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第一序列 > 110、打劫

110、打劫

 热门推荐:
    兴许是当初感谢自己时心诚,又兴许是宫殿也不想让任小粟死,所?#38405;?#19971;次感谢统统给了感谢币,而现在感谢自己却一个都没有了。

    任小粟感觉有些遗憾,早知道?#32479;?#30528;那会儿多感谢几次了!

    只是任小粟没注意?#21073;?#26049;边的颜六元这会儿都迷了,旁人没听到任小粟说什么,他却是听到了。

    以前他被任小粟要求感谢一整夜的阴影还没有彻底过去,这会儿哥你都开始感谢自己了?还?#24515;?#20010;感谢自己吃葡萄不吐葡萄皮是什么鬼,还能再不走心一点吗?

    忽然间人群前面再次开始骚动起来,竟然是王一恒命令流民们开始对在场所有人进行挨个搜查,似乎是要把所有?#35828;?#39135;物都给?#31456;?#36215;来。

    等等,不光是食物。

    任小粟看到那些流民把其他人手腕上的手表都给摘走了,还有一些金银首饰,一件都没放过!

    这些壁垒里逃出来的人也够倒霉了,早上刚家破人亡,晚上就又得被搜刮的一干二净。这要是到了109壁垒,他们身上恐怕连个能卖的物件都没有了。

    王?#36824;?#26377;些紧张:“小粟啊,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的东西全都夺走啊?”

    要知道王?#36824;?#36523;上带的东西可都是他一辈子的积蓄,药品、金子、钞票,这些东西都是非常贵重的,那些流民不可能放过。

    但任小粟摇摇头:“放心,谁也夺不走。”

    本来任小粟并不想跟王一恒他们打交道,只想着能够安安全全抵达109壁垒就好,但问题是你不找麻?#24120;?#40635;烦偏偏来找你。

    逃难的人群这时乖巧的像一群绵羊一样,六百多个流民从三千多人身上搜东西,竟?#24187;?#20154;敢反抗,话也不敢说一句,甚至都站在那里连逃跑都不?#25671;?br/>
    这让任小粟有点难以理解,你们三千多人里要是有人能振臂一呼去反抗,这六百多人算个屁啊?

    流民长的确实都比壁垒人凶悍一些,但双拳难?#20852;?#25163;,怕个屁啊。

    任小粟看到人群之中,只?#24515;?#20010;女老师在带着几十个学生偷偷往后挪,想要以?#27515;?#36867;避搜刮。

    那些流民一开始搜身的时候胆子还挺小,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壁垒人,是他们以前脑海中高高在上的存在。

    但是慢慢的他们发现壁垒人不敢反抗,就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在搜查一些女性的时候会故意动手动脚!

    就在此时,那女老师带着学生从任小粟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就停在了任小粟他们身后,似乎想要先观望一下再考虑要不要继续后退。

    然而有流民已经来到这边。

    任小粟看着那些流民心说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对方认出来?要说他们换了一身衣服混杂在人群里,应该特征不是那么明显吧。

    十多个流民提着大兜小兜的走过来,他们一个个手上都带上了手表,这都是刚刚搜刮出来的。

    手表在集镇、壁垒里都是非常值钱的物件,原先集镇上只有杂货铺老李才有一块,王?#36824;?#37117;没有!

    看来,这逃难人群里,有钱有地位的人也不少,但他们的权力地位如今都已经烟消云散。

    任小粟默不作声?#30446;?#30528;那十多个流民走了过来,结果那些流民看到任小粟的时候就忽然僵住了,任小粟在内心叹息,这特么一眼就认出来了啊,伪装失败……

    就在任小粟思考要怎么跟这些流民打交道的时候,这些负责搜刮财物的流民竟?#36824;?#26029;的绕道去搜别人了……

    任小粟他们周围的人都诧异?#30446;?#36807;来,什么情况,那些凶神恶煞的流民竟然主动绕过这个少年?

    凭什么?这不就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吗?

    那些人其实都看到了,当流民看到任小粟的时候,表情里透露着深深的忌惮,像是有些害怕任小粟的样子。

    他们想?#24187;?#30333;这些流民为何要?#25314;?br/>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别说这会儿逃难了,就算集镇还完好的时候,都没人敢惹任小粟,这特么是出了名的狠人,现在身上还有枪!

    虽然流民们很清楚王?#36824;蟆?#29579;大龙背的包里一定有很多值钱东西,但狗命要紧啊!

    任小粟身后的那群学生和女老师默默?#30446;?#30528;这一切,女老师看着任小粟的背影若?#20852;?#24605;,嘴唇渐渐抿了起来。

    就在流民们转身去搜别?#35828;?#26102;候,任小粟忽然开口了:“咳咳,你们过来。”

    流民们的身形顿时僵住了,他们转头看向任小粟,僵硬的说道:“咋了……”

    “手表不错,”任小粟说道。

    流民们面面相觑,他们这特么都打劫了上千号人了,结果偏偏到任小粟这里反而被打劫了!这上哪说理去!

    这时候旁边的人更无语了,原来身边还藏着个更狠的?!

    只见其中一个流民老老实实的从手腕上扯下来一只手表递给任小粟,心中流下了屈辱的眼泪……

    也是巧了,他刚好见过任小粟在学?#29467;饃比说哪?#26679;……

    流民们准备转身就走,他们想要离任小粟?#23545;?#30340;,结果任小粟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你!你!你!你!你们的手表也不错。”

    任小粟指了四个人,那四个人脸都黑了,这咋还没完了呢?

    可是他们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把各自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来递给任小粟,这时候旁边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少年也太狠了吧!

    任小粟没有再继续打劫,毕竟他也不想真的和这些流民刚个正面啥的,?#25512;?#29983;财嘛。

    他挥挥手:“去吧。”

    流民们如蒙大赦般立刻溜了,内心里刚刚积攒起来的膨胀感已经消失殆尽。

    任小粟把刚刚抢到的四只手表递给小玉姐他们,并且美滋滋说道:“喏,以后我们就可以看时间了。”

    王?#36824;?#36825;辈子还是头一次带手表呢,他帮王大龙接过手表时笑道:“快谢谢你小粟叔叔!”

    王大龙都快哭了,咋就莫名其妙降了一辈?!

    此时此刻任小粟心中有了无限的遐想,打劫别人这事他一般是不会做的,但黑吃黑应该没什?#31383;傘?br/>
非常幸运怎么玩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 pk10全天计划 辽宁35选7综合版 单机麻将7k7k 股票融资融券条件 来来安徽麻将手机版 排列三坐标连线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 麻将百搭怎么翻出来的 3d试机号绕胆图 广东11选5 波克安徽麻将app 7m.cn足球即时比分网 哈尔滨宾馆带麻将房 产业基金配资 大众麻将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