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崛起1639 > 第三一五章 兵分兩路

第三一五章 兵分兩路

 熱門推薦:
    (謝謝好友純潔的小三!!的兩張月票~~)

    清軍營寨,也在討論著去留的問題,阿濟格、多鐸主張留下再戰,畢竟僅從兵力而言,清軍還是占有絕對優勢的,兄弟倆不服氣被蕩寇軍擊敗,發誓要報仇雪恨。

    但是支持豪格的人要求回沈陽,因為多爾袞權威下墜已是不爭的事實,對于這部分人來說,當務之急不是攻下北京,而是回沈陽奪權!

    先把大權握在手上,再南下雪恥亦不為遲。

    不過這話不能明講,只能以一些士氣受挫,糧草不足的原因作為理由。

    看著下面激烈的爭吵,多爾袞突然有一種疲累的感覺,數日來,因操心戰事,他睡不安寢,身體累,但更累的還是心,豪格打的算盤他怎么會猜不出來呢,擱在以往,這都不是事,可如今,他的權威確實受了很大影響,部分中立的,純粹忠于順治的將領官員已經不再偏幫他了。

    顯然,受戰敗的影響,是對多爾袞的能力生出了懷疑。

    爭吵從下午開始,一直進行到深夜,多爾袞煩的不行,他本來身體就不好,又被吵了大半天,只覺得頭疼欲裂,這時,帳外突有親兵喚道“攝政王爺,李自成跑路啦!”

    “什么?李自成跑了?進來說話!”

    多爾袞大驚。

    那親兵入帳,施禮道“從三更天開始,順軍就帶著輜重離開了釣魚臺大營,看方向,是往南邊去的!”

    “李自成居然跑路了?”

    帳內的文武群臣,均是滿臉的驚訝之色。

    洪承疇道“攝政王爺,闖逆走了,就剩咱們一家,是走是留,還請速作定奪。”

    阿濟格大咧咧道“闖逆走了是好事,總算可以安心的攻打北京了!”

    “哼!”

    豪格哼道“野戰都吃了敗仗,英王爺難道以為攻城就能打贏?再說咱們帶著那么多老百姓,糧草吃不了多久,還是盡快回去為好,要想入關,下次再找機會就是。”

    “豪格,虧你還是太宗的長子,想不到竟如此膽小!”

    “放你娘的屁,你阿濟格也只能欺侮欺侮朝鮮,碰上硬茬子,你能打得贏?”

    “閉嘴!”

    豪格與阿濟格居然撕破了臉當堂對罵,多爾袞忍無可忍,猛一拍桌子!

    帳內安靜下來。

    多爾袞嗅到了危險的味道,李自成逃走,并不意味著清軍就能定下心來攻打北京,連續的失利已經使得人心浮動,而且豪格有回沈陽奪權的需要,他也有回沈陽尋求圣母皇太后支持的需要啊,于是深吸了口氣道“我軍銳氣已失,實不宜再戰了,傳令,今夜全軍準備,明日退走!”

    眾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豪格現出了得色,阿濟格還想說什么,多鐸已扯了扯他。

    洪承疇問道“攝政王爺,是回山海關,還是走居庸關?”

    吳三桂頓時渾身一凜!

    他很想走山海關,可以擇機向多爾袞請求留下來,主要是清軍中在戰斗中,表現出的戰斗力不如想象中的那樣強,反倒是蕩寇軍強悍之極,目前蕩寇軍的問題僅在于兵力有限,沒法擴大戰果,可這并不難解決,畢竟蕩寇軍的地盤足夠大,也有充足的人口,可以陸續征召兵員。

    他擔心萬一蕩寇軍反攻到沈陽,滅了大清,自己會被清算。

    留在山海關,與李信接觸起來比較容易。

    同時,他的全家還在李信手里,李信殺了洪承疇全家,沒殺他全家,說明有和談的可能啊,如果李信委以他重用,充分保證他的利益,他愿意獻山海關給李信。

    多爾袞不經意的瞥了眼吳三桂,淡淡道“林丹汗之子額哲投了信賊,如本王所料不差,我軍退后,額哲必會重返察哈爾,截斷我軍由西協和中協南下的路線,今后若再想入關,只能走山海關,而山海關距北京六百余里,要想奔襲北京及河北并不容易,故居庸關不容有失。

    況且闖逆剛占了山西,人心不服,我軍可出居庸關趁勢取山西,有山西在手,退可保察哈爾,進可南下河洛,甚至于冬季渡黃河奔襲關中,當然,山海關也不可拱手讓與信賊!

    我軍可兵分兩路,肅親王豪格領正藍旗與恭順王孔有德暫駐山海關,本王親自取居庸關,襲取山西!”

    “什嘛?”

    豪格大吃一驚,臉面有怒容閃現。

    居然把自己留在了山海關,這是把自己踢出了權力中樞啊!

    “怎么?肅王爺不愿為我大清效命?”

    多爾袞陰側側問道。

    豪格渾身顫抖,拳頭都緊緊捏著,他明知道多爾袞是針對自己,怕自己回沈陽和他奪權,索性流放在外,可是這條命令無論從法理上,還是合理性上,都無從抗駁,畢竟多爾袞還是攝政王,有權命令他駐守山海關,如果他不同意,就是抗命不遵,多爾袞可以再次降罪于他。

    “臣……遵旨!”

    豪格忍著怒火應下。

    多爾袞的嘴角浮現出了一抹隱秘的笑容,冷眼掃向帳下眾人,他取不下北京,去取山西,最起碼功過相抵,把豪格留在外面,也可以割裂豪格與正黃旗及鑲黃旗之間的聯系,久而久之,豪格的影響力會被進一步削弱,到時候,隨便拿捏個借口都可以把豪格嚴辦。

    他倒要看看,有誰敢跳出來反對!

    眾人均是默不作聲,多爾袞暗暗點頭,這時,孔有德問道“攝政王爺,隨軍的十來萬老百姓如何安排?”

    多爾袞不假思索道“由你和肅親王帶回山海關。”

    “這……”

    孔有德遲疑道“攝政王爺,臣和肅王爺的兵力加起來不過兩萬,帶著十余萬老百姓,必然行軍艱難,而此去山海衛有六百里之遙,倘若信賊發兵來追,臣……臣可不保證能安抵山海衛啊!”

    “無妨!”

    多爾袞擺了擺手“他來追,就把老百姓給他,隨手再安排些細作探子混在里面!”

    “噢~~”

    孔有德現出了恍然大悟之色,連忙打千施禮“攝政王爺英明!”

    多爾袞笑著揮了揮手“大家都去忙碌罷,明日一早,撥營!”

    “喳!”

    文武群臣施禮告退。

    ……

    “總司令,李自成昨晚跑了,韃子也在撤退!”

    不得不說,寇白門能被列為秦淮河畔六大花魅之一,不僅是貌美如花,也確有過人之處,服侍男人的技藝既嫻熟,又有分寸,偏生還是冰清玉潔的身子,讓李信有種新婚燕爾的感覺,昨晚一整夜,又與寇白門共渡了一個美妙的良宵,天剛蒙蒙亮,還沒起床,外面就有一名女兵喚道。

    “哦?跑了?我馬上過去!”

    李信猛坐了起來。

    “李公子,妾服侍你穿衣!”

    寇白門也睡意全無,趕緊服侍李信穿衣洗漱,不片刻,李信洗漱一新,匆匆向外走,路過廚房的時候,柳如是正站在門口,喚道“李公子,吃了早飯再去吧。”

    “來不及了!”

    李信就要與柳如是擦肩而過,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廚房一手一個,抄起兩個饅頭就走。

    “這人……”

    柳如是跺了跺腳,也抓起一個饅頭,跟在了李信身后。

    出了府,李信騎馬,就如現代的上班族,邊騎邊吃,柳如是則是在車里細嚼慢咽,當啃完饅頭,來到德勝門城頭的時候,就看到清軍已經撥營了,分為兩支,一支向西,隊伍齊整,另一支向東,隊形散亂,以正藍旗的服色為主,明顯帶著大批老百姓。

    眾將先一步到了城頭,張全道“總司令,多爾袞親率主力,理應往居庸關奔去,另一支由豪格率領,應是去山海關方向,我軍要不要追擊?”

    李信眉心緊緊擰了起來,沉吟半晌,才道“多爾袞出居庸關,多半是奔著察哈爾去的,并有攻打山西之意,他這一支乃是精銳,而我們兵力薄弱,北京城里的那位主還在,我若是以主力追擊,就怕那位會搞些事情出來,罷了,罷了,就讓多爾袞去罷。”

    。
非常幸运怎么玩
福建11选五走势图500 福建36选7体育彩票走势图 pc蛋蛋用户名 金融公司是靠什么赚钱 福彩3d和值尾30期走势图 斯诺克比分网直播 捕鱼游戏平台官方下载 天津麻将手机版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中 加拿大快乐8数据 极速赛车pk 老快3杀号定旦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杭州麻将群谁有 龙王捕鱼视频jdb 金牛国际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