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吞海 >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二章 谁与谁讲道理?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十二章 谁与谁讲道理?

 热门推荐:
    回到乌盘城时,已至午晌。

    暴雨未歇,锣鼓巷中堆积的雨水化作溪流顺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一路流淌,直至看不见的路的尽头。

    撑着伞与吕观?#35762;?#32937;而行的魏来一眼便看见吕府的屋檐下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他们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其中不乏有人坐在或蹲在地上。唯有一位身材壮硕,两鬓生着些许白发的中年男人,腰身笔挺的站在那处,目光朝着屋檐外的雨帘急切的观望。

    待到他瞥见魏来与吕观山二人,那男人的眼前一亮,一只脚便麻利的朝着身旁蹲着的同样壮硕的少年狠狠的踢了过去。少年如梦初醒的站起身子,对上的却是男人狠厉的目光,身?#30446;?#26791;的少年顿时如落汤的鸭子一般,耷拉下了脑袋。

    而这时,吕观山与魏来?#27815;?#21040;了府门口,魏来沉默不语,只是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吕观山则收起了雨伞,朝着那男人拱手问道“孙馆主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啊?”

    中年男人没有应话,而是转头看了身旁那些匆忙起身的弟子们一眼,嘴里厉声言道“还不给吕知县和魏小哥跪下?”

    这话出口,以他身旁那壮硕少年为首的一群人赶忙跪倒在地,齐声言道“谢过吕知县、魏兄救命之恩!”

    此音落下,那群武馆学徒模样的众人便站起了身子,而那壮硕的少年似乎同样也打算如此,可是他的一只脚?#35762;?#25745;起,耳畔便又想起了那中年男人的声音“谁让你起来的?”

    少年一愣,脸色顿时涨?#29467;?#32418;,却不敢忤逆男人之言,只能是一脸愤恨的再次跪下。

    魏来认得他们,那壮硕的少年便是昨日险些将他至于险地的孙大仁,而一旁的中年男人,则是贯云武馆的馆主,孙大仁的父亲——孙伯进,至于身后的众人自然便是这贯云武馆的学徒了。

    “孙馆主这是何意?有什么事还是请少公子起来再说?#20254;!?#21525;观山说着身子上前一?#21073;?#20280;?#30452;?#35201;搀扶起跪拜在地的孙大仁。

    但孙大仁显然有所忌惮,并未有在第一时间站起身子,而是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哼,?#28909;?#30693;县大人发话了,那你?#25512;鵠窗伞!?#23385;伯进冷哼一声,如此言道。

    听闻此言的孙大仁这才喏喏的站起身子,但却依然低着脑袋,不敢多言半句。

    孙伯进转头看向吕观?#21073;?#20182;的面色在那时一正,脸上的神情顿时肃穆了起来,正当魏来奇怪对方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扑通!

    只听一声轻响,那年过半百的壮硕男人竟然就这样双膝着地的朝着魏来跪了下来。

    “爹!”

    “师父!”莫说魏来与吕观?#21073;?#23601;是与之同行而来的孙大仁以及诸多学徒们都未有料到孙伯进此举,皆在那时发出一声惊呼。

    但此刻的孙伯进对于诸人的反应却是视而不见,他朗声言道“孙伯进谢过二位昨日大恩。”

    说罢这话,他根本不给魏来与吕观山半点反应的时间,便低下身子连磕三个响头。每一下都用力极大,好似要将吕府门前的地面砸穿一般。

    有道是知子莫如夫,自家儿子对于吕砚儿的那点小心思孙伯进看得是清清楚楚,昨日他便是怕自己这儿子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便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可谁曾料想,孙大仁没有去对赵天偃动手,反倒狠狠的扔了那苍羽卫首领罗相武一块石头。

    这事,就是三岁的小孩也知道,是要杀头的事情,那时的孙伯进?#26188;?#20129;魂大冒,乱了手脚,幸好魏来主动承认了罪行,虽然不知他们是如何让那位大人物改了主意,但孙伯进却明白,此事若是落到孙大仁的?#39134;希?#37027;他估摸着就得来一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惨剧了。

    吕观山见孙伯进?#21254;?#22914;此,劝解了几句之后,便索性收了声。

    直到孙伯进行完了他要行的大礼,吕观?#35762;旁?#27425;伸手,将这男人从地上扶起。

    “孙兄不必?#25512;?#36825;都是吕某人该做的事情,世侄年幼,?#34892;?#23569;年意气也是好事,只是以后还得好生管教,分清楚时候才是最重要的。”

    孙伯进面有愧色,他长叹一口气,颇?#34892;?#30171;心疾首的言道“唉!都怪我平日里纵容他惯了,若是昨日魏世侄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孙某人必将这孽子乱刀砍死,让他去九泉之下为世侄赔罪!”

    吕观山连连摆手,言道“好了,孙兄也消消气,阿来也?#30007;?#36530;过一劫,你也不必过多苛责世侄,今日听闻城南的堤坝有了?#25169;穡?#25105;这还要寻人去修筑堤坝,就不奉陪孙兄,他日得了闲暇,必定亲自上门叨扰。”

    吕观山这话说得虽是?#25512;?#20294;却也俨然下了逐客令。

    孙伯进见状赶忙上前拉住了吕观?#21073;?#24613;道“吕兄莫急,我这便带着我这些不中用的弟子去那堤坝处修筑大坝,我这些徒儿别的不敢说,但这体力活,一个顶十个寻常农夫都不成问题,今日此事便包在我孙某人的身上了!”

    孙伯进能在乌盘城站稳脚跟,靠的便是一身蛮力,市井之中早有传言,说这孙馆主已破开了第二道神门,是实打实的灵台境的高手,手下的弟子中的佼佼者也触摸到第一道神门,这样的武夫干起力气活来,以一顶十,倒也并?#20999;?#35328;。

    吕观山一只手抬到了自己的身前,沉吟了一会,这才点了点头言道“那就?#22836;?#23385;?#33267;恕!?br/>
    孙伯进顿时面露喜色,在那时连连摆手言道“应该的,能帮?#19979;?#20804;,是我贯云武馆的福分,我这就带着弟子与我这孽子前去……”说道这处,孙伯进又顿了顿,像是忽的想起了什么,他一拍脑门又言道“你看我这脑子,我听闻魏世侄近来也在修行武道,我虽学艺不精,但胜在浸淫此道多年,若是世侄不弃,明日起便可来我武馆,我必尽我所学好生教导。”

    这个提议让吕观山都不免一愣,但很快他便笑着点了点头言道“那便依孙兄所言。”

    得到这个回答的孙伯进脸上的笑意更甚,他连连点头,这才领着诸多弟子冒着大雨朝着城南大堤所在的方向跑去。

    ……

    吕府门口的二人侧头看着那群在大雨中离去的身影,一老一少沉默了一会。

    然后吕观山出言问道“你觉得他如何?”

    魏来眨了眨眼睛,说道“知恩?#24613;ǎ?#24456;不错。”

    吕观山转头看向魏来,目光柔和,语气温软“教你一个道理?#20254;!?br/>
    “这世间有很多人,他们会?#38405;?#35828;很多话,但说得再多、再好,都比不上他为你做上哪怕一件小事。看这个世界,用的得是你的眼睛,而不是耳朵。”

    “孙伯进是个武夫,但能在乌盘城站稳脚跟,光靠一身蛮力可不行,还得有脑子。”

    “他若是真的如他说得那般愧疚万分,昨日那番情形下,他早就?#29467;?#36523;而出,大义灭亲了。”

    “他没?#20982;觶山?#26085;却又做了,为什么?”

    魏来又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吕观?#21073;?#21364;并不答他此问。

    吕观山面带笑意,再言道“有道是窥一斑而知全豹,小到乌盘城,大到大燕朝,都是如此,风平浪静、笑面盈盈的背后藏着的是利弊权衡、尔虞我诈。”

    “朝廷要派督办查我的事情早就在乌盘城传开,从昭星正神到?#35328;?#27491;神,朝廷想要扶持乌盘龙王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当年你爹落得什么下场,今日我便有可能落到什么下场。砚儿才十六岁,便排到宁州龙虎榜的七百九十六位,这般年纪便能挤入龙虎榜前一千位,比起赵天偃也不遑多让,赵共白看重砚儿的天?#24120;?#20063;知道再大的乱子闹到最后也只是大燕的家事,没人敢将这事牵扯到无涯书院。所以这门亲事他赵共白才敢提起。”

    “可除开了砚儿,我吕观山这个知县?#40723;?#24403;多久,却已经?#21069;?#22312;了明面上的事情。我走了,新的知县总归得上任,与我走得太近,?#21525;?#30340;知县便免不了打压、敌视。他们当然也就不?#20197;?#19982;我亲近。”

    “可昨日却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大名鼎鼎的苍羽卫放了你这傻子。为什么?”

    吕观山顿了顿,又言道“因为你的名字叫魏来。”

    “你爹是魏守,是我吕观山的师弟,也是这宁州州牧大?#35828;?#24180;的得意门生。苍羽卫不敢得罪你,那便说明州牧大人?#40723;?#30528;这份旧情,要保你。你看,徒孙?#28909;?#35201;保,我这个徒儿想来也不会放任不管。那区区?#29238;?#33485;羽卫便不见得能?#39759;?#24471;了我了,况且?#19968;?#24212;?#39034;?#24311;,五月十四之后便会修缮龙王庙。”

    “这样一来,我这个知县似乎又能当下去了,那当然他们就得好好抓住这机会,再与我走动走动。这叫什么?识时务。”

    吕观山结束了自己洋洋洒洒的长篇大论,然后挑眉看向魏来,眸中泛起阵阵笑意,似乎在询问魏来听懂了没?#23567;?br/>
    但魏来却只是一个劲的眨着眼睛,像是很努力的在消化吕观山的话,却不得其法一般。

    吕观山伸出了手,摸了摸魏来的脑袋“小小的乌盘城便如此盘根错节,各有算计,那大道朝堂,各位藩王,各方宗门,乃至皇子大臣之间的博弈便愈发的复杂。”

    “你看不透乌盘城,便看不透大燕朝,留在这里,就要卷入其?#23567;!?br/>
    “听我的话,随曹老去天罡山吧,有那份恩情尚在,我相信他会待你不错的。”

    所谓图穷匕见,到了这时魏来才明白过来,吕观山讲了这么多,原来是为那位曹老头当说客来了。

    明白了这一点的魏来既不恼怒,也不烦躁。

    他只是转身仰头看向吕观?#21073;?#33080;上荡出了一抹笑意“那我也?#27748;?#29239;一个道理?#20254;!?br/>
    吕观山一愣,问道“什么道理?”

    “讲道理前,得先听人将话说完。”

    “何解?”

    “知恩?#24613;ǎ?#25105;说的是孙大仁。”

    说着,魏来伸出了手,将一样事物塞到了吕观山的手?#23567;?br/>
    吕观山打开一看,方见那是一张被折叠好了百两银票,魏来的身上显然不会这样一笔巨快……

    想来是?#35762;?#23385;大仁?#20302;等?#32473;他的东西……
非常幸运怎么玩
三分pk10冠军稳赚技巧 明仕亚洲 官网 天刀如何跑商赚钱快 网球比分为什么是15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 山东十一选五 竞彩足球开奖结果 腾讯时时彩官方网站 免费的麻将赢红包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 七星彩单双头尾规律 云南快乐10分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图 北京麻将app能作弊吗 精准和单双中特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