紳全搖身一變為官身,出門喊一嗓子就能召集幾十乃至上百號青壯,衙門以后有什么事他們會聽嗎,他們還會把我們這些做官的放在眼里嗎?”

    “那是以后的事,就算有那么一天,又關我們什么事!”

    “李兄,韓老弟說得對,事有輕重緩急,現在是編練鄉勇要緊,守城要緊。”

    “好吧,反正我已經被革了職,別說不一定能開復,就算能謀個開復也做不成泰州的官,”想到太平賊匪已經快打到揚州,李昌經又禁不住笑道“就算讓做泰州的官,我也不會再做。”

    “那就這么說定了,船家,靠岸!”

    “韓老弟,光成,那我先帶家人上岸,我們姜堰見。”

    “有勞李兄了,我們靜候你的佳音。”

    ……

    目送走李昌經,韓秀峰扶著船篷看看西邊,隨即掀開簾子再次鉆進船艙。

    沒想到剛坐下,張光成便緊皺著眉頭道“韓老弟,剛才李昌經在不太好說,這姓許的不大對勁。俗話說民不與官斗,他居然豁出去跟我們斗,連死都不怕!”

    “其實我也覺得奇怪,你這一說我感覺他可能不只是一個小鹽商,也不只是一個私鹽販子那么簡單。”

    “好在他勾結的是儀真那幫私梟,想打探他的底細不難,我跟張四交代過,張四一到揚州就跟我堂弟光生一起去打探。”

    “搞清楚最好,搞清楚我們心里至少有個底,不會再跟這次一樣被他算計。”韓秀峰點點頭。

    相比許樂群,張光成更恨徐瀛,冷冷地說“就跟李昌經剛才說的那樣,姓許的只是煽了個風、點了個火,真正可惡的是徐老鬼。你以為他真是為朝廷效死,其實他是在賭前程。不光把全家老小的性命賭上了,還拉著別人的全家老小一起賭,說到底全是為了他自個兒!”

    “也是,他真要是個忠臣,身為揚州府清軍總捕同知,怎么不召集泰州的綠營兵丁、衙役和青壯馳援揚州?他擔心我見死不救,他自個兒又何嘗不是!”

    “韓老弟,我們都能想到向榮和琦善的援軍,他徐老鬼一樣能想到!”

    “真是當局者迷,他老奸巨猾,怎可能想不到賊匪要攻揚州,向榮和琦善要是曉得江寧已失陷定會馳援揚州,也在來揚州的路上。”韓秀峰想著想著,不禁拍腿笑道“這個老狐貍,他既是在守城,也是在做給朝廷看的!”

    張光成喃喃地說“雖然兇險,但對他而言值得賭。”

    韓秀峰笑看著他問“我們是不是也跟著賭一把?”

    “我已經在賭臺上了,不賭也得賭。”

    “這么說就剩我了,”韓秀峰權衡了一番,毅然道“賭了,跟他一塊賭,不過不跟他那樣孤注一擲。二少爺,城里城外你比我熟,你想想從哪兒比較容易殺出城,城外一樣得多留點鄉勇接應。”

    “對對對,我們不能孤注一擲,賊匪真要是殺過來,城真要是守不住,就接上我爹他們殺出去!”張光成想了想,又說道“韓老弟,就按你剛才說得辦,鄉勇也好團練也罷,只要那些士紳愿意,愿編練多少就由他們編練多少,人多才好辦事,人多我們才有勝算!”

    。
非常幸运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选一技巧 好运快三走势 河北麻将外挂 488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幸运排列3开奖结果走势图 奥运会排球比分规则 皇马欧冠首发 下载麻将游戏免费四人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nba比分直播360 海南4+1基本走势图 30选5开奖结果今天267 欣悦吉林麻将 分析股票涨跌 股票规则玩法 星悦福建麻将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