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踏星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毒發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毒發

 熱門推薦:
    陸隱看向華武的鼻梁,“不是天生的?”。

    “不是,絕對不是,以前小人很正常,但這個秘術學會后,鼻梁就這樣了,前輩,小人真不知道這門秘術來自哪里,小人只是無意中被什么東西拍了一下腦袋,然后就學會了,至于被什么拍的小人都沒看見”華武說的非常真誠,就差發誓了。

    陸隱相信在這種關頭他也不敢撒謊。

    “既然你是古之血脈,家族可有什么遺留?”。

    “前輩,小人發誓,如果家族有任何遺留,這門秘術將永遠無效”華武大聲道。

    陸隱無語,他只是隨便問問。

    想著,帶著華武出現在原寶陣法外,“在這等著,我帶你出去”,說完,一腳跨入原寶陣法內。

    華武目光一閃,糾結著要不要離去,想想還是不敢,這家伙會不會是試探他的?

    陸隱并不在乎他會不會離開,離開就算了,沒離開,他確實可以把此人帶出去,畢竟是古之血脈,他自己也是古之血脈,被干尸追殺過,算起來兩人還有點緣分。

    這種被改動過得大挪移陣原寶陣法威力不足,陸隱不過耗費小半天時間便看透了,回望,華武還在。

    “走吧”,陸隱一把抓住華武,進入葬園之門,走出。

    轉瞬間,他們來到了一處地方,頭頂星空璀璨,四周都是修煉者警惕盯著他們,還有各種武器,不遠處,存在無限接近星使的高手,那種符文道數輕易就被看透。

    “來者報上姓名,放下凝空戒”一聲大喝,來自那個接近星使的啟蒙境修煉者。

    陸隱淡笑,抬腳,身體消失。

    周圍人全都茫然。

    那個啟蒙境修煉者臉色大變,卻也松口氣,居然碰到絕頂高手了,肯定是星使級別強者,還好,對方沒跟他們計較,否則他們這些人還不知道怎么死的。

    陸隱帶著華武出現在一座高樓下,這里是暴露于星空的城市,陸隱場域掃蕩,驚喜發現居然是新宇宙。

    他通過葬園之門,直接來到新宇宙了。

    “自己走吧,這里是新宇宙”陸隱松開華武說道。

    華武不敢相信陸隱就這么放過他了,“我,可以走了?”。

    “不然呢?”陸隱反問。

    華武抿了抿嘴,“那我走了?”。

    陸隱眼睛瞇起,“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個師父?”。

    華武嚇一跳,訕笑,“不用了前輩,晚輩這種野路子就是被散養的,沒有師父能看上,那個,晚輩走了”,說完,他急忙跑開。

    陸隱淡笑,這家伙挺有意思,他剛剛是真想給此人介紹師父,就是魁羅,不過顯然此人誤會了什么。

    華武確實誤會了,在宇宙中,師父搶徒弟傳承這種事不少見,他以為陸隱就是這么想的,借機謀奪他的秘術,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教別人這種秘術,就怕這個人以為自己不想教,對自己做點什么。

    他想多了,陸隱知道秘術并非可以輕易外傳,有的秘術甚至只能一脈單傳,比如幽字密。

    至于師父,自然是魁羅,如果讓魁羅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傳承了這么一種秘術,絕對感興趣,可惜,半祖的機緣就這么被他放棄了。

    華武走了,陸隱取出至尊山,放出了一個人——枯雷。

    枯雷比較凄慘,在至尊山內被鬼千公子折磨,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了,短短的幾個月,瘦了一大圈,陸隱看到他的時候都不敢認。

    “你可以回去了,這里是新宇宙”陸隱道。

    枯雷激動,“新宇宙?我回來了?”。

    陸隱道,“走吧”。

    枯雷深深看了眼陸隱凝空戒,目光帶著強烈的不甘,他不會放過鬼千太子,肯定要想辦法把這幾個月的凄慘還給他。

    放走了枯雷,陸隱本想放露露出來,但想了想,沒有,等去過黑街再說。

    幸運的是陸隱出現的位置,距離黑街并不遠,同樣在新宇宙東界。

    黑街在名頭很響,陸隱也去過一次,找到不難。

    就在他踏出星空之城不久,一雙黑暗的眼睛掃過,朝著他的方向而去,正是干尸。

    以干尸的速度應該追不上陸隱,恰巧干尸所在方位就在陸隱正前方。

    不過半個時辰,陸隱便與干尸遭遇。

    “發現古之血脈,目標確定,殺”,干尸盯著陸隱,猛地沖出,抬手抓來。

    陸隱驚訝,不是因為干尸,而是因為干尸后面竟然還有好幾個修煉者盯著。

    就在干尸抓向陸隱的一刻,那幾個修煉者同時出手,兩人攔住干尸,一人將陸隱拉住,“跟我們走”。

    拉了幾下,拉不動,那個修煉者詫異看著陸隱,這時,他才看清,陸隱的樣貌跟那個干尸差不多。

    他下意識松開手,“什么鬼東西?”。

    周圍,其他修煉者也驚訝盯著陸隱,唯獨那兩個攔住干尸的修煉者還在出手,與干尸對抗。

    這個干尸不過二十多萬啟蒙境戰力,周圍這幾個修煉者居然都是啟蒙境。

    “你們,在干什么?”陸隱奇怪。

    剛剛拉他的那個修煉者打量著陸隱,“會說話,你不是干尸吧?”。

    陸隱掃了一眼,懂了,“你們在用干尸釣魚,想找到古之血脈?”。

    “知道就好,跟我們走吧,我們會送你去葬園”那個拉他的修煉者再次拉住陸隱。

    陸隱搖頭,身影消失,下一刻,干尸停止不動。

    周圍修煉者駭然,彼此對視,知道碰到高手了。

    “幸虧這個人沒對我們出手,一瞬間脫離干尸察覺的范圍,不是我們可以對抗的”一人后怕。

    “現在怎么辦?繼續?”。

    “當然繼續,這個人沒對我們出手,證明也想通過干尸釣出古之血脈,怕什么,宇宙中那些大人物不都這么做嘛,不釣出古之血脈,怎么從葬園開啟諸多傳承”。

    “這些大人物比誰都心狠手辣,你我是控制古之血脈,他們直接控制我們”。

    “別說了,被聽到不好,繼續等著,古之血脈不少,總能碰到”。

    …

    陸隱當然希望古之血脈出現的越多越好,盡管這些人手段陰詭,控制古之血脈進入葬園尋找傳承,但也因此,使得葬園不少傳承出現,比如華武,比如不見光。

    每個人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景色也不同。

    一個普通修煉者希望那些大人物能為他們做主,尤其是古之血脈,但站在大人物的角度,看到的不是個人得失,而是整個第五大陸的得失。

    傳承出現的越多,不管被誰得到,收益的都是整個第五大陸,尤其是知道永恒族存在的人,更是如此,不管別人通過什么手段得到傳承,都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便是永恒族。

    傳承越多,對永恒族打擊越大,這就是葬園開啟的目的。

    古之血脈是鑰匙,他們自身可以獲得傳承名動一方,也可以被人使用,這就是他們的宿命。

    這就是宇宙的真相。

    陸隱沒打算為古之血脈做主,他也沒那個精力,碰巧遇到,能幫就幫,卻不會與全宇宙為敵,只為了幫這些人。

    他同樣希望古之血脈都被釣出來扔進葬園,開啟各種傳承對付永恒族。

    上位者的思慮,早已與常人不同,因為看到的不同。

    但陸隱始終有一個底線,當初為了給第六大陸開辟戰場,放棄了鐵血疆域,總有一天,他會拿回鐵血疆域,并實現對鐵血疆域修煉者許下的承諾,這就是他的底線,為了大局可以放棄些什么,但這些被放棄的,總會拿回來。

    前方,黑街到了。

    …

    葬園,思道主望著遠方漸行漸遠,背負宮殿的巨獸游尸,眼中殺機迸現,水流自虛空纏繞向巨獸游尸后方跟隨的一批人,化作水神淚。

    當巨獸游尸完全看不到蹤跡,大地之上,血流成河。

    陽空走出虛空,“不愧是水神道場主,出手就是夠狠”。

    思道主淡漠道,“他們不死,我就得死”。

    陽空笑了,“如果烈炎子像你這么聰明就好了”。

    思道主不解,“烈炎子怎么了?”。

    陽空抬頭,“在進入葬園之前我說過,不得出葬園,要離開,必須跟我匯合,經過我的同意才能離開葬園,可惜啊,這烈炎子不經過我同意,擅自離開葬園,他就得死”。

    “你怎么知道他離開了葬園?”思道主迷茫。

    陽空淡淡道,“云通石無法連接,要么被破壞,要么離開,不管哪種情況,他都沒有活著的必要”。

    思道主眼睛瞇起,一個星使,說死就死,此人比他還狠,這就是永恒族的行事手段。

    …

    黑街,陸隱與明嫣重逢,他的樣子著實嚇了明嫣一跳,再三解釋才讓明嫣確認是自己,并述說近段時間發生的事,突然地,體內毒素爆發。

    陸隱一口血吐出,生命在流逝,他臉色劇變,“不好”,說著,趕緊吃可以規避危機的天材地寶。

    明嫣大驚,緊緊抱住陸隱,“陸大哥,你怎么了?”。

    “讓白發明嫣出來,我中毒了,是生命之毒”,陸隱沉聲開口,他沒想到自己的毒突然爆發,毫無預兆。

    。
非常幸运怎么玩
茅台股票多少钱一股 网赚兼职项目 河北20选5专家预测 哈尔滨麻将漏宝神器 广东11选5手机版 什么麻将可以开好友房 哈灵麻将华为下载 东方6十1今晚开奖 看股票涨跌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怎么在线看股票 河南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 意甲联赛直播尤文 甘肃11选5推荐号 债券基金配资 如意彩票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