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八百二十九章 许仙学医大幕拉开

第八百二十九章 许仙学医大幕拉开

 热门推荐:
    “汉文呢?”

    没见到小舅子许仙,李公甫好奇问道“往常他都不是在家读书么?”

    ?#20843;?#37117;没把心思放在读书上,还读什么书?”

    许娇容将温热的茶水往茶几上一放,没好气道“我见他这样下去不成,干脆遂了他的愿放他出去学医了!”

    “不会吧?”

    李公甫满脸惊讶,右手稳稳端着茶杯也不急着喝了,好奇反问“娘子不是一向反对的么?”

    心中,却很有些替小舅子许仙感到惋惜。

    真要学医,去秦风武馆医部多好?

    不仅能学到足够的医学知识,还能在学医的过程中,拿武馆受?#35828;?#23376;练手,这样既能学知识又能加强实践经验?#24149;?#20250;有多难得,傻子都想得清楚。

    在正常的医馆当学?#21073;?#23601;算有许氏药铺的关系托底,也只能当牛作马慢慢熬,还得看师傅愿不愿意用心教导。

    在秦风武馆就没这么多破事,不管是学武还是学医都有标准教材,可能没单独的师傅一对一知道效率高,却能学到足够宽?#27721;?#26377;用的医学知识。

    李公甫又不是傻子,加上这么些年在衙门当差,看到提到的依稀事情,哪能不知道当学徒的苦,还有师?#21040;?#23548;时的一些猫腻?

    当学徒能够学到的东西有限,起码师傅不会将所有的医术以及经验全部传授,丫的学徒又不是师傅的嫡系血脉亲人,凭什么教导全部的医术和经验?

    至于说‘教全徒弟饿死师傅’这样的屁话,不过就是师?#24471;?#19981;愿将?#23478;?#20840;部传授的借口罢了,当不得真的。

    在封建时代,就算有仙法武道这样的超凡力量,可技术水平摆在那里,生产生活的手段都相当原始落后。

    大宋帝国境内,数量最多?#24149;?#26159;依靠辛勤?#25237;?#22312;土里刨食的农民。

    读书人都是少数,至于拥有各种?#23478;?#20256;承的匠人,包括医匠在内,那更是少数中的少数了,需求量大得惊人。

    只要手艺不差,到哪都能混得个温饱以上,甚至小康生活水平都没问题。

    除非一城或者一地聚集了太多拥有同一种类的手艺人,不然随便在哪都能混得相当不错。

    也正是因为如此,掌握了不错手艺的师?#24471;牽?#36825;才将自家手艺看得比天重,什么传男不传女之类的家规不要太多。

    以李公甫的眼界,哪能不知小舅子许仙若是到外头的医馆当学?#21073;?#19981;当牛作马三年都是轻的,想要学到真正的医术没个十年八年哪有可能?

    当然,小舅子许仙的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不看僧面看佛面,他李公甫好歹也是钱塘县赫赫有名的人物,不管是谁都得给几分面子,县城里的医馆大夫自然不会例外。

    再加上许氏药铺在县城医药行当的名头,以及许家留存的几本医书,可能小舅子当牛作马的时间会缩短不少,但想要学成出师,没个五年别做梦了。

    只是,小舅子许仙明显对武馆有偏见,不想去武馆学医,当初还把李公甫闹得面子有些挂不住,现在就是想帮也是不好开口了。

    心思电转,瞬间想了这些有的没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外露。

    他可是知晓,自家娘子一心想让小舅子读书上进,好进入官场光耀门楣。

    不是李公甫瞧不起人,就小舅子许仙那软趴趴的性子,真进了官场除非一直混迹清水衙门,不然会死得很难看的。

    当然心中想归这么想,他却是不会说出去的。

    ……

    “哎,我也是没办法了!”

    说起这个,许娇容?#25104;?#36805;速由晴转阴,重重叹了口气无奈道?#25226;?#35265;汉文不怎么愿意读书上进,他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再也不能拖延了!”

    李公甫点了点头,小舅子许仙已经过了十六,放在寻常百姓之家,已经算是成年男丁,要为家里的生计出外打拼了。

    小舅子许仙的情况虽然要好得多,不说李公甫并不介意小舅子住在家里,同时许?#19968;?#26377;田亩和药铺这等营生,用不着早早出外打拼生计。

    可年纪摆在那里,小舅子又不是?#36824;?#20154;家子弟,虽说生活无忧却还是平民百姓中的一份子,总得?#24605;?#34903;坊邻居的物议才是。

    不是谁都有一副宠辱不惊的平淡心态的,起码小舅子许仙不是这样的人。

    若是不想以后活在街坊邻居的指点中,小舅子要么就继续窝在学堂读书,不管最后能不能读书上进,起码街坊邻居不说说什么,还会将小舅子当真正的读书人一般敬重。

    ?#19978;В?#23567;舅子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也在外人跟前流露过意思,继续窝在学堂就不是怎么好选择了。

    最好的选择,小舅子到是有些眼光,学医也不错的。

    “这不,我瞧汉文实在没心思放在读书上,寻摸了阵便想办法顺了他的心意,找了家医馆让他当学徒去了!”

    许娇容无奈道“汉文倒是高高兴兴去了,我这心里也算好过一些!”

    “哪家医馆,拜的又是哪个师傅?”

    李公甫不置可否,好奇问道“能让汉文高高兴兴前去当学?#21073;?#24819;来在钱塘应该有些名头吧!”

    “那是!”

    说起这个,许娇容的?#25104;下?#20986;一抹微笑,点头道“不是都说不为良相就为良医么,?#28909;?#27721;文想要学医,我这个做姐姐自然要给他挑个好师傅,汉文现在跟的师傅,正是钱塘大名鼎鼎的庆余?#29467;?#21592;外!”

    “哦,是他啊!”

    李公甫恍然,点头笑道“这位的医术不错,名声?#19981;?#22909;,看来汉文学医的事情,算是妥了!”

    “那是当然!”

    许娇容得意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自然要给他选个好师傅!”

    李公甫不置可否,随口转移话题将这次出公差的经过,简单述说一下,并没有将其中的危险道出,可就是如此也吓得许娇容花容失色好不惊慌。

    “公甫,怎么外头这么乱啊?”

    这些年当福头娘子,相公又是个手掌实权名头不小的存在,与之相急的各家娘子层?#25105;?#38582;属于?#36824;?#20043;家,不管是眼界还是对世界的认知层次,比电视剧中可要强的多了。

    之前相公李公甫出公差,遇到的棘手事情也不少,却没象这次这般危险。

    尽管相公说得轻描淡写,?#20260;?#21448;不是傻子,哪能不知其中的水深水?#24120;?br/>
    连坐镇秦风武馆,威名赫赫的那位厉害武师都出动了,可见这次遇到的麻烦不小,还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得手,事情哪能简单得了?

    再说了,这些年跟一帮?#36824;?#20043;家的夫人交往,可是听了不少事情的,也难怪许娇容此时的?#25104;?#33485;白,显然被惊得不轻。

    “无事!”

    李公甫却是不以为意,宽慰道“娘子不用担心,武馆的一干师弟都跟在身边照应,就算一时难?#38405;?#19979;那江洋大盗,可自身安全却是没问题的!”

    ?#20843;?#24471;轻巧!”

    许娇容没那么好糊弄,没好气道“以往你出公差,哪次不是跟着府衙的捕快出手,有什么危险也有府衙的人顶在前头,这次可好要你们这帮县城里的捕快打头,也不知府衙里的老爷是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

    李公甫笑道“只要能解决麻?#24120;?#20320;相公我就是大功一件,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直接成了府衙的大不捕头了!”

    “真的?”

    许娇容眼睛一亮,急声道“你可不要骗我!”

    “骗娘子作甚?”

    李公甫好笑道“之前我不愿意去府衙,就是不想当寻常小捕头叫人呼来?#28909;ィ?#29616;在机会难得自然要好好把握!”

    “可你不是说,没有解决那江洋大盗么?”

    事关自家相公的前程,许娇容急切道“府衙老爷不会责怪吧?”

    “自然不会!”

    李公甫摇了摇头,自信道“娘子放心就是,府君不仅不会怪罪,反而还要高看为夫一眼!”

    “那就好那就好……”

    许娇容轻轻拍了?#30007;?#21475;,笑道“若是相公能当上有品级的大捕头,咱们李家也算得上正儿八经的官宦之家了!”

    说起这个,她忍不住喜笑颜开,与?#21069;?#23376;?#36824;?#20043;家的夫人相交,她总觉得身份有差不太自在,若是成了官家太太,那情况自然大为不同。

    “姐姐,?#19968;?#26469;啦!”

    就在这时,许仙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位刚刚做了医馆学徒的?#19968;錚?#32972;着被小药篓兴匆匆走了过来。

    “咦姐夫,你回来啦!”

    见到姐夫李公甫,许仙露出开?#25215;?#23481;,联盟招呼道“姐夫这次出公差,怕是又立下大功吧!”

    “哈哈,借汉文吉言!”

    李公甫满脸微笑,好奇道“怎么汉文,你不是在庆余堂当学徒么,难道跟着王大夫去山里采药了?”

    “不是不是,我这是学了嗲药材知识,想要亲自采药见?#37117;?#35782;!”

    许仙连连摆手,笑道“既山一趟也不容易,干脆顺势采了些常见药材!”

    “你这?#19968;?#26127;头了吧!”

    李公甫好笑道“许氏药铺里的药材多的是,何必辛苦跑去山上自己采,直?#24551;?#25945;药铺里的老药师不就成了?”

    “哎呀瞧我这脑子……”

    。
非常幸运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