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房產大玩家 > 1025.不聰明的小聰明

1025.不聰明的小聰明

 熱門推薦:
    掛斷了電話之后,陳晉最終還是沒能繃住。

    一滴眼淚從眼角滑落,順著鼻梁流到了嘴唇上,有些咸,有些澀,正如這人生一般,從來都是百般滋味,不存在什么一帆風順。

    就算強如現在的陳晉,也依然有沒辦法解決的煩惱……

    近的有即將完成“一百天連續一百單”的計劃,這樣一個壯舉,勢必會引起轟動。而如何將這樣的轟動因勢利導的發展成晉涵集團的優勢,就是一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了。

    而遠的,則是前途未卜卻勢在必行的香江之行!

    隨著距離2013年越來越近,上京城的局勢開始微妙起來,風平浪靜之下是暗流涌動,一個漩渦正在慢慢醞釀,隨時有可能爆發。

    再有東海市這一番出手的,也不知道是何許人也,竟然能讓李秉先和王貴心甘情愿的去死?

    又或者,其實心不甘情不愿,只是無可奈何的選擇?

    更何況,時泉松已經選擇了支持郎正濤,那么龍倉集團和兆基集團就算現在按兵不動,但真的等到自己去猛龍過江,恐怕也是不可能坐以待斃的。

    這兩大集團在東海市斗不過陳晉還情有可原,畢竟人生地不熟,但如果是陳晉到了他們的地頭,兩家再一聯手?

    所以,破局的關鍵還是“天坤+”平臺吶!

    這是現在陳晉手上唯一一件可以與盛世聯盟pk,并且有希望皆有開辟全新細分市場的契機進軍珠三角,完成晉涵集團版圖上,對長三角和珠三角的呼應布置,可謂不容有失!

    “怎么想著想著,又想到這些破事上了?”陳晉忽然兀自一笑。

    如果被別人知道,他把“天坤+”平臺這樣一個撈錢的大殺器稱之為“破事”的話,恐怕是要罵他身在福中不知福的。

    這個世界上的許多人,實際上都一樣——認為只要有了足夠的錢,就可以沒有煩惱。

    但誰又能知道,陳晉因為擔心對手的狗急跳墻,導致長時間的跟蔣藝涵異地相思,是多么折磨人的事情?

    畢竟,最是難得有情人!

    幾乎整個晚上,陳晉都站在陽臺上遙遙眺望著東海市的西南方向。

    因為在那個方向700多公里的某處山區里,有他的老婆孩子,有他內心所有力量的來源。

    直到天都快蒙蒙亮了,陳晉才匆匆補了會覺,三四個小時之后,就又起身坐上車,趕往了劉必安所在的東海市海東新區消防支隊。

    ……

    對于陳晉提出來的要求,劉必安也感覺到很詫異。

    一個開發房地產的商人,莫名其妙的就要到消防隊來參觀?看什么?消防兵小哥哥的腹肌人魚線嗎?

    顯然不現實,所以劉必安覺得陳晉一定是有其他目的的。

    再加上陳晉昨天突然高調宣布,承包了靜合區教師公寓修繕裝修的工程,引起了社會上巨大的反響。

    盡管這完全符合劉必安本人的意愿,卻也擔心在這個敏感的時期,陳晉的到訪會導致其他的連鎖反應。

    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了……向上級請示。

    而且因為消防隊特殊的雙重職能,于是就有了雙重管理。劉必安很雞賊的把問題同時拋給了區公安局和區武警大隊,任由兩邊的領導去扯皮,自己則是安安穩穩的在辦公室里等著。

    如果上級沒有指示,那么他就讓陳晉以私人訪友的名義進來參觀,作為隊長,這點權力他還是有的。

    如果上級有了指示,那么聽上級的就對了嘛。

    可是令劉必安萬萬沒想到的是,昨晚他請示過之后,今天兩邊的上級卻給出了不同的指示。

    公安局這邊,要求他組織一次正式的觀摩訓練供陳晉參觀,并且還表示會派相關人員到支隊來拍照、采訪,用于事后的宣傳。

    但大隊那邊,卻又完全是另一個態度了。竟然是大隊長親自給他來了電話,要求他不允許向社會人士開放消防支隊,尤其還是以如此私人的理由。

    這讓劉必安犯了難,眼看著已經9點多,陳晉的車子就快到了,他也沒能拿定主意。

    最后無可奈何之下,他只好又把兩邊上級的指示反饋給對方,靜靜等著回音……

    …………

    上午9點半,陳晉差不多到了消防支隊的門口。

    也確實是考慮到這里的特殊性,所以他沒有坐非常扎眼并且總是帶著些其他意味的勞斯萊斯,而是一輛中規中矩的奧迪a8l。

    可當他到了大門口之后,卻發現這里的電閘門依舊緊閉著,并且站崗值班的戰士也根本就不知道有這么一回事情,只能打電話向上級請示。

    沒一會,劉必安就親自跑到了大門外,看著陳晉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道“陳老板,抱歉,抱歉……”

    “劉隊,這是……?”陳晉有些不解“你連自己的兵都管不了嗎?”

    劉必安無奈,只能很實在的把實際情況跟陳晉解釋了一遍。

    陳晉聽完,眨眨眼,隨后故作氣惱的笑道“我說劉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吧?”

    “原本就只是一次很單純的拜會,然后也就是跟消防戰士們見一見而已。你非要搞得這么復雜?”

    “我也不愿意這樣。”劉必安皺眉道“可是昨天你們剛宣布承包,今天就到我這里來……太敏感了些!”

    陳晉聞言,明白過來他的苦衷。

    畢竟在那場大火當中,海東支隊的戰士永遠留在了火場里。兩件事情前后銜接,劉必安是怕被別人解讀出別的意思來。

    倒不是擔心自己的前途是不是光明,只是他很固執的覺得,只有自己在這里,在崗位上,親力親為的抓起一切工作,才能防止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對于他的想法,陳晉沒有任何理由能說他錯。只是有些尷尬……

    他怎么都沒想到,“陳晉”這兩個字的面子,走邊東海市都好使,唯獨在這里,不好使了。

    就在兩人說話間,忽然有兩輛車一前一后開了過來,穩穩停在了他們面前……

    劉必安的臉色瞬間變了!

    因為看車牌,一輛就是海東區局的,另一輛更是白底的車牌,不用說,是大隊的人到了……

    只見白底車牌的帕薩特走下來一個幽黑的中年人,走到劉必安面前,二話不說就開口責備道“你怎么搞的?這么點事情,非要我親自來跟你說嗎?”

    “啊!大隊長,你怎么來了?”劉必安一臉懵逼。

    。
非常幸运怎么玩
腾讯时时彩官网开奖 棋牌麻将德州 性惑美女捕鱼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站 7m篮球比分网 英超联赛积分榜 微乐捉鸡麻将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竞彩足球比分推荐预测 江西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豪利棋牌正版 贵州11选5杀号公式 棒球比分几比几声 黑金团队快乐8网址导航 喜乐彩怎么玩 重庆快乐十分钟同尾开奖结果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