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 第6091章 圈套?

第6091章 圈套?

 熱門推薦:
    等陶不滿等人離開,陳陽追上陶嶸,道:“隊長,我想和你談談。”

    陶嶸轉頭看向陳陽,沉默了下,道:“有關倔少爺的事情?”

    陳陽點了點頭。

    陶嶸一直平靜的臉上,露出一抹苦笑,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你跟我來。”

    陳陽跟隨陶嶸,進入了一處宅院。

    宅院不大,但卻處于云上之城的核心區域,星能濃度顯然高于城池內其他的區域。

    “這片區域地處核心,周圍的宅院都是云組成員的住所。大家平日里閉關修煉,只有執行任務的時候才會出門。所以平日里,這片區域內都是靜悄悄的,很難得能夠看到一個人。我在這里住了很久,如今就連我旁邊住著的人是誰,也不知道。”

    陶嶸關上院門,和陳陽一起走到客廳,道:“倔少爺要殺你的事情,看來你已經知道。”

    陳陽直奔主題:“你沒有動手,會不會有麻煩?”

    陶嶸目光閃爍了下,道:“陳陽,說實話,我原本是打算,到達遺跡的時候,借助遺跡內的力量,將你解決。

    畢竟,這是倔少爺,對我下達的命令。

    但我不得不承認,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你將我折服了。

    并且,我認可你是四十二隊的成員,是我們的兄弟。

    雖然對倔少爺的忠誠很重要,但對兄弟的情誼更重要。

    讓我殺隊里的兄弟,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那樣做。”

    頓了下,陶嶸打量著陳陽,哂笑道:“不過,我總覺得,如果我親自對你下手的話,很可能……打不過你。你很神秘,似乎身上有數之不盡的底牌。”

    “其實正面交戰的話,我幾乎不可能戰勝你。但我一直有所防備,所以你要殺我,也絕非易事。”

    陳陽笑了笑,接著道:“當然,隊長你的行為,讓我心生敬佩,所以我明知你是陶倔的人,卻依舊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全力以赴。”

    “不得不說,這就是你的人格魅力。”

    陶嶸贊賞了句,道:“至于你說的麻煩,的確會有。

    倔少爺看似與人為善,體恤下屬,尊敬前輩……有許多優點。

    但事實上,他是個心狠手辣的人。

    我沒有執行他的命令,他絕不會就此放過我,必然對我加以責罰。

    很可能,取消我的隊長任命。

    也有可能,將我直接從云組內剔除。”

    頓了下,陶嶸嘆道:“唉,這件事,其實我內心很矛盾。我想對倔少爺忠誠,可是,我卻又不能違背自己的本心。如果,你和倔少爺的恩怨可以緩解,我就不用這么糾結了。”

    陳陽苦笑道:“我其實和他沒有任何恩怨,他對付我,完全是他單方面的行為。而且,我與他,從來沒有任何交集,也互不認識。”

    陶嶸不解道:“既然如此,他為何要殺你?”

    陳陽道:“因為他的姐姐,是我的小師妹?”

    陶嶸皺了下眉頭,一臉茫然道:“族長只有倔少爺一個兒子,哪來的姐姐?”

    陳陽道:“在很久之前,難道沒有一個女兒嗎?”

    “女兒……”

    陶嶸嘀咕了句,面色驟變,道:“難道……你說的是,那個集修羅魔體、魔血之體于一身的女孩?”

    “就是她。”陳陽點了點頭。

    陶嶸疑惑道:“當年雖然族長經歷了千辛萬苦,保住了小姐的性命,但后來小姐依舊被人暗殺,這件事眾所周知。”

    這個消息,陳陽倒是沒有聽過。

    他推測道:“這應該是族長為了保護小桐,所以故意宣布了一個假消息。事實上,當年小桐被送到了一個叫做地球的地方。我的師傅收養了她,并且將她養育成人。”

    “真的假的?”

    陶嶸一臉疑惑,陳陽給他信息,完全和他所了解的事情不同,一時間他很難接受。

    思索了下,他問道:“現在小姐既然活著,這是好事,與倔少爺殺你有什么關系?”

    陳陽道:“陶倔想要成為云上之城的掌舵者,繼承人、傳承人的名望、利益,他都要拿到手。可是,小桐既然回歸家族,你認為,他還能實至名歸嗎?”

    陶嶸贊同地點了點頭,道:“只要是魔族,無論是誰,和小姐比天賦,那就是螢火與皓月爭輝。別說修羅魔體和魔血之體集于一身,就算是其中任何一個,倔少爺也難以相比。”

    陳陽接著道:“所以,陶倔為了鏟除這個隱患,他要把所有可能支持我小師妹的人,全部都殺了。而我,天賦還算不錯,他當然不愿意,我以后成為小師妹的助力。”

    陶嶸皺眉道:“倔少爺果然是心狠手辣。”

    陳陽譏諷道:“可惜他不會知道,也不會相信,小師妹對所謂的傳承人,沒有任何想法。他心中的競爭執念,完全是一廂情愿。”

    說著,陳陽話鋒一轉,對陶嶸問道:“隊長,我很疑惑,你和陶倔應該不是一路人,你為何要給他辦事?”

    陶嶸解釋道:“我很多年前,就加入了云組。多年執行任務的過程中,曾經犯過重大錯誤,被下令處死。當時,是倔少爺發話,救了我的命,讓我將功補過。否則,我早就不在人世。所以,倔少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發誓為他效忠。”

    “執行任務不成功,任務失敗便是,為何要處死你?”

    陳陽若有所思,道:“看樣子,其中肯定是出現了一些曲折。不過,你可曾想過,那一切是陶倔設下的圈套,就是為了讓你對他盡忠。”

    “圈套……”

    陶嶸面露思索之色,突然想起來,曾經陶倔對別人用過計謀,打算讓那人陷入絕境,然后出手相救,以此獲得那人的忠誠。

    這件事,陶倔讓陶嶸去執行,但陶嶸拒絕了。

    此刻回想起來,他發現自己那件事,的確有許多疑點,說不定真如陳陽所言,自己被算計了。

    見陶嶸沉默不語,陳陽道:“隊長,你好好思索一下吧,你現在退出陶倔的陣營,并非背叛,而是正確的選擇。”

    “我會考慮一下。”

    陶嶸點了點頭,起身往外走去,道:“走吧,你和我一起,等交了任務之后,我帶你去遴選司,把你劃分到四十二隊。”
非常幸运怎么玩
e球彩中奖图片 广东麻将怎么玩 香港997997精选开奖资料 陕西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东京快乐8开奖查询 体彩十一运夺金跨度表 辽宁快乐12网上投注 舞龙 江苏66麻将有没有挂 管家婆四肖期期难 云南麻将玩法 秒速飞艇是哪个国家的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十一选五前三组选绝招 山东体育*11选5 河南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