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崛起1639 > 第三一五章 兵分两路

第三一五章 兵分两路

 热门推荐:
    (谢谢好友纯洁的小三!!的两张月票~~)

    清军营寨,也在讨论着去留的问题,阿济格、多铎主张留下再?#21073;?#27605;竟仅从兵力而言,清军还是?#21152;?#32477;对优势的,兄弟俩不服气被?#32431;?#20891;击败,发誓要报仇雪恨。

    但是支持豪格的人要求回沈阳,因为多尔衮权威下坠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当务之急不是攻下北京,而是回沈阳?#23835;ǎ?br/>
    先把大权握在手上,再南下雪耻亦不为迟。

    ?#36824;?#36825;话不能明讲,只能以一些?#31185;?#21463;挫,粮草不足的原因作为理由。

    看着下面激烈的争吵,多尔衮突然有一种疲累的感觉,数日来,因操心战事,他睡不安寝,身体累,但更累的还是心,豪格打的算盘他怎么会猜不出来呢,搁在以往,这都不是事,可如今,他的权威确实受了很大影响,部分中立的,纯粹忠于?#25345;?#30340;将领官员已经不再偏帮他了。

    显然,受战败的影响,是对多尔衮的能力生出了怀疑。

    争吵从下午开始,一直进行到深夜,多尔衮烦的不行,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又被吵了大半天,只觉?#29467;?#30140;欲裂,这时,帐外突有亲兵唤道“摄政王爷,李自成跑路啦!”

    “什么?李自成跑了?进来说话!”

    多尔衮大惊。

    那亲兵入帐,施礼道“从三更天开始,顺军就带着辎重离开?#35828;?#40060;台大营,看方向,是往南边去的!”

    “李自成居然跑路了?”

    ?#35475;?#30340;文武群臣,均是满脸的惊讶之色。

    洪承畴道“摄政王爷,闯逆走了,就剩咱们一家,是走是留,还请速作定夺。”

    阿济格大咧咧道“闯逆走了是好事,总算可以安心的攻打北京了!”

    “哼!”

    豪格哼道“野战都吃了败仗,英王爷难道以为攻城就能打赢?再说咱们带着那么多老百姓,粮草吃不了多久,还是尽快回去为好,要想入关,下次再?#19968;?#20250;就是。”

    “豪格,亏你还是太宗的长子,想不到竟如?#35828;?#23567;!”

    “放你娘的屁,你阿济格也只能欺侮欺侮朝?#21097;?#30896;上硬茬子,你能打得赢?”

    “闭嘴!”

    豪格与阿济格居然撕破了脸当堂?#26376;睿?#22810;尔衮忍无可忍,猛一拍桌子!

    ?#35475;?#23433;静下来。

    多尔衮嗅到了危险的味道,李自成逃走,并不意味着清军就能定下心来攻打北京,连续的失利已经使得人心浮动,而且豪格?#35874;?#27784;阳?#23835;?#30340;需要,他也?#35874;?#27784;阳寻求圣母皇太后支持的需要啊,于是深吸了口气道“我军锐气已失,实不宜再战了,传令,今夜全军?#24613;福?#26126;日退走!”

    众将你?#32431;次遥?#25105;?#32431;?#20320;,豪格现出?#35828;?#33394;,阿济格还想说什么,多铎已?#35835;顺?#20182;。

    洪承畴问道“摄政王爷,是回山海关,还是走居庸关?”

    吴三桂顿?#34987;?#36523;一凛!

    他很想走山海关,可以择机向多尔衮请求留下来,主要是清军中在战?#20998;校?#34920;现出的战斗力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强,反倒是?#32431;?#20891;强?#20998;?#26497;,目前?#32431;?#20891;的问题仅在于兵力有限,没法扩大战果,可这并不难解决,毕竟?#32431;?#20891;的地盘足够大,也有充足的人口,可?#26376;?#32493;征召兵员。

    他担心万一?#32431;?#20891;反攻到沈阳,灭了大清,自己会被清算。

    留在山海关,与李信接触起来比?#20808;?#26131;。

    同时,他的全?#19968;?#22312;李信手里,李信杀了洪承畴全家,没杀他全家,说明有和谈?#30446;?#33021;啊,如果李信委以他重用,充分保证他的利益,他愿意献山海关给李信。

    多尔衮不经意的瞥了眼吴三桂,淡淡道“林丹汗之子额哲?#35835;?#20449;贼,如本王所料不差,我军?#25749;螅?#39069;哲必会重返察哈尔,截断我军由西协和中协南下的路线,今后若再想入关,只能走山海关,而山海关距北京六百余里,要想奔袭北京及河北并不容易,故居庸关不容有失。

    况且闯逆刚占了山西,人心不服,我军可出居庸关趁势取山西,有山西在手,退可保察哈尔,进可南下河洛,甚至于冬季渡黄河奔袭关中,当然,山海关也不可拱手让与信贼!

    我军可兵分两路,肃亲王豪格领正蓝旗与恭顺王孔有德暂驻山海关,本王亲自取居庸关,袭取山西!”

    “?#29468;錚俊?br/>
    豪格大吃一惊,脸面有怒容闪现。

    居然把自己留在了山海关,这?#21069;?#33258;己踢出了权力中枢啊!

    “怎么?肃王爷不愿为我大清效命?”

    多尔衮阴侧侧问道。

    豪格浑身颤抖,拳头都紧紧捏着,他明知道多尔衮是针对自?#28023;?#24597;自己回沈阳和他?#23835;ǎ?#32034;性流放在外,可是这条命令无论从法理上,还是合理性上,都无从抗?#25285;?#27605;竟多尔衮还是摄政王,有权命令他驻守山海关,如果他不同意,就是抗命不遵,多尔衮可以再次降罪于他。

    “臣……遵旨!”

    豪格忍着怒火应下。

    多尔衮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隐秘的笑容,冷眼扫向帐下众人,他取不下北京,去取山西,最起码功过相抵,把豪格留在外面,也可以割裂豪格与正?#30772;?#21450;镶?#30772;?#20043;间的联?#25285;?#20037;而久之,豪格的影响力会被进一?#36739;?#24369;,到时候,随便拿捏个借口都可以把豪格严办。

    他倒要?#32431;矗?#26377;谁敢跳出来反对!

    众人均是默不作声,多尔衮暗暗点头,这时,孔有德问道“摄政王爷,随军的十来万老百姓如何安排?”

    多尔衮不假思索道“由你?#36864;?#20146;王带回山海关。”

    “这……”

    孔有德迟疑道“摄政王爷,臣?#36864;?#29579;爷的兵力加起来?#36824;?#20004;万,带着十余万老百姓,必然行军艰难,而此去山海卫有六百里之遥,?#28909;?#20449;贼发兵来追,臣……臣可不保证能安抵山海卫啊!”

    “无妨!”

    多尔衮摆了摆手“他来追,就把老百姓给他,随手再安排些细作探子混在里面!”

    “噢~~”

    孔有德现出了恍然大悟之色,连忙打千施礼“摄政王爷英明!”

    多尔衮笑着挥了挥手“大家都去忙碌罢,明日一早,拨营!”

    “喳!”

    文武群臣施礼告退。

    ……

    “总司令,李自成昨晚跑了,鞑子也在撤退!”

    不得不说,寇白门能被列为秦淮?#20248;?#20845;大花魅之一,不仅是貌美如花,也确有过人之处,服侍男?#35828;募家占?#23092;熟,又有分寸,偏生还是冰清玉洁的身子,让李信有种新婚燕尔的感觉,昨晚一整夜,又与寇白门共渡了一个美妙的良宵,天刚蒙?#38378;粒?#36824;没起床,外面就有一名女兵唤道。

    “哦?跑了?我马上过去!”

    李信猛坐了起来。

    “李公子,妾服侍你穿衣!”

    寇白门也睡意全无,赶紧服侍李信穿衣洗漱,不片刻,李信洗漱一新,匆匆向外走,路过厨房的时候,柳如是正站在门口,唤道“李公子,吃了早饭再去吧。”

    “来不及了!”

    李信就要与柳如是?#33391;?#32780;过,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回厨房一手一个,抄起两个馒头就走。

    “这人……”

    柳如是跺了跺脚,也抓起一个馒头,跟在了李信身后。

    出了府,李信骑马,就如现代的上班族,边骑边吃,柳如是则是在?#36947;?#32454;嚼慢?#21097;?#24403;啃完馒头,来到德胜门城头的时候,就看到清军已经拨营了,分为两支,一支向西,?#28216;?#40784;整,另一支向东,?#26377;?#25955;?#36965;?#20197;正蓝旗的服色为主,明显带着大批老百姓。

    众将先一步到了城头,张全道“总司令,多尔衮亲率主力,理应往居庸关奔去,另一支由豪格率领,应是去山海关方向,我军要不要追击?”

    李信眉心紧紧拧了起来,?#28872;?#21322;?#21361;?#25165;道“多尔衮出居庸关,多半是奔着察哈尔去的,并有攻打山西之意,他这一支乃是精锐,而我们兵力薄弱,北京城里的那位主还在,我若是以主力追击,就怕那位会搞些事情出来,罢了,罢了,就让多尔衮去罢。”

    。
非常幸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