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四百零一章 有病

第四百零一章 有病

 热门推荐:
    炖,这是一种健康的烹调方?#21073;?#20998;两个路数。

    隔水炖和不隔水炖。

    无论哪一种炖法,都耗时颇长,远不如直接用火烤熟方便。

    不过这头蛊雕,从被马逸仙在东南亚捕获到如今,起码已经在神农架生存了百年岁月。

    至于它之前在东南亚生存了多久,那更是一笔糊涂账。

    别说是这种猛兽异种,就连母鸡要是有两年以上,肉都显老,烤着吃容易塞牙。

    所以炖,是最合适的烹饪方法。

    其中不隔水炖,就是清炖,先大火烧开,之后撇去浮沫转为温火,两三个小时即可。

    但这种炖法,对付老母鸡可以,对付这头百岁以上的蛊雕,估计是不够的。

    得用隔水炖才?#23567;?br/>
    这一晚上自从“林降天劫”之后,风平浪?#30149;?br/>
    次日天明,贺永年顺着昨晚蛊雕坠落的方向跑了趟来回,把蛊雕尸体带回来了。

    之前林朔说自己欠乐华母亲两具尸首,这就是其中一具。

    这是杀害乐华的元凶。

    而另外一具,受害人的尸体,此刻就在大龙潭里面,得让人下去找。

    所以山顶上的这支狩猎小队兵分两路。

    贺永昌、贺永年这两个贺家猎人,负责下水去摸学生的尸体。

    林朔则带着自己两个?#38477;埽?#25214;地方料理这头蛊雕。

    师徒三人顺着大龙潭的水系,往上游走了一段,挑了个地势平坦的河边,开始各忙各的。

    林朔昨晚打下来的这头?#38431;?#34506;雕,活的岁数比较长,个儿比九州异物载上记载的要大。

    本以为这东西比鸡差不多大,结果一入手发现居然有二十多斤,这比鹅都大不少了。

    自古以来,猎门中人在山里狩猎成功之后,就有把猎物吃掉的传统。

    除非猎物有毒,否则基本上都会落入肠?#28014;?br/>
    之前的几笔买卖,猎物尸首是客户付款的凭证,而且当时的情况也没法吃。

    千年?#25104;?#37027;笔买卖,未来的大媳妇受了重伤,得尽快到地面上。

    山阎王那笔买卖,山阎王跟未来二媳妇难分彼此。

    白首至尊那笔买卖,凝脂长得太像人。

    至于红沙漠上的黑皇后,那就是一只大虫子。

    相比而言,今天这头蛊雕算是最合适的,吃了问题不大。

    当然哪怕是二十多斤的蛊雕,这点肉也是不够林朔塞牙缝的,也就是尝个新鲜。

    这东西除了个儿大之外,长相跟普通的雕差不太多,没什么太出奇的地?#20581;?br/>
    也就是脑袋上长了个角,两寸来长,两枚?#31181;?#37027;么粗。

    把这个长角的脑袋先砍下来,这个不能作为食材,一是没多少肉,二是这个脑袋按猎门的老规矩,得带回去给苦主。

    就是这东西杀?#22235;?#20799;子,如今已然伏诛。

    去?#22235;?#34955;之后,这剩下的部分,就能交给厨子料理了。

    这儿的厨子,也就是周令时。

    不过这东西毕竟是蛊雕,林朔还是需要特别关照两句

    “这东西翅膀上的三十六枚飞羽极为锋利,你要小心一些,别直接上手。

    另外这些飞羽拔出来之后别扔,这是极好的飞刀材料,章进应该会?#19981;丁!?br/>
    关照完这两句话,林朔转身就进了林子。

    要隔水炖这头百年蛊雕,现有的容器都不够大,得另外制作。

    这不是跟小车牛肉一样的凉菜,箍个桶不顶事儿,得去找到陶土,做个陶罐出来。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为了吃花点儿时间,林朔还是愿意的。当然这点时间花下去也不是纯粹为了吃,他?#28526;?#20063;在等人。

    真正的陶土,在神农架里并不常见,林朔就算有闻风辨位,找起来也比较困难。

    不过这次也就是临时用用,一次性的产品,对陶?#26519;?#37327;要求不高。

    进入山林不久,林朔很快就在大龙潭边上找到了凑合能用的黏土,这就忙上了。

    把魏行山叫过来,把这些黏?#29454;说?#27700;边,水一?#21073;?#24072;徒二人这?#28034;?#22987;玩起?#22235;?#24052;。

    先用干湿适合的黏土做罐底,然后把泥巴搓成长条状,一圈一圈盘上去,直到陶罐大体成型。

    最后再用手里里外外抹平整一些,罐坯这就算做好了。

    不过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21073;?#36825;样的罐坯一个肯定不够,得多备几个,?#20048;?#28903;裂。

    那边周令时早就把蛊雕?#31383;?#24178;净处理好了,也过?#31383;?#24537;。

    林朔让他去砍柴,自己则跟魏行山两人在地上挖了大坑,用来烧制陶罐。

    反正这活儿林朔一开始觉得应该费不了多少时间,没想到最后弄下来整整花了一天。

    主要是魏行山这小?#29992;?#25163;毛脚的,第一批罐子烧出来好不容易有一个不裂的,还被这小子手一滑给摔了。

    忙到了天色将暗,陶罐总算是烧出来了,然后林朔又发现一个问题。

    隔水炖,陶罐装蛊雕是没错,可还得有一口锅装陶罐。

    这种炖法,其实后面是蒸。

    蒸比煮温度高,这才有肉质酥烂的效果。

    而这次带的锅不够大。

    整个陶罐放下去,陶罐的底,都直接能当锅盖了。

    那怎?#31383;?#21602;,继续做陶锅呗,?#28526;?#36824;得把锅盖给做好。

    当然锅盖简单一些,林朔箍个大桶一罩就完事儿了。

    这一来一去,师徒三人忙到深夜,蛊雕总算是下锅了。

    这顿饭不容易,更可气的是今天晚上还吃不着。

    周令时说了,以蛊雕的肉?#21097;?#36215;码得炖上八个小时。

    算下来,天亮了。

    不过这一天下来,狩猎队倒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那个失踪学生乐华的尸体,在临近午夜的时候,终于被贺永昌找到了。

    他被蛊雕藏在了大龙潭底的一个地洞里面,这个地洞旁边长满了水草,位置极为隐蔽。

    也就是贺永昌目力惊人,换成别人还真找不着。

    尸首被打捞上来,狩猎队的几个男人围着,一阵沉默。

    虽然早就知道这学生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不过真看到了尸体,人心都是肉长的,难免情绪低落。

    尤其是林朔,心里更不好受。

    这孩子不错,学习成绩好,对自己亲娘?#20013;?#39034;,?#19978;?#20102;。

    良久,贺永年叹了口气“品相还算完好,?#20197;?#25910;拾一下,不难看。”

    林朔点点头,沉声说道“收拾完了,你跟永昌连夜送过去。”

    “哎。”贺永昌赶紧应下来,“请总魁首放心,我们会妥善安置。”

    “如果仅仅是猛兽异种害人,那是天灾。”林朔沉声说道,“可如今神农架这档子事儿,明显是。

    只猎杀这头蛊雕,在苦主那边我们是能暂时交代了,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所以尸首交到苦主手里之后,永年留下帮着苦主操办白事,永昌你不要在那里久留。

    明天,你跟我一起上神农顶。”

    “属下遵命!”

    ……

    这天?#20272;錚?#23567;八依然在天上警戒。

    贺家两个猎人领了差事走了,两个?#38477;?#20063;睡了。

    林朔一个人守着夜,看着神农顶的方向怔怔出神。

    昨天晚上,他确实对马逸仙起了杀心。

    只要马逸仙敢露头,林降天劫必然落在他脑袋上。

    是生是死,那?#28034;此?#30340;能耐。

    这人身上肯定有秘密,说不定还知道一些地菩萨的事情。

    这关系到林朔母亲的下落,所以林朔一开始对他并没有起杀心。

    神农架目前这个情况,这人逃不开?#19978;擔?#31639;是死有余辜,但林朔当时可以暂且留他一命。

    等回头弄清楚了事情,再动手不迟。

    可马逸仙以九阳傀儡秘术,控制了云家九大护道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九大护道人之中,有林朔的外公。

    所?#38405;?#22312;昨晚实施斩首行动,那是最好不过的。

    ?#19978;?#26152;晚他没敢露头,那么今晚就更不会。

    这其实也正常,因为“林降天劫”在猎门中并不是秘密。

    林家猎人一入山?#30452;?#20026;王,这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马逸仙娶过云家人,极有可能知道这个情报。

    不敢在自己的射程之下冒然露面,也就顺理成章了。

    林朔原以为这趟自己没有带追爷,这马逸仙说不定会掉以轻心。

    现在看起来,这人还是很谨慎的,难怪可以活三百多岁。

    正?#20843;?#30528;这些事情,山间忽有风来,林朔颇感意外。

    这风里有两股人味儿。

    其中一股林朔还是能预料到的。

    这是苗姨娘,算算时间,她老人家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林?#26041;?#22825;有工夫做陶罐,其实也就是为?#35828;人?#22238;来。

    只有苗姨娘在,能帮着照顾两个?#38477;埽?#33258;己才能放开手脚去战斗。

    还有一股人味儿,林朔没想?#20581;?br/>
    这股人味儿中带的血腥味,是苗成?#39047;?#23567;子。

    手都断了,不在医院好?#20040;?#30528;,跑这来添什么乱?

    不一会儿,林?#39134;?#36793;人影一闪,苗雪萍和苗成云两人坐到了火堆边上。

    其中苗成云左手腕子上裹着厚厚的绷带,断腕伤口处血迹斑斑。

    看样子,手是没接上去。

    这人?#25104;?#33485;白,不过精神头?#22815;?#19981;错,看着眼前热气滚滚的陶锅,一脸?#26388;堋斑希?#36825;味道闻着像鸡汤啊。”

    “你不在医院接手,跑这来干什么?手真不想要了?”林朔问道。

    “嗐,不要了。”苗成云豪气干云地说道,?#25300;?#21487;是要另立苗家的一家始祖,来山林里买卖还没做完,这点轻伤就不能下火线,否则要被我后?#25429;?#23385;笑话。”

    林朔翻了翻白眼“说实话。”

    苗成云叹了口气?#25300;?#32852;系了我家老头子,这是他的意思,手不要了。”

    “你确定这是你亲爹?”林朔问道。

    “你不懂。”苗成云说道,?#25300;?#36825;左手不是切割伤,是被撕扯掉的,神经血管的损?#26388;?#24120;?#29616;兀?#23601;算能接活,以后左手功能?#19981;?#21463;?#25509;?#21709;。

    要是一般人,受点影响没关系,能凑合用也比断手强,可我不是一般人,我家老头子更不是。

    他说与其保全这只左手,不如舍弃不要,他给我弄个更好的。

    我一听有道理,于是就回来了。”

    “弄个更好的?”林朔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这你就别多问了,回头等?#26131;?#19978;你就明白了。”苗成云说道,?#25300;?#23478;老头子,这点能耐?#19968;?#26159;信得过的。林朔你别忘了,你的小老婆?#20381;迹?#36523;上有一小半是我家老头子做出来的。”

    林朔一听这话,不由得点了点头。

    目前?#20381;?#30340;生命?#36127;?#20840;靠她体内的山阎王、也就是林小?#35828;南?#22919;林小九维持。

    林小九是苗光启的生物科技成果,所以苗成云这话也不算错。

    不过这事儿,跟苗成云回来没直接联系。

    这小子的能耐,原本是跟贺永昌差不多,可贺永昌在平辈?#27515;?#19978;?#20973;?#25104;功,如今已经是贺家传承九寸六境。

    神农顶上的事儿,贺永昌作为一个强九境的高手,勉勉强强有资格参与了。

    苗成云原本就够呛,如今断了手元气大伤,那就更是个后腿了。

    这苗成云虽然有点好面子,但也就打打嘴炮,其实不是个逞能的人,这事按理说,他心里有数才对。

    不过林朔又看了看自己两个?#38477;埽南?#31639;了,一羊也赶两羊也放。

    后腿这种东西,林朔早就习惯了,这趟有姨娘在,问题不大。

    “对了林朔。”苗成云说道,?#25300;?#36825;趟回来,是有重要情报跟你说。”

    “有什么事你告诉姨娘就是了,何必亲自跑回来?”林朔问道。

    “这事情太复杂,我怕堂姑说不清楚,必须我亲自来说。”

    “那你说呗。”

    ?#25300;?#20043;前跟马逸?#19978;?#22788;了一阵子,瞧出来了,这马逸仙有病。”

    “哦?什么病?”

    “他说自己患了昏睡症,其实压根不是这么回事儿。”

    “那是什么?”

    “他得的,其实?#21069;?#23572;兹海默症。”

    ……

    jquxiren

    。
非常幸运怎么玩
云南快乐十分助手官网 北京麻将小游戏 幸运农场现场开奖 康复快线走路能赚钱吗 广西快3预测计划 体球即时比分网 原版澳门足球指数 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技巧 农用拖拉机赚钱吗 pk10 股票涨跌说明什么 黑红梅方最稳的压法 喜乐彩 平特13中13會員資料平特一肖 微信上的派派小游戏能赚钱吗 三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