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六四二章 主心骨

第六四二章 主心骨

 热门推荐:
    

    处?#29467;?#31070;隐弟子,菱洲学堂的筹备也进入了选址阶段。魏清尘是知道自家主公有意将本部迁往云雾山脉,而野鸡岭不过是临时营地。当然,这?#28982;?#23494;之事,在长老会扩大会议上都没有公开的,眼下也不宜公开。只是到?#23376;?#25193;大会议上通过的相关诀议不符,是以,他向长老会提议,菱洲学堂非常重要,其选址不可随意而为,必须郑重其事。但是,学堂要在秋收后培训第一批学员,时间紧迫,所以,不妨先选一个临时地址以应急。这样的话,一边选址,一边培训学员,两不耽误。

    

    这天当值的正好是齐伯。近来,他越发的缄默,行事也突然低调了许多。换成是从前,接到提案,他肯定是立刻召集其他在家的长老们,召开临时长老会,进行商讨表决。并且,在表决之前,他会首先发言,表明态度。但是,这一次,他没有?#39759;?#34920;态,而是喊来当值管事,令其将提案拿去刻录,务必在傍晚之前给在家的长老们一人发一份。

    

    魏清尘甚是惊讶。

    

    齐伯解释道“我们这也?#21069;礎?#24351;子守则?#39134;?#30340;程序办事。现在,秋收在即,大家都很忙。在家的长老们都下去各营各部门了,东一个,西一个的。可能要三两天之后,提案才能有结果。请魏长老多多谅解。”

    

    魏清尘明白过来。齐伯并没有改变,只是变得消极了,或者是换了策略也说不定。

    

    罢了。反正已经做好了设置临时地址的准备,也不怕他们这边拖延。他笑了笑,仍然提醒道“主公下了死命令,今年一定要进行第一批学员培训。秋收后是?#35757;?#30340;农闲时间。时间很紧啊。”

    

    “菱洲学堂是大好事。我们长老会定当全力支持。”齐伯笑吟吟的点头道,“?#19968;?#20652;促他们快些看完提案的。”

    

    这话说?#35828;?#20110;没说。偏偏又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魏清尘心?#26700;?#26356;加惊讶——明明他闭关之前,齐伯还没有这般的滑不溜手。这一年半多的时间里,齐伯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变化这么大?

    

    ?#22235;?#19968;起,他的心?#26700;?#20808;后冒出两句话来。一句是,大浪?#36234;穡?#31532;二句是,人心易变。

    

    但他转念又一想,心道真的是齐伯变了吗?也未必。或许是如王思恩一样吧。

    

    想到这里,他在心?#26700;?#19981;禁长叹。

    

    他不是那等背后说人是非的性子。但是,回?#38454;?#24049;院子后,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防务图,摊开?#31383;?#22312;长案上,越看,心里越是烦燥。

    

    一个王恩恩叛门,已经给门派带来了一连串的损失,还有后续的麻烦。

    

    齐伯可不是王思恩能相比的。他是长老会的大长老!

    

    但另一方面,他也非常清楚,齐伯将青?#20061;?#30475;得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叛门的。

    

    一时之间,两个念头各处化成了一头怪兽,在他的心里,先是?#38498;穡?#24456;快的进阶为厮杀……

    

    这图没法再看下去了!

    

    魏清尘呼的从长案后站起来,粗暴的一把将防务图收回储物戒指里,接着,他在屋子里飞快的转起圈来。

    

    最终,两个念头还是势均力?#23567;?#39759;清尘无法说服自己。

    

    没有办法了。恰好也快到晚饭点了,他果断的决定去主公那里蹭饭。

    

    沈云一点儿也不意外魏清尘的到来。也不是他偷窥?#31070;保?#32780;是本部就那么一点子大,完全在他的气息感知中心区域里。这么说吧,他睡觉的时候,?#20102;?#20043;眼能将本部及其周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而他醒的时候,一呼一吸之间,已然尽悉气息感知中心区域里的所有气息。

    

    是以,当魏清尘吃置饭,象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道出心中?#20113;?#20271;的困扰时,他真的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魏清尘见状,心里不由的打了个突。

    

    沈云解释道“我这次回来,修为比先前又精进了一些。在很多方面,我发现自己比以前更加敏锐。?#28909;?#35828;,对于气息的感知。根本不用我刻意去发现什么,本部之内,我能自然而然的知道你们的气息所在。”

    

    原来如此。魏清尘放心下来,交流道“我这突破,也发现自己对周边的气息更加敏锐。但是,远不到主公这种程度。”接着,他又说起了以前在天神宗的时候,道君级别的师祖们据说也是人在洞府中打坐,但是其宝山之内的?#39759;?#39118;吹草动,无须外面的弟子汇报,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很多的道君,他们的宝山里至少明面上是没有?#25165;?#24403;值弟子的。

    

    沈云听完,哈哈大笑“清尘,你太看高我了。我现在远没到道君之境。我只是在这方面有点儿天赋。”气息感知也是他的一张底牌,就目前而言,他只能向魏清尘透露这么多。这个跟他对魏清尘的信任程度没有半点关系。谁还能没有一点儿自己的秘密啊?再说了,在修真界这种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告诉对方超过其承受?#27573;?#20869;的秘密,极有可能会害了对方。与之相比,?#35828;?#31192;密被泄露出去后,如今对他本?#35828;?#25439;害,倒并不是很严重了。

    

    但是,他不是道君,必须准确的传达给魏清尘。因为他还不够强大,很多时候,真的兜不住底。所以,他担心后者因此而在处理一些事务时,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魏清尘后面提及天神宗,也确实是询问自家主公的修为境界——本来修为晋升,绝对是大好事。但是,如果本人不想公开,那谁也不能偷窥本?#35828;?#30495;实修为境界。尤其这人还是强者大能。是以,他只能这般隐晦的询问。

    

    得到了主公的?#38750;?#31572;复,他心里也有?#35828;祝?#25265;拳笑道“以主公之能,晋升道君,是早晚的事。我先在这里预祝主公了。”

    

    “清尘?#25512;?#20102;。”自家事,自己知。沈云很清楚,自己这一辈子是不会晋升道君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变得和道君一般强大。并且,他的野心也不仅仅在于此。接下来,他跟魏清尘说起了齐伯的事,“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这些年,齐伯一直都在操劳。我了解到的是,除了突?#31080;?#20851;,他几乎没有歇着的时候。有机会的话,我劝劝他,注意劳逸结合。”

    

    “是。”原来主公心里都有数。魏清尘心安了。

    

    旋即,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不管他碰到什么麻?#24120;?#21482;要?#26102;?#21040;了主公这里,那么,什么麻烦也就没有了。反过来也可以说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公俨然已经成了他的主心骨。

    

    他活了两百多年,在此之前,貌似还没有真正碰到过一个能够让他觉得是主心骨的人。

    

    就连亲爹都算不上。

    

    
非常幸运怎么玩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 安徽25选5 基金配资条件 nba比分表火箭队 华东15选5 新疆十一选五 山东十一选五 广东26选5 9.11股票推荐 投资理财平台商家 7m网球比分 安徽快三 上海期货配资网 新疆35选7 山西11选5 快乐赛车