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繡華 > 第七百二十六章玉

第七百二十六章玉

 熱門推薦:
    程可佳對玉家的人客氣有禮節,同樣也讓玉家人感覺到她們之間的距離感。

    玉家人覺得程可佳不好相處,她們覺得成氏是非常的好相處,她們紛紛轉頭跟成氏去說話。

    程可佳卻暗自松了一口氣,她實在不愿意再去應付玉家的人,程可佳總有一種感覺,此后她和玉家人大約會少有見面機會。

    顧四夫人否認的事情,顧五夫人自然是跟著否認,她原本一直冷臉瞧著玉家人,如今聽顧四夫人的話后,她對玉家人的態度也好了幾分。

    顧五夫人笑著跟玉家人說“你們玉家的花骨朵女子,想來將來都會嫁進好人家。”

    玉家人面面相覷起來,她們的心里面還是希望相看能夠進行下去,然而顧家男人沒有任何的表示,而顧四夫人妯娌是完全否認相看的事實。

    顧家的人已經定下宴席,只是玉家人來得有些多了一些,這又臨時加不了菜,顧家便遲遲未派人送餐過來。

    玉家的男人們在房間里瞧見到顧佑則兄弟三人后,他們是做出了幾番努力,總是嘗試著鼓勵顧家主動讓顧佑屹出去見一見玉家的女子。

    顧四老爺先是回避不答,顧五老爺則轉頭問顧佑屹有什么想法,顧佑屹直接表示,他一個大男人實在不方便和小女子們在外面相見,對小女子們的名聲不好,此事就這般的免了吧。

    顧五老爺瞧著玉家男人們笑著說“我家小兒說得對,玉家小姐們心高,我認為是好事。”

    玉家的男人們互相看了看,大家坐在一處,漸漸都能夠感覺到房中的尷尬氣氛。

    男人們都聽到外面的動靜,玉家的男人們也不太好意思繼續閑坐下去,他們選擇起身離開,顧佑則兄弟出面送了客人。

    玉家男人們出房間,在院子里的玉家的女人們面上都有著驚訝神情,她們來的時候,已經聽男人們說過,顧家已經訂好了宴席。

    只是男人們已經如此行事,她們只能匆匆跟顧四夫人妯娌和程可佳妯娌告辭。

    客人們走后,顧家人派人知會送餐上來,一家人用了午餐,很自然的又打包一些餐點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程可佳悄悄的問顧佑則說“夫君,此事就這般算了?”

    顧佑則抬眼瞧一瞧程可佳,然后輕輕的點頭說“我們家愿意如此已經不錯了,屹弟對玉家女子沒有好感,而那個女子如此的行事,只怕心里也不樂意相看的事情。

    都是一樣無心,兩個無心的人,還是不要硬湊在一起。”

    程可佳認同的點頭,程可佳是看不上玉家女子們的行事,那個女子如果違不了家里長輩們的意思,她也用不著采取把姐妹們全拖在一起的兩敗俱傷做法。

    程可佳沉默下來,在這樁事情上面,顧五老爺只怕會更加的傷懷。

    顧佑則瞧一瞧程可佳的神情,他的心里面便明白了一些事情,他笑著低聲說“父親雖然認同了玉家條件不錯,有心想和玉家結下親事,可是他還是會尊重屹弟的想法。”

    程可佳輕輕的點了點頭,她聽顧五夫人說過,顧五老爺在兒女大事情上面,他大約只堅持了女兒顧秀麗的親事,他對兒子們的親事還是有幾分放任,最終都選擇由他們自愿決定。

    馬車慢慢的行駛著,馬蹄聲音響起,顧佑則和程可佳兩人坐在馬車里面,哪怕沉默著不說話,兩人都時不時會抬頭笑望一眼對方。

    城外的官道比較平坦,馬車平穩的行駛著,顧佑凱夫妻坐在馬車里面,顧佑凱瞧著成氏面上的神情,他微微皺眉頭說“玉家人是不是不太好相處?”

    成氏輕輕的搖了搖頭說“夫君,玉家人不難相處,就是那三個打扮得差不多的小女子,其實相處起來也不難。”

    顧佑凱好奇的瞧著她,說“那你哪來的心事?玉家那樣的人家,你都能夠覺得相處不難,我想不明白,還有什么事情能夠讓你心情不太好?”

    成氏瞧一瞧顧佑凱低聲說“伯母和母親還有嫂嫂對待玉家人很是冷淡,我有心想和玉家人好好相處,可是我瞧著用處不大。”

    顧佑凱皺眉頭瞧著成氏說“玉兒,我記得我交待過你,在外面你遇事不明的時候,你便跟著嫂嫂行事,如果有事情,嫂嫂是一個愿意擔當的人。

    玉家三個小女子那般行事,分明是對我們顧家瞧不上眼,而玉家的人,明知她們行事不對,卻由著她們的性子來,那樣的人家,那值得你特意友好去相處?”

    成氏滿臉震驚神情瞧著顧佑凱,好一會后,她惴惴不安的低聲說“夫君,父親與我們說過,他看好這門親事。”

    顧佑凱皺眉頭瞧著成氏說“都那般的情形,父親都不曾吩咐屹弟出面見一見玉家的小女子,你在一旁瞧著也應該明白幾分啊。”

    成氏低頭不語,女方在初次相看的時候,雖然是表現得略有些出格,其實也能夠算是考驗男方誠意的一種方法。

    顧佑凱瞧著成氏低垂的頭,他想起聽來的一些事情,他輕嘆著跟成氏說“玉兒,你在娘家是經過許多的事情,可是我們家和你娘家處事的方法不同。

    相看的事情,既然是兩家長輩有心,當晚輩的人,在這個時節,哪怕心里不樂意,也可以當著面說清楚,而不是用這種嘲謔的方法處事。”

    顧佑凱瞧著成氏暗自著急起來,成氏如今還不曾想明白,她已經嫁了人,她如今是顧家人,她考慮事情的方法,要站在顧家人立場去想事。

    小戶人家里面對相看都不會如此輕忽,除非是有一方不樂意,故意如此行事來應付了事。

    顧佑凱認為他猜到了真相,玉家女子是不樂意這門親事,她不敢反抗家里面的長輩,便伙同姐妹們做下這樣的糊涂事情。

    成氏則是聽了顧佑凱的話后,她的臉色微微的變了變,她的家世不如顧家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她心里的顧忌。

    顧佑凱抬眼瞧見成氏的神情,他輕嘆著說“玉兒,我知道你心底純善,所以你能夠友善對待玉家人。”

    。
非常幸运怎么玩
双色基本球走势 湖北省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澳门永利皇宫酒店简介 掌心福州麻将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世界股市行情 四川金7乐基本走势图 微乐捉鸡麻将 5分pk10怎么玩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2018 河南22选5走势图彩宝网 手机捕鱼游戏平台下 免费下载四川麻将 麻将来了旧版本下载 中彩票的人之前的征兆 500万彩票网完整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